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與徐璋本 頂尖物理學家的亂世抉擇(組圖)



著名物理學家錢學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徐璋本是錢學森的同學。這兩個同齡人,同在美國長期留學,幾乎相同的專業,又幾乎同時抱著報效祖國的赤子之心海歸,卻有著截然不同的人生。

反右政治風暴開始之後,敏感的錢學森立馬掉頭,不斷寫交心材料,和右派知識份子們劃清界限,標明馴服的心跡。在大躍進中,錢學森於1958年《中國青年報》撰文,保證合理光照可畝產40萬斤糧食,為大躍進推波助瀾,最終於1959年入黨,成為紅色知識份子標兵,榮耀無二。


錢學森曾經為中共論證畝產可達40萬斤。圖為1958年《人民日報》頭版刊登的假新聞。(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徐璋本則完全不同。在1957年著名的大鳴大放「引蛇出洞」中,公開聲明組建勞動黨,要公開競選國家主席。他還直言「馬克思關於共產社會的理想,包含著嚴重矛盾,不能作為國家指導思想」,結果可想而知,徐璋本被作為「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判無期徒刑。

作為當時頂尖的量子物理學家,徐璋本是發展核武和航天技術的急欲依靠的技術力量。他入獄後,周恩來放話,只要檢討錯誤,就可以立即恢復清華大學的教職,重新投入黨組織的懷抱。

但徐璋本入獄後就一改敢說敢言的風格,平日緘口不言,始終不落一字。他也沒有選擇像張志新哪樣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反抗,而是安靜坐牢,隨遇而安,就是死不檢討。獄方為了羞辱、恐嚇他,甚至在槍斃右派的時候拉他旁觀陪襯,他坦然接受;平時開認罪大會讓他交代,他東拉西扯,裝瘋賣傻,說不出完整的話語。

1970年中國共產黨發射衛星成功,監獄方面特地叫來他訓話羞辱:徐璋本!沒有你,中國的衛星照樣上天!你現在有何感想?徐璋本只是淡淡地說:「慚愧,慚愧。」

直到1979年和所謂的國民黨戰犯一起被特赦出獄,這個頂尖的物理學家坐了整整22年的牢,卻始終沒有認罪。

1988年,徐璋本去世。相對於張志新們殉道的壯烈,他給了另一種同樣堅韌的示範。歷史不會忘記他。

歷史的長河中,輝煌會有重複,會有遺忘,但是,人性的堅持、良知的光輝,越是黑暗,越能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不要因為多數人跪著,就要彎下自己的膝蓋;不要因為同情有危險,就要走向違背良知的方向;不要讓利益遮蓋我們的眼睛,不要因為無法改變而同流合污。那些懷疑光明,譏笑追求光明的聲音,從古至今,多如牛毛,光明仍在,懷疑與譏笑卻無一例外的消失了。

生活的理想就是為了理想的生活。如果不能山呼海嘯,那我們就只需等待。用一言一行為踐行正義者、為保持良知者壯膽助威,總有那麼一天,貌似強大的會倒下,貌似永恆的會湮滅。你看歷史饒過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