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將廖耀湘和妻子的文革歲月(組圖)

2017-09-16 00:18 作者: 高皋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44年,史迪威將軍代表羅斯福總統給中國遠征軍新編22師師長廖耀湘(左)授榮譽勛章。(網路圖片)

廖耀湘是中國的抗日名將,湖南省邵陽人,生於1906年,卒於1968年。有關他的記載很多。提到他的婚姻時,只說廖夫人是黃興的堂侄女。其實,廖耀湘還有另外一次婚姻。

廖耀湘在國共之間的遼瀋戰役中被俘,關押在錦州監獄。1961年大赦出獄後,遷居北京。中國政府給了他一個政協委員的名義,便於解決住房和薪資等問題。


中國遠征軍新編第22師師長、新六軍軍長廖耀湘。

「文化大革命」前夕,住在「戰犯樓」的廖耀湘與北京市女子第二中學數學教師張英玉正式結為夫妻。

1949年前夕,張英玉和一位謝姓大學同學結婚。婚後不久,謝先生遠赴美國留學,她因懷有身孕,未能同行,與公婆住在一起。她的公公是北京協和醫院著名的泌尿科專家,當今著名醫師吳階平的恩師。公公去世後,繼與婆婆住在一起,上侍奉老人,下撫育幼子,自己則在中學教書。雖然辛苦,卻是家庭和睦,生活愉悅。

張老師是山東青島人。身材苗條,個子高挑,皮膚白嫩細膩,五官小巧精緻,不施脂粉,仍然俏麗。喜歡穿著剪裁合體花色素雅的旗袍,掖下別一方色澤相配的小手絹。神態自若,步履輕盈,說起話來有聲有調。當時,百裡千里也挑不出幾個這麼有氣質的女性來。她心地善良,待友真誠,樂於助人,和同事相處融洽。

她數學根基深厚,勤於鑽研業務,頭腦清晰,口齒清楚。她深入淺出,靈活多變,不講廢話,因人而異的教學方法和一絲不苟的教學態度,令學生除了敬畏還是敬畏,沒有一個學生敢在課堂上跟她搗蛋。她不會溜須拍馬,又有海外關係,領導雖然不待見她,卻也不能小瞧她,不得不總是把她安排教畢業班,以保證升學率。

張老師和丈夫遠隔重洋無法相聚。身處異國他鄉,孤苦伶仃的謝先生在50年代提出離婚。婆婆心疼兒媳婦,更痛愛孫子,不忍他們離去。這樣,張老師繼續住在婆家,照顧日漸年邁體衰的婆婆,直到終老。

張老師的自身條件那麼好,很多人為她做媒,多是學者,教授,高官,她都拒絕了。最後,廖耀湘的為人和誠意打動了她,他們在文化大革命前夕,結為夫妻。

婚後,廖耀湘執意要張英玉的兒子和老母搬去同住。廖耀湘每天早晨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岳母請安奉茶。張老師曾多次勸阻,都無法阻擋老廖誠心誠意盡他的孝道。對待她的兒子,更如同己出。

廖耀湘還不只一次對張老師說,他是軍人,是戰敗被俘,沒有投降。盡顯出廖將軍鐵骨錚錚,不屈不撓的英雄氣概。

廖耀湘與張英玉的秉性人格,使他們的婚姻美滿幸福。有夫人陪伴,廖將軍在社交場合更加從容自信。認識他們的人都稱這是一場美好姻緣。

可惜,好景不長。突如其來的「文化大革命」摧殘了他們溫馨的二人世界。廖耀湘是特赦的國民黨高級將領,政協委員,受到一定程度的保護。張英玉可就只能無遮無攔地裸露在「革命」的狂風暴雨中了。她被打成「牛鬼蛇神」,剃了陰陽頭,不停地被「紅衛兵」批鬥。質問她為什麼專愛「資產階級的奇裝異服」,為什麼嫁了個「美帝國主義的走狗」還不夠,又嫁了個「國民黨的殘渣餘孽」。

當時,國民黨是最最反動的代表。在隨後的秋收支農中,張老師被押往農村。她不僅要和學生一起下地幹活,勞動之餘還要接受批鬥。

一次,「紅衛兵」小將們把她拖到井邊,上「階級教育課」,反覆喝問她為什麼要和國民黨反動派勾在一起?幫國民黨幹了多少壞事?!……「打倒國民黨反動派!」「打倒國民黨殘渣餘孽!」「敵人不投降,就叫他滅亡!」……的口號聲不僅激起了學生的「義憤」,也激起了貧下中農的「義憤」。圍觀者蜂擁而上,跟隨領頭的紅衛兵一起,又推又搡,拳腳相加。柔弱的張老師不支倒下,昏厥過去,這幫打人打紅了眼的「紅衛兵」,用井水潑醒她,接著又打,直到流產,險些就斷送了性命。

面對著受盡屈辱折磨的愛妻,面對著不幸夭折的愛情結晶,廖將軍無能為力,痛徹心肺。他深感內疚,不停地自責,覺得是自己牽連了妻子。儘管妻子對他無怨無艾,百般勸慰,儘管他們心心相印,關愛有加,也難以真正排解將軍心底的鬱悶,也難以完全撫平將軍的心靈創傷。無聲無息中卻損害著將軍的身體健康,終於在「文化大革命」開始後不久的1968年,因腦血管意外驟然離世。帶著遺憾,帶著眷戀,帶著淒涼。時年62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