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的敗筆(圖)

2016-10-23 13:00 作者: 鄭楚雄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國演義》其實是特別醜化一代英雄曹操的。圖為頤和園長廊彩繪:曹操賦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三國演義》第四十九回「七星壇孔明祭風,三江口周瑜縱火」,寫孔明料事如神,為了打敗曹操,對部屬部署有周密安排。他指派張飛:「翼德可領三千兵渡江,截斷彝陵這條路,去葫蘆谷口埋伏。曹操不敢走南彝陵,必望北彝陵去……」。但到了曹操真正逃走,「人報:『一邊是南彝陵大路,一邊是北彝陵山路。』操問:『那裡投南郡江陵去近?』軍士稟曰:『取南彝陵過葫蘆口去最便。』操教走南彝陵……」。

彝陵南北之別,是作者疏忽導致。疏忽之由,憑空臆估,是《三國》記事記言,虛構者多,往往為突出人物「服務」,用心不誠,舛誤便多。就以本回諸葛亮部署所見,目的是為表現軍師料事如神。他先後吩咐趙雲、張飛如何如何,連關羽不受重用,多番爭論,引出諸葛亮的故意留難考驗,都屬遊戲文字而已。

小說特別醜化一代英雄曹操,像曹操慌忙逃難時所經之地,一概如孔明所料,墮入預設圈套。還不止此,曹操的狂妄粗疏,自大自卑,表露無遺。小說先後記述曹操先則譏笑「周瑜無謀,諸葛少智」、「吾笑諸葛亮、周瑜畢竟智謀不足」之類,到了實在中伏,便只有「大驚,棄甲上馬」、「亡魂喪膽,面面相覷」,完全不像統率數十萬兵士之主帥模樣。但作為讀者,看到每一場景轉移,情節發展如何都不出所料,又怎不會有索然無味之慨?

同為章回小說,《紅樓夢》寫人寫事,心思細密之處,往往出人意表。例如第四十六回寫賈赦欲強娶鴛鴦為妾,迫金文翔往說項,大動肝火說:「你別哄我。我明兒還打發你太太過去問鴛鴦。你們說了,他不依,便沒你們的不是;若問他,他再依了,仔細你的腦袋。」這裡所說的「依」和「不依」,是指鴛鴦是否肯屈從。理論上應是:「你們說了,他依了,便沒你們的不是;若問他,他不依,仔細你的腦袋。」大概小說這樣寫,既表現了賈赦的氣急敗壞,同時也顯示了他所要達成的只是無恥之欲,所以說出來便有些語無倫次。

相近似的例子還有,如第七回寫僕人焦大受了寃屈,飲得爛醉,氣憤的說:「不和我說別的還可以,若再說別的,咱們紅刀子進去,白刀子出來。」很多人會直覺作者寫錯了,只有「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怎會調轉過來的?但如細心想想,焦大粗人,加上爛醉氣憤,說錯了是正常,更顯其晦氣戇直,這是寫人栩栩欲活的筆觸。

由此比較來看,同一回中連一個地名也搞錯,實在是很大意的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