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取名:隋代承前啟後唐代愛引經據典(圖)

2016-06-18 06:00 作者: 鐘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隋唐是儒、釋、道三教兼容並蓄的時代,這個時期的人名直接反映了當時的這種文化狀況。但唐代的「佛名」較少,人們取名喜歡引經據典,很多名字都出自《論語》、《周易》、《詩經》等典籍。

隋文帝重振禮教 人名反映儒家色彩


人們取名喜歡引經據典,很多名字都出自《論語》、《周易》、《詩經》等典籍。(圖片來源:Unsplash)

隋代結束了自西晉末年以來近三百年的南北分割對峙狀態,實現了自秦漢以後中國的又一次統一,使北方民族大融合,南方經濟大發展。儘管隋代只有短短的三十七年歷史,但這個時期的人名仍有鮮明的時代特徵,反映了當時的思想文化和社會風尚。

總體來說,隋代人名呈現出承前啟後的趨勢,兩晉南北朝時期流行的「玄名」、「僧名」、「道名」在隋代仍頻繁出現,兩晉南北朝時期幾乎絕跡的「儒名」又重新興起,並延續到唐代。這種人名特點反映了隋代儒、釋、道三教並存共榮的狀況。

儒家思想在經歷了魏晉玄學和南北朝佛、道思想的衝擊後,在北周武帝時期曾回歸正統,但只是曇花一現,隨後的北周宣帝又把儒家文化拋棄了。隋朝建立後,隋文帝重振禮教,厚賞諸儒;隋煬帝「征天下儒術之士,悉集內史省,相次講論」。使孔孟之道廣為流傳,繼漢代之後再次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核心。作為文化載體之一的人名,也表現出濃烈的儒家文化色彩。在《隋書》記載的人名中,反映儒家思想的人名有三百多個,如王仁恭、李禮成、趙懷義、元孝矩、楊義臣、高德儒、庾信、劉行本、李士謙、來和、誠節等。

隋代人名追求吉祥 崇尚勇武

曾在兩晉南北朝時期風靡一時的佛、道二教,被北周武帝打壓後,沉寂了一段時間。到了隋代,因隋文帝和隋煬帝都信奉佛、道,又恢復了生機。隋文帝楊堅是漢太尉楊震的十四世孫,他出生在馮翊般若寺,鮮卑姓氏為普六茹(此鮮卑姓氏是其父楊忠受西魏恭帝所賜的),鮮卑小字為那羅延,意思是「金剛不壞」。楊堅掌權後才恢復漢姓,所以楊堅對佛教有天然的好感,晚年更深信佛、道。而隋煬帝對佛、道的信仰更加虔誠,出巡時「常以僧、尼、道士、女官自隨,謂之‘四道場’」。因此佛、道思想在隋代十分活躍,在隋代人名中也有所體現。「道名」有於宣道、盧思道、杜正玄、寧長真、楊玄感、路道德等。「佛名」有韓僧壽、李佛子、梁菩薩、李圓通、鄭善果、馮慈明、乞伏慧、瀋法興等。

此外,隋朝人名還寄託了人們對吉祥和功名利祿的追求,這一點和西漢人名有點相似。「吉祥名」有史萬歲、張萬歲、孫萬壽、韋壽、蕭吉、元亨、史祥、呂永吉、獨孤廷福、獨孤延壽等。「功利」名有常得志、郎方貴、賀若弼、韋鼎、劉權等。隋代還崇尚勇武精神,反映這種精神的人名有韓擒虎、楊勇、薛世雄、鐘士雄等。在人名取字方面,隋代人名用「弘」字比較多,如牛弘、楊弘、劉弘、許弘仁、元弘嗣、崔弘度、裴弘策、李弘芝等。

唐代「儒道名」多 「佛名」少

唐代也是儒、釋、道三教兼容並蓄的時期,但該時期的人名對這種文化現象的反映並不均衡,「儒道名」多而「佛名」少。

在唐代近三百年的歷史中,三教的地位經常發生變化。唐初,因統治者追認太上老君李耳為祖宗,便以道教為三教之首。道教藉此東風,扶搖直上,盛極一時,造成唐代許多人名,都染上了濃重的道家色彩。這類人名,多以道、真、仙、清玄、素等字眼為標誌,有時出現在名中,有時出現在字號中。前者如劉祥道、趙道興、顏真卿、陳玄禮、韋見素、馬懷素、裴守真、吳通玄、牛仙客、李懷仙、霍仙鳴等。後者如房喬,字玄齡,房喬以字行,故人們習慣稱他為房玄齡。婦孺皆知的楊貴妃,名玉環,號太真,這個號,表明楊貴妃也是道教信徒。

