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烈的寳山守衛戰!姚子青600壯士與城共存亡(組圖)


1937年淞滬會戰,守衛寳山的國軍。
1937年淞滬會戰,守衛寳山的國軍。(網路圖片)

1937年7月7日,日寇發動「盧溝橋」事變,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

淞滬會戰,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謝晉元800壯士大戰四行倉庫,姚子青營600壯士死守寳山城也是一場血肉橫飛、震驚中外的惡戰。

1930年11月,姚子青任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十一師步兵三十三旅暫編第一團第一營第三連上尉連長,後提升為副營長,由陸軍五十二師一五四旅第一團第三營到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高等教育班第一期步兵炮隊學習。

姚子青在學習期間,上海爆發了「一.二八」事變。他聽到平遠同鄉黃梅興部和兄弟部隊英勇殺敵,把日軍打得丟盔棄甲時,高興得手舞足蹈,激憤地對同學說:「以後日寇如果再敢侵犯,我也要像這次一樣把他殺得膽寒,讓他再嚐嚐中國人民的鐵拳是什麼滋味!」

赴寳山守城 與妻兒分離

國軍第十八軍九十八師中校營長、抗日英雄姚子青。
國軍第十八軍九十八師中校營長、抗日英雄姚子青。(網路圖片)

1933年,姚子青於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畢業。1937年,任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九十八師二九三旅五八三團第三營中校營長,駐防漢口。

當年8月13日,日本侵略軍在淞滬挑起戰端,擬在上海郊區的寳山登陸,從北側迂迴佔領上海。這時,九十八師由漢口東進上海,姚子青率部奉命開赴抗日前線,守衛寳山縣吳淞口、炮臺灣。

姚子青離開漢口時興奮地說:「現在倭賊入寇中華,我們軍人報國正是時候了,倘若我在戰場上以馬革裹屍,那麼我終生的願望就實現了。」

為了專心殺敵,姚子青派人把六歲的養子鴻逵送回平遠老家;將體弱的妻子林素珍和剛滿九個月的女兒留住在漢口。姚子青愛自己的妻兒子女,更愛自己的國家民族,離別時,見素珍依依難舍,他一邊擦乾妻子臉上的淚珠,一邊勸慰道:「保家衛國是軍人的天職,我一定要殺敵立功,為國效勞,你們母女多保重,不要記挂我。」

守城六日 與寳山共存亡

8月30日,姚子青全營抵達寳山縣城。因戰火迫近,城內居民拖兒帶女先後遷避他鄉,寳山成為一座孤城。站在海堤瞭望,江上日艦虎視眈眈。面對強勢的敵人,姚子青對全體官兵說:「我們頭可斷,血可流,寳山不可丟!」

9月1日戰鬥一開始,日軍就集中軍艦50艘、飛機20餘架、坦克近30輛、步兵5000餘人,向姚子青營地發動猛烈進攻。而姚子青率部英勇還擊,擊退了日軍攻勢。

從9月2日到9月6日,姚子青率部一次次擊退日軍的猛烈進攻,殺敵三百餘人。在最艱難的時刻,他深入各戰壕做思想工作,勉勵全營官兵「團結戰鬥,堅持守地,愛我中華,殺敵立功」。

至9月7日早晨,已與敵軍連續血戰兩晝夜的姚營官兵大部分陣亡。這時,寳山縣城牆東南一角被敵艦大炮轟毀,日軍蜂擁而入。姚子青率領本營僅剩的二十餘名官兵子彈打完了,就與日軍刺刀見紅拚死決戰,最後姚子青高喊:「弟兄們,殺身成仁、報效國家民族的機會到了!」,向敵衝去。終因寡不敵眾,全營600官兵為保衛寳山城壯烈捐軀,姚子青年僅29歲。

日軍為佔領寳山城也付出了沈重代價,單所耗彈藥一項,價值便在10萬美元以上。

姚子青和第三營官兵血戰寳山,與城偕亡的壯舉,驚天地,泣鬼神,對中華民族之魂和抗戰精神作了最好詮釋。連日軍也被中國勇士的精神折服,日軍進城後將死者屍體收殮掩埋,並列隊鳴槍致敬。後人作詩歌頌姚營壯烈:五百健兒齊殉國,中華何止一田橫。

為了紀念姚子青,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命令追授姚子青為陸軍少將,寳山縣曾一度改名為「子青縣」。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