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嶽散人:粗糙的生活(圖)

2016-02-16 08:29 作者: 五嶽散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汶川新建的小區是徽派建築(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2月16日訊】上海那個年輕姑娘到自己男朋友位於鄉下的老家,然後被那裡的生活連夜嚇回了上海那事兒已經過去好幾天了,想必這時候說幾句,某些人類似於條件反射的階段已經過去,不會太挨罵了。

首先我個人的觀點是這姑娘確實太沒有教養,畢竟人家已經拿出了最好的東西招待,哪怕是找到一個合適的藉口、待上兩天再走也算是盡了為人的本份。這件事裡在自己的社會身份上誰都沒錯,姑娘的父母也不贊成這麼匆忙就走,表示了反對;男孩子可以看出是個實誠人,幫著叫車啥的;男孩子的父母更是拿出了自己能拿出的東西來招待。如果能夠待兩天找個藉口走了,哪怕是最終回到上海再吐槽、分手,想必也不會如此。

不過,兄弟我作為一個走南闖北的人想認真問一句:各位是否能理解一個從小生活在上海那樣的巨型城市中,成長於經濟高速發展時代的女孩子,她甚至沒經歷過上海弄堂裡刷馬桶的生活,您能想像她面對農村、尤其是經濟不發達地區農村旱廁的恐懼麼?您能想像她面對一張那樣的桌子以及很可能更為可怕的灶臺的不知所措麼?

我生長於北京,小時候也住過需要用公共廁所的院子,這些年您要是再讓我回到那種生活怕是很不可能了。我是十歲左右搬到有獨立衛生間、廚房的樓房居住,最初甚至這種樓房都沒有管道煤氣,開始是燒爐子,後來用煤氣罐,衛生間狹小到只有一個蹲坑,洗澡的時候都要跨在上面。就是這樣一個環境,與當年的生活都有天壤之別,就像自行車與小臥車的差別那麼大,完全就是兩種生活。各位看官,這不是開玩笑說的,在心理上真的就有這麼大。

所以,對這個事情當中的其他人,我覺得無可指責,他們做了自己能做的;對這個小姑娘,我覺得不忍苛責,她很可能是真的嚇到了,如果她沒有這種生活經驗的話。

我也不想討論「門當戶對」、「鳳凰男」、「上海傲嬌女」之類的話題,我以我個人的生活經驗就說一句:門當戶對在大多數時候是對的,多美好的愛情最終都是普通的生活,最初的衝動能不能支撐著走完一生,您自己看著辦。

其實我倒是想說說另外一個問題,基本跟這件事不太搭界,即為什麼我們的農村、甚至我們的社會都呈現一種粗糙的樣子。

我再重複一遍,我真的算是走南闖北,在國內自駕車的歷程不說有十萬公里,八萬公里絕對只多不少,見識過優雅古老的村鎮、也走過鳥不拉屎的荒村;我個人的經驗告訴我,在大陸的農村當中,除了比例很小的例外,大多數農村生活粗糙、骯髒、雜亂、無序,完全沒有美感與舒適。

整體水平上最好的自然是江南水鄉的村鎮,由於經濟發展與人文傳承,有些地方在開發旅遊或者其它名目下,確實呈現出相當好的樣子,在外表上甚至不遜於歐洲、日本以及美國的南部農業區的好地方,但如果您去過上述這些地方您就知道,在實際的生活中,那種粗糙還是時不時顯露出來。北方農村的髒亂差就不說了,您都不用太遠,開車往北京遠郊走都能找到例子。

缺錢?這個確實是最大的原因。但我依然住過那種幾件大瓦房窗明几淨,院子裡還有瓷質的、工藝拙劣桌椅的房子,看上去都不錯,就是還要去那種四面漏風、地上一個塊兒水泥板開個長方形的廁所。院子裡那套落滿灰塵、完全沒用的瓷質桌椅,大概可以讓他們弄個稍微像樣的廁所了吧?可人家就是不弄。

還有另外一種粗糙。

汶川地震三週年,我被請去看汶川重建的喜人景象。看完地震遺址之後去看新建的居民小區與小鎮,當時我就驚了:這他媽是什麼?白牆黑瓦?馬頭牆?這他媽不是徽派建築麼?我在四川腹地看到了一大片新建的徽派建築!天吶,設計這玩意兒的人審美與智商是被狗啃過麼?這難道不該建當地風情的東西?

當然,您非要說這也是中式建築我也不能說什麼,當地對口援建的地區正好是徽派建築盛行之地,習慣性拿來先用上也不能說完全有問題。不過您想想看,任何一個腦子還正常的人都知道建築的地域性與特色,這真說不上是個好理由,尤其是當地還要開發旅遊,別人千里迢迢過來除了憑弔遇難同胞,總要看看當地的風土人情吧?您給他們看一大片徽派建築?不知道這是怎麼想的。聯想到我們的城市越發的千篇一律,越發的熱衷建設各種假古董,這也就不難理解了。

這兩種粗糙其實是一種狀態造成的:審美缺失。前者是對於精緻毫無感受,是一種麻木的生活;後者是對於什麼是美從未真的理解,只是知道幾個符號化的東西,就像滿街挂中國結一樣。順便說一句,當年北京在陳希同治下時,好多樓都有個大個兒綠琉璃瓦帽子,那就是他的審美,他覺得那玩意兒就是中國風。

這種審美缺失甚至讓我們不太能理解一些好的東西,比如說被叫做「巨蛋」的國家歌劇院、「鳥巢」、「水立方」,甚至「大褲衩」的央視都可以說是建築的傑作。一方面是審美缺失,沒人教我們什麼是美;一方面由於對主導建設者的不滿,這些建築一直被吐槽挖苦。

為什麼會如此?傳承。我們的傳承斷了,實際上是我們的文化斷了。

文化這東西對於普通人是個生活在其中,並且潛移默化的過程。我生長在北京,北京是什麼?北京是四合院、是天棚肥狗胖丫頭、是幽深胡同裡的槐花、是二環路位置上那道世界上最宏偉的城牆,沒有了這些,您讓我怎麼感受自己在一個傳承不休的文化當中?我怎麼可能通過每天行走在其中體會屬於自己文明的美、然後接受外來的美並同時欣賞與融合?沒有這個環境,也就沒有了這個課堂。

最終,我們就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向下走不能理解精緻與優雅的生活,有錢也不行;向上走只能認識幾個最明顯的符號化的表現形態,就像只會拼音就想寫文章的孩子。

我個人最喜歡京都、巴黎、羅馬這樣的城市,你可以在每個轉角發現自己與前人同在。如果您是普通人,對於審美並無特殊感受,也可以從中學習到美的標準,如果您敏感的話,能夠為這個文化增加一些什麼東西。話說我坐在巴黎街頭特別容易就能分出巴黎人與旅遊者,哪怕旅遊者沒穿衝鋒衣,美國人那份粗俗都寫在臉上呢。在京都……算了,這個就不說了,免得挨罵。

所以,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