筆墨傳奇:紅樓夢系中的 王熙鳳(上)

2006-09-28 12:17 作者: 原文/李敬 改寫/道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鳳辣子逞強榮寧府

我們接著跟大家談「紅樓夢」中的精彩人物,今天的主題是:「鳳辣子逞強寧國府」。說起「鳳辣子」,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她就是榮國府的璉二奶奶——王熙鳳 ,她的事跡,早已聲名在外了。

(一)

在笫二回中,遠在揚州的賈雨村,就聽過冷子興談起京城的賈府,說:寧榮兩府的子孫不少,他從頭數了一遍,除了寳玉一出生,嘴裡就銜著一塊玉,可稱得上一個「奇」字外,好像再也沒什麼可提之人了。 但一說到那赦公的兒子賈璉,他娶的太太,卻來勁兒了:說:「這賈璉今已二十多歲了,親上作親,娶的就是政老爺夫人王氏內侄女,這位璉爺也是不好讀書,但機靈變巧,善於言談,所以如今只在叔叔政老爺家住著,幫著料理些家務。誰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後,璉爺倒退了一射之地;上下無一人不稱頌他夫人的,說模樣又極標緻,言談又極爽利,心機又極深細,竟是個男人萬不及一的!」(第2回)

連來投奔王夫人的劉姥姥到了賈府,接待她的人,都說:「姥姥,你放心。大遠的誠心誠意的來了,豈有不教你見個正佛兒的去的呢?如今太太不大理事,都是璉二奶奶當家了。這位鳳姑娘年紀雖小,行事卻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樣的模樣。少說有一萬個心眼子,再要賭口齒,十個會說話的男人也說她不過。今兒寧可不會太太,倒要見她一面,才不枉這裡來一遭。」(第6回)看來這個王熙鳳真是不同凡響,還沒出場,就有這麼濃烈的渲染。

(二)

那天,當林黛玉初來賈府時,頭一次與賈母見面,只見全家上下,眾表兄妹,個個都文質彬彬,屏聲靜氣。她正小心翼翼地與外祖母說著話,還未說完呢,只聽後院中傳來一陣笑語,說:「我來遲了,沒能迎接遠客!」黛玉想道:「這些人個個皆屏息靜氣,恭肅嚴整如此,這來者不知是誰,竟敢這樣放誕無禮?」心下想時,只見一群媳婦丫鬟擁著一個麗人從後房進來。這個人打扮,又與那些姑娘們都不同;只見她全身彩繡輝煌,恍如神妃仙子。長著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稍眉,身材苗條,體格風騷。粉麵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黛玉連忙起身接見。賈母笑道:「你不認識她,她是我們這裡有名的一個潑辣貨,南京所謂的'辣子',你只叫他‘鳳辣子’就是了。從這幾句話裡,很傳神的就表達出了鳳姐兒的個性。(第3回)

(三)

鳳姐兒最為得意的,要數賈珍請她到寧國府去,給秦可卿辦喪事的那段日子了。秦可卿是賈珍的兒媳婦。賈珍說:誰不知我這媳婦比兒子還強十倍,所以即使傾家蕩產的,也要為可卿大辦喪事,在停靈的四十九天中,請了一百零八僧眾來家超度亡靈。全族和家中下人們都按舊規矩行事,一條寧國府街上,人來人往,絡驛不絕。因為府中連日事多,所以想請王熙鳳幫忙料理內務,但王夫人心中想的是鳳姐未經過喪事,怕他料理不清,惹人見笑。今見賈珍苦苦的哀求,心中已活動了幾分,那鳳姐素日最喜歡攬事,好賣弄才能,但還未經辦過婚喪大事,恐有人不服,巴不得遇見這事。今見賈珍一求,心裏早已按捺不住了。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說的這麼懇切,太太就依了吧。」王夫人道;「你可行嗎?"鳳姐道:「有什麼不行的!」賈珍見鳳姐允了,忙陪笑道:「也管不得許多了,橫豎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這裡先給妹妹行禮,等事完了我再到府裡去謝了。」

(四)

鳳姐兒巴不得自己能辦這喪事,這裡面其實也有摻著她與秦氏間的情份。秦氏在病中時,一次鳳姐兒去探望她,對她百般寬慰。病人只是說:「閑了時候,還求嬸娘常過來瞧瞧我,咱們娘兒們坐坐,多說說話兒。」鳳姐聽了,不覺眼圈兒一紅,趕緊離開了。

哪裡想得到,秦氏已等不到鳳姐再去看她了。這天夜間,已交三鼓時,鳳姐方覺睡眼微蒙,恍惚間只見秦氏從外走來,含笑說道:「嬸娘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兒們素日相好,我捨不得嬸娘,故來別你一別。還有一件心願未了,一定要告訴嬸娘,別人未必中用。」

鳳姐兒聽了,恍惚問道:有何心願?,只管托我好了。秦氏道:「嬸嬸,你是脂粉隊裡的英雄,男人也比不過你。常言道‘月滿則虧,水滿則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們家顯赫已近百年,如有一天樂極悲生,應了那句‘樹倒猢猻散’的俗語,豈不虛稱了一世的詩書舊族了!」鳳姐說,你說的是,但有什麼永保無憂的法子嗎?秦氏冷笑道:" 嬸娘好痴也。否極泰來,自古榮辱週而復始,豈是人力可常保持的?但如能在興盛時,籌畫下將來衰敗時的世業,也可常保永全了。如果以為榮華不絕,不想以後,終非長久之計。眼看著又要來一件大喜事了,要知道,這也不過是瞬間的繁華,一時的歡樂,萬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語。此時若不及早打算,到時只恐後悔無益了。」鳳姐忙問:「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機不可泄漏。只是我和嬸娘好了一場,臨別時送你兩句話吧,須要記著!」於是念道:

「 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

(五)

鳳姐還想再問時,只聽二門上傳事雲板連扣了四下,正是喪音,將鳳姐驚醒。有人來報說:「東府的蓉大奶奶過世了。」鳳姐嚇了一身冷汗,出了一回神,只得忙忙的穿了衣服過去了。(第13回)

過後,秦氏所預告的話,句句應驗 。那件‘大喜事’指的便是賈府的大小姐--元春晉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那是何等的顯赫,多麼的榮耀。‘大觀園’就是為了元妃回家省親所造的。但是好景不長,當宮裡傳出噩耗,元妃過世了,這棵大樹一倒,賈府的厄運也就接踵而至了。迎春嫁給一個忘恩負義的孫紹祖,受盡折磨;探春遠嫁邊陲,有家難歸。「三春去後諸芳盡」,指的就是這三春。而惜春呢?既不在‘三春’之內,也不屬‘諸芳’之中。她最後是‘獨臥青燈古佛旁’,出家修行的。

(六)

接著,我們繼續來說秦可卿的喪事。

從此,鳳姐兒便到寧國府來,傳齊家人、媳婦進府聽差,把所有人,一一編班,分派工作,寧國府這邊,她料理的井井有條;原來她當家的榮國府那邊,仍然指揮若定,絕不耽誤。

一天早上,她照例查點人數時,發現有一人未到。鳳姐即命傳來,那人已經是張惶失措,見鳳姐對她冷笑,忙跪下道:「小的天天都來的早,只是今天,睡迷過去了,來遲一步兒。求奶奶饒過這一次。」鳳姐兒說:「明兒她也睡迷了,後兒我也睡迷了,將來都沒人了。本來要饒你,只是我頭一次寬了,下次就難管了,不如現開發的好。「登時放下臉來,喝令:「帶出去!打二十板子,革她一個月銀米!」眾人見鳳姐雙眉倒立,誰也不敢怠慢,那人已被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還要進來叩謝。

鳳姐道:「明日再有誤的,打四十,後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誤。」(第14回)

至此,眾人知道了鳳姐的厲害,在她手下,誰還敢偷懶,哪個不兢兢業業的?那鳳姐見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早已忘記了秦氏說的話:‘月滿則虧,水滿則溢’,‘登高必跌重’的話了。

(七)

鳳姐從十七歲起,就在榮國府裡當那麼大的家,她認不得幾個字,也不大動算盤,卻竟能把榮國府中那麼複雜的人、事、物、錢管理得井井有條。她的厲害,是連人命都不顧的!我們再來看看下面一件事情:

秦氏出殯的那一天,晚上鳳姐兒到水月庵歇息,老尼靜虛趁機來說,有一件官司要請她幫忙。原來有一個張財主的女兒金哥,早先和一個守備的公子訂了親,但又被長安府太爺的小舅子看上了,打發人來求親。不料守備家卻去告張財主,說他只有一個女孩兒,不知要許配幾家。張財主只得來尋找門路,賭氣要退定禮。靜虛說:「我想如今長安節度使雲老爺與府上相好,可以求太太和老爺說一聲,發一封信,求雲老爺和那守備說一聲,不怕他不依。若是肯行,張家哪怕傾家蕩產孝敬,也是情願的」。鳳姐兒笑道:「這事兒不大,只是太太再不管這樣的事。」老尼道:「太太不管,奶奶可以主張了。」鳳姐說道:「你是素日知道我的,從來不相信什麼陰司地獄報應的,憑是什麼事,我說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兩銀子來,我就替他出這口氣。」老尼聽說,喜之不勝,忙說:「有!有!這個不難。」

這事兒就這樣辦成了,那守備忍氣吞聲,收回了聘禮。哪想到那金哥兒卻是個知義多情的,一聽說退了前夫,另許李門,便上吊自盡了。而那守備之子,誰知也是個情種,聞說金哥自盡了,也投河而死。可憐張、李兩家,人財兩空,這裡鳳姐卻安享了三千兩。從此,鳳姐兒膽識愈壯,所作所為,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八)

賈母其實早就看出這種情況了,曾多次委婉的勸說過鳳姐,但都被她一語帶過了。一直到賈母死前,最後還是對她說:「我的兒,你是太聰明瞭,將來修修福吧!」 也許凡是命中注定的事,任誰,用什麼忠言警告,都沒有用。賈寳玉在‘太虛幻境’裡看過的‘金陵十二釵’正冊上,其中王熙鳳的宿命。就是這樣記載著的: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第一句‘凡鳥’二字,合為一個王熙鳳的‘鳳’字,比喻的是她的人名。意思說,這個人生不逢時,在賈府出現的時候,正是它興盛百年,已經到了末世的時候。第二句,是說大家都愛慕王熙鳳的才幹。

但是人一生一世的所做所為,往往是互為因果的,而且必然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王熙鳳的結果最後會怎麼樣呢?在她的宿命簿冊上記載的後兩句,已經告訴了我們。那就是:「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我們今天就在這裡暫時先告一段落了!(上--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