體現儒家思想觀念的人名在唐代不比「道名」少,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俯拾皆是,如尉遲恭、狄仁傑、婁師德、郭孝恪、崔敦禮、薛仁貴、趙仁本、李義府、李德裕、袁恕己、蕭至忠、趙宗儒、李正己等。這些人名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唐代儒學的興盛。

王維獨闢蹊徑 取名成「維摩詰」

與儒、道字眼在唐代人名用字中的繁盛之勢相比,佛教字眼的人名卻呈現零落之勢,著名者只有王維、牛僧孺、高力士等數人。一般來說,一種思想文化流行於某個時代,該時代就會出現很多反映這種思想文化的人名。唐代是中國佛教發展的鼎盛時期,不僅出現了往西天取經的玄奘,還出現了創立中國化佛教的禪宗六祖惠能,唐人對佛教信仰的熾熱程度一點也不亞於兩晉南北朝時期。佛教在唐初的地位雖居道、儒之下,但在武則天時期又升於道教之上,此後唐朝大部分皇帝對佛教都給予大力支持。然而為何唐代很少出現有佛教意味的人名呢?

這種現象應與唐人對佛教理念的理解有關。兩晉南北朝還處於對印度傳來的佛教經典進行翻譯、解釋、消化的時期,普通人信仰佛教,就直接採用佛教字眼做人名。唐代已實現佛教中國化,信仰佛教的人大多認為心中有佛即可,在名字上直接採用佛教字眼反而顯得膚淺。另外,以「僧」、「慧」、「法」等為名又容易與兩晉南北朝人名雷同,所以唐代信佛者雖多,取「佛名」者卻甚少。取「佛名」能獨闢蹊徑的唯有王維,他取字「摩詰」,名與字合起來就是其偶像「維摩詰」之名。

唐人取名立意常在經典中汲取靈感

由於唐代經學發達,唐人取名立意往往有很深的內涵,他們經常在文化元典中汲取靈感,以名寓志,以名表德。如:王本立,源於《論語•學而》:「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韋待價,源於《論語•子罕》:「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段秀實,也源於《論語•子罕》:「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武三思、楊再思,出自《論語•公冶長》:「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杜求仁,出自《論語•述而》:「求仁而得仁,又何怨。」韋貫之,出自《論語•裡仁》:「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孫處約,也出自《論語•裡仁》:「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杜如晦,源於《詩經•鄭風•風雨》:「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周易》、《老子》、《莊子》號稱「三玄」,兩晉南北朝人名往往蘊含老莊哲學的妙理玄旨,很多唐代人名則富含易理。如:白居易,字樂天,意思是以易理為人生指南,樂天知命。取自《周易•系辭上傳》:「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及「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駱賓王,字觀光,這個名字有點怪,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出處。讀過《周易》的人就會知道這個名字出自「觀」卦爻辭之一:「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意思是:看到一個國家的風俗民情,就知道是否尊重賢士,從而決定是否去輔佐該國的君王。這個名字正是駱賓王渴望建功立業心態的寫照。

唐代「茶聖」陸羽,字鴻漸,這個名字也源於《周易》。據說陸羽是個孤兒,從小被寺僧收養,因卜卦得「漸」卦上九爻變,而上九爻辭為「鴻漸於逵,其羽可用為儀,吉。」遂以為名。唐代另一名人杜鴻漸之名,也出自「漸」卦爻辭。此外,李元亨、孟利貞、周利貞,源於「干」卦卦辭:「干,元亨利貞。」杜黃裳、李元吉,源於「坤」卦六五爻辭:「黃裳,元吉。」杜易簡,出自《周易•系辭上傳》:「干以易知,坤以簡能。」「易知」和「簡能」代表「干」與「坤」,亦即天與地的德業。唐代人通過提煉經典名句取名的例子還有很多,這種取名方式對後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尤為歷代文人所青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