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鋼鐵破產只差一張紙:債務是天文數字


【看中國2014年07月05日訊】李兆會、海博鑫惠、海鑫實業、海鑫集團、海鑫鋼鐵已經成為上海、運城兩地法院的「熟客」,至少在記者撥通電話說起海鑫鋼鐵時,法院工作人員極為熟稔地「哦」了一聲,對「破產」一詞沒有想像中的慎言,而是直截了當地表示,海鑫鋼鐵必有此一舉。

如今杭州灣跨海大橋巍然屹立,但曾經做過該大橋主體工程鋼筋的獨家供應商海鑫鋼鐵卻搖搖欲墜。更有熟悉海鑫內部的人士表示,現在海鑫鋼鐵的設備已經從之前的領先轉為平庸,破產後也可能資不抵債。

債權人超過4000戶

「海鑫鋼鐵早就申請破產了,它在停產之後曾經研究過重組的事情,後來發現重組不起,這事不久之後就向法院申請了破產。」聞喜縣人民法院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

據瞭解,目前運城中級人民法院正在核查海鑫鋼鐵是否滿足破產條件。據知情人士表示,自申請破產以來已經過去較長時間,很可能在近期就會宣布結果。

雖然上述工作人員並未透露海鑫鋼鐵的具體債務規模,但業內早有相關人士表示其債務數字將是個「天文數字」。

聞喜縣人民法院立案廳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自海鑫鋼鐵停產遭債權人討債以來,該院收到付款糾紛案件已經有12件,按照程序這些案件先轉到訴前付款調解中心,但尚未有結果。」

該工作人員還告訴記者,海鑫鋼鐵更多的債權人選擇在運城中級人民法院遞交案件材料,「不久前到中級人民法院請示海鑫鋼鐵處理情況的時候,我們瞭解到中級人民法院已經接到4000多戶債權人的材料,要求海鑫鋼鐵付清款項。」

記者撥打海鑫鋼鐵聯繫電話後,接聽電話的男性工作人員顯然已經十分厭煩來自媒體的聲音,在勉強接聽完記者對上述情況的問題後,冷冷地挂了電話,便再也沒有接聽過。

集體催討欠款

據記者瞭解,目前海鑫鋼鐵的債權人一方面是金融機構,另一方面是與海鑫鋼鐵有工程合作的大大小小的建築隊、工程公司。

此前,一位來自海鑫鋼鐵債權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海鑫鋼鐵涉及包括銀行在內的33家金融機構,以及若干為其提供擔保的第三方公司。

其中與海鑫鋼鐵及相關公司有過金融借款的多家銀行包括平安銀行南京分行、中信銀行上海分行、江蘇銀行上海分行、杭州銀行上海分行已經在上海法院、江蘇高院上訴,最近又新增了大連銀行上海分行對海鑫鋼鐵的起訴。

而曾在2003年就與海鑫鋼鐵有工程合作的蘇某告訴記者,當地很多建築隊、工程隊也向法院遞交了起訴材料,「從2004年開始,我們幾乎每年都要過來催討拖欠的工程款,來的次數多了,很多人都認識了。我們這些建築隊、施工隊的款項加起來大約在5000萬元。」

「以前過來催款的時候,海鑫象徵性地會給一些,幾萬元、十幾萬元都有過,看具體情況和當時的具體客戶關係,關係好的可能就多給一些。」蘇某告訴記者。

記者還瞭解到,除了當地這些小的施工隊外,海鑫還有拖欠大型工程施工單位工程款的情況。

一位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海鑫鋼鐵曾經與中冶集團華冶資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中冶寳冶等有過合作,其中還可能拖欠華冶的工程款。」

隨後,華冶資源辦公室主任向記者確認,2007年9月,中冶集團華冶資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與海鑫鋼鐵合作的老區二期技改工程竣工,華冶資源也通過法院、領導溝通等多種渠道追討欠款,但至今海鑫鋼鐵仍未付清相關款項。

資產難抵巨額債務

2003年、2005年海鑫鋼鐵的海鑫牌鋼筋曾兩次以技術標和商務標的絕對優勢中標杭州灣跨海大橋主體工程,成為該大橋主體工程鋼筋的獨家供應商;此外,當年的海鑫還具備國際鋼鐵企業追求的切分軋製、富氧噴煤、濺渣護爐、TRT壓差發電及爐外精煉五項先進技術。

但往昔的先進資產在現在的市場面前卻略顯「寒酸」。

來自鋼之家的資料顯示,海鑫鋼鐵現有高爐6座,其中1080m3和1380m3的高爐各一座,還有一些600m3的小高爐,此外還有棒材、線材生產線各兩條,但「這些設備和生產線還停留在大約三四年前的水平,一直沒有提升過。而在這幾年中,這些設備和生產線在鋼鐵企業中已經非常普遍,一般的民營鋼企如果新上設備都會從1080m3高爐起步」。

多位分析師也表示,除了1000m3的高爐比較普遍,對比價值不大外,海鑫鋼鐵的高爐年份也比較久,加上現在鋼鐵行業不景氣,在其後的估值過程中相關設備資產的評估價值也會被壓低。

記者在相關工程造價網上查詢,目前1000m3的高爐主要設備造價約在1.9億元左右,算上折舊等評估因素,海鑫鋼鐵現有的資產遠遠無法償還其巨額債務。至於是否還會清算其他資產,目前法院方面並未給出答案。而根據公開報導顯示,海鑫的債務規模遠超百億。

記者致電相關律師得到回覆稱,破產過程中最先償還的是有財產擔保的債務;此外若清算的財產價值大於債務價值,則大過債務價值的部分將用於其他債務償還;若出現資不抵債情況,則首先用於支付員工工資、國家的稅收等,在這之後,再支付其他相關債務。

據瞭解,施工費用、勞務費用以及銀行借款等都屬於普通債權,普通債權得到償還的比例都是很低的,一般都是低於20%,很多的甚至低於10%以下。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海鑫鋼鐵落到現在這種境況與李兆會的企業思路具有緊密關係。他在父親李海倉之後,漸漸偏離了海鑫鋼鐵的主業路線。

李海倉也非常注重資本運作,還曾說過,「資本運營一般有三種模式:一是上市,二是低成本擴張,三是最大限度地增值有限的存量資本。海鑫選擇的是第三種模式,一方面用好存量資本,另一方面在預期收益上做文章。」

但李兆會在操作上顯然與父親有本質不同。

李兆會將海鑫鋼鐵作為資本運作的主要平臺,卻拋棄了鋼鐵主業。曾經信誓旦旦的曹妃甸500萬噸鐵礦石球團項目、熱卷生產線等項目都不了了之。在這些未果的項目中,或許早就埋下了今日的種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