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肺腑!金庸武俠的情:「愛人之死」(圖)

2017-06-26 06:00 作者: 無風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喬峰面對著阿朱的逝世,是最賺人熱淚的場面。(圖片來源:天龍八部視頻截圖)

親愛的人死去,是人生之中最難忍受的痛苦,這種痛苦,往往是難以用筆墨所形容。就連看金庸武俠小說,都能有深刻體會。

黃藥師痛失愛女

小時看《射鵰英雄傳》,看到黃藥師聽聞愛女死訊那一段,十分感動。他傷心到了極處,「胸中一陣冰冷,一陣沸熱,就如當日愛妻逝世時一般」。他突然仰天狂笑,漸漸笑聲變成了哭聲,放聲大哭一陣之後,舉起玉簫擎打船舷,哀歌唱道:「伊上帝之降命,何修短之難裁?或華髮以終年,或懷好而達災。感前哀之未喹,複新殃之重來。方朝華而晚敷,比晨露而先晞……」玉簫拍的一聲折斷,他頭也不回而去。 

那時感動,其一是為了父親對女兒的感情,竟像對至交好友那樣,盡情流露;其二是為所歌的詩辭感動,雖然對意思只是一知半解。但是,後來人生經歷多了,重看的時候,就多了一份保留,因為我已知道,最深刻的哀傷,往往不是可以這麼流暢地表達出來的。

痛失愛人

此時,反而覺得黃蓉哀悼郭靖來得親切。她沒有放聲大哭,沒有尋死覓活,她倦極昏倒,醒來第一個就想到郭靖已經死去,心中劇痛;她不能尋死,她要照顧洪七公,但是忙了一頓,一靜下來,忽然又想到郭靖已死,食不下嚥。洪七公說話間險些說到郭靖,硬生生改口,她當然意會,假裝沒聽到,但眼淚就簌簌而下了。

一個親愛的人死了,我們不是每天甚麼都不做去哀悼他,日常生活要繼續下去,工作要繼續下去,只是正在做甚麼的時候,忽然想到,那人已不在了,永遠不會再見了,心頭就如刀割一般劇痛,感到生命完全沒有意義。 

岳靈珊握著令狐沖的手,終於閉上雙目,呼吸停止,「令狐沖心中一沉,似乎整個世界忽然間都死了」。他抱著她的屍首,不停反覆安慰,但急痛攻心,終於昏暈過去。 

面對死亡,尤其是所愛的人之死,我們是那麼無助,眼淚只是一種表達無助的方式,我們只是感到「世界忽然間都死了」;以美麗的詩詞描畫心中的悲痛,已是一個昇華的過程。 

蛛兒驟聞無忌死訊,即時反應是「仰天跌倒,竟爾昏了過去」——都是受了突然而來的震驚。醒來之後,她繼續追問,知道確實無誤,反應是「長歎一聲,頹然坐下」——都是從震驚變為接受現實、變為絕望。接著,她「怔怔下淚,突然間伏在沙中,放聲大哭」一一都是從絕望到哀傷、悲憤,因為所愛的人已經無法再見,自己的一生已變得毫無意義。 

蛛兒在荒島上初見謝遜,不忍隱瞞,向他透露了無忌的死訊。謝遜「仰天長嘯,兩頰旁淚珠滾滾而下」,這是哀傷之極的即時反應。陳家洛乍聽到香香公主死了,「眼前一黑,俯伏摔了下去」,但他即時強忍,裝作若無其事,勉強繼續與無塵道人比劍,鬥畢才「忽然一張口,噴出兩口鮮血」。究竟他是個既年少好強而又感情脆弱的人,若不是好強,就不會拚命強忍;若不是多情,就不會為愛人之死而傷慟得吐血。 

蕭峰痛失阿朱

金庸小說之中,最賺人熱淚的場面是阿朱之死。蕭峰抱著她的遺體,根本無法接受她已經永遠不會再活過來的事實。他抱著阿朱四野狂奔亂走;他不知多少次以真氣輸入她身體內,盼望奇跡再度出現,讓阿朱活過來;他抱著她返回小鏡湖,「呆呆的坐在堂前,從早晨坐到午問,從午間又坐到了傍晚……雨過天青,淡淡斜陽,照在他和阿朱身上。」終於,他沒法不放下阿朱的遺體,把她安葬。

「他抱起阿朱的屍身,走到士坑旁將她放了下去,兩隻大手抓起泥士,慢慢撒在她身上,但在她臉上卻始終不撒泥土。他雙眼一瞬不瞬的瞧著阿朱,只要幾把泥士一撒下去,那便是從此不能再見到她了。……」「蕭峰跪在坑邊,良久良久,仍是不肯將泥上撒到阿朱臉上。突然之間,他站起身來,一聲長嘯,再也不看阿朱,雙手齊推,將坑旁的泥士都堆在她身上臉上……」

喬峰與阿朱的故事令人久久難忘,十之八九是在阿朱之死的感人。喬峰的癡情,使他不只是個英雄好漢,而且還是個有血有肉的真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