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被貶黃州 如何處理經濟危機?(圖)



北宋大文豪蘇軾(蘇東坡)塑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稍有一點文史知識的人都知道蘇軾(蘇東坡)是我國北宋時一位偉大的文學藝術家,是一位全才,詩文詞賦無所不精,音樂書畫無所不能。他的詩民間都有「韓潮蘇海」的說法,意思是說:韓愈的詩如錢塘潮水,蘇東坡的詩像大海一樣寬廣。他的文正如他自己所說:「行其所當行,止其所當止。」揮灑自如,特別是文賦,南宋的王炎評他的赤壁二賦是「賦到此翁無人」,至於詞,蘇軾開創了豪放一派,《念奴嬌・赤壁懷古》簡直可以說雄視千古,他精通音律,能制詞牌,是音樂家;他擅丹青,是畫家;他的《黃州寒食帖》被稱為天下第三行書,是大書法家。

但蘇軾在落難期間,處理經濟危機的一些措施卻鮮為人知,現舉幾例以饗讀者。

北宋元豐二年(1079)正在湖州任太守的蘇軾因「烏臺詩案」被捕下獄,那年八月十八日被押送至京城汴梁,經過四個多月的反複審訊,至十二月二十七日,神宗皇帝終於降下聖旨,將蘇軾奪去官職,貶為黃州團練副使,黃州安置,停發官俸,不得簽書公事。十二月二十九日文書下達,正月初一便得起程。於是就在舉國歡慶的元豐三年(1080)大年初一起程。蘇軾由長子蘇邁陪同,在御史臺差人押解下趕赴黃州,經過一個多月的長途跋涉,蘇軾父子終於到達黃州。由於蘇軾是犯官身份,沒有官舍居住,初到黃州的蘇軾只得暫時借住在一座山間舊寺定惠院裡。兩個月後,蘇軾的妻子王閏之(續弦,已故夫人王弗的堂妹),丫環王朝雲,次子蘇適,三子蘇過,在被貶為筠州(今江西高安)監酒的弟弟蘇轍的護送下也到了黃州。

小小的定惠院住不下蘇家這麼多人,對文名遠播的蘇軾十分景仰的黃州太守陳君式把蘇氏一家安頓到長江岸邊的一個水驛臨皋亭。住處暫時是有了,但因為官俸停發,蘇軾在職時是個清官,家中並無積蓄,所以一大家人的吃飯頓時成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

不過蘇軾畢竟是蘇軾,在這生死存亡的嚴重危機面前,蘇軾不等,不靠,不乞,不要,而是採取了兩項克服時艱的措施。

蘇軾的第一個措施是量入為出。他把夫人王閏之離京前變賣的些許家產換成銅錢,每月初他取出四千五百錢分成三十份,每份一串分掛在住所屋樑的三十顆鐵釘上,每天早上用畫叉挑下一串做當天的生活費,然後將畫叉藏起。

蘇軾的第二個措施是生產自救,自食其力。在黃州安頓下來後,蘇軾就向黃州太守請求能劃給一塊無主地給他耕種,經反覆交涉,繼任太守徐君猷將黃州城東緩坡上一塊營防廢地劃給了他。那哪是什麼「地」呀,那是一塊荊棘瓦礫之場。蘇軾別無選擇,於是帶領全家老小清除瓦礫,刈割荊棘,深挖細整,終於整理出五十畝田園,又因地制宜冬種麥,夏種稻,還種了一些蔬菜瓜果自用。「春食苗,夏食葉,秋食果,冬食根」,全天然無公害綠色食品,他還自我安慰,「怡然享受著,庶幾乎西河南陽之壽」。

白居易在四川忠州刺史任上,曾在城東緩坡上種花栽樹,公事之餘,在花叢樹影間追尋往事,感嘆今生,稱該地為東坡。蘇軾景仰白居易的詩文人品,感慨自己的坎坷經歷,於是也將這塊田園戲稱為「東坡」。

元豐三年冬,蘇軾在坡地廢基上蓋起了五間房屋,房屋竣工時下了一場大雪,蘇軾在居中明間堂舍四壁畫上雪景,就將這房子取名為「東坡雪堂」。白居易晚年居香山,遂自號「香山居士」,蘇軾住「東坡雪堂」,食東坡田園產的糧食蔬菜,於是也學著白居易,自號「東坡居士」。

從此,蘇軾在這裡,煮「東坡羹」,做「東坡肉」,釀「東坡酒」,撰「東坡長短句「。東坡居士名揚天下,民間甚至有不少人只知蘇東坡而不知他就是蘇軾。

蘇軾就這樣憑著自己的節儉和勤勞度過了黃州四年的經濟危機,復職後,他還憑著自己的超人的智慧和才華,幫助寒門學子及小企業主度過了經濟危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