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佩奇也是一匹草泥馬(圖)

2018-05-06 08:10 作者: 長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豬佩奇也是一匹草泥馬(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5月6日訊】繼小熊維尼(Winnie the Pooh)之後,小豬佩奇(Peppa Pig)又成為中國審查制度的犧牲品。這兩個卡通人物,都因為太可愛了,被太多的人所熟悉,也就很容易被挑選來作為集體表達符號。

習近平有些神態讓網民想起小熊維尼,說實話是抬舉了他。但是極權統治者哪裡會認為自己長得還不如一頭熊?網監部門趕緊把它給禁了,讓人哭笑不得。小豬佩奇學乖了:我就專心演好我的小豬,從來不談國事,這樣可以歲月靜好了吧?她不知道的是,可愛到讓成千上萬的人小朋友們喜歡,那就已經是國事了。她可能更不知道的是,粉絲與偶像從來都是一種互相塑造的關係。記得崔健年輕時總是要辯白:我更看重音樂。粉絲們偏說:你的歌詞太偉大了,句句都在諷刺政治!北島也認為自己早年的詩並沒有那麼好,但是無數讀者就是被《回答》激勵了一生。

很多人覺得小豬佩奇更冤枉,她的目標觀眾是幼兒,談的是友誼、協作與幽默。在中國,她還有一個任務,是教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們學英語。可是孩子們會長大,會叛逆,需要偶像來代言——你這麼可愛不找你找誰?於是,小豬佩奇變成了反抗社會規範的「社會人」,有了各種中國方言的配音,被用來紋身、裝飾玩具和糖果,甚至還有人要搞相關主題公園。

極權政治反社會

有位育兒專家說過:七、八歲的孩子總是讓父母迷惑,彷彿他們來到世間的使命,就是把大人氣死。換句話說,孩子經歷叛逆期,跟走路前經歷爬行期一樣,是成長的必經之路。壓抑得越厲害,叛逆就越激烈。但是,極權社會不能容忍孩子們這樣。當權者願意讓孩子們個個都穿著紅軍服,端著長槍,唱著仇恨西方的愛國歌曲,眼裡冒著復仇的烈焰,而不允許他們在胳膊上貼上小豬佩奇形象的假紋身。

佩奇被稱為「社會人」,借她叛逆的孩子們被認為很「社會」,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用語。《環球時報》的文章似乎想說,這是一個不準確的定義:「社會人字面上的意思是‘社會中的人’,但在網路語境下,它指的是那些與主流價值觀背道而馳、通常受教育程度不高、沒有穩定工作的人」,「他們游手好閑,是黨努力培養的年輕一代的反面」。《人民日報》的文章則義正辭嚴地吶喊:「畢竟,小豬佩奇再社會,也不能毀掉了孩子的童年,不能逾越規則和底線。」

《紐約時報》的記者有些困惑:「表面上,小豬佩奇似乎完全適合中國政府對一個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有序、和諧的網路環境的設想」,因為「小豬佩奇以‘友誼、協作和感情為主題’」。這是怎麼回事呢?

「社會人」是社會學的一個術語,它是人的本質特徵。人是社會性的動物,都要「社會化」。「社會化」就是人內化社會和文化規範、融入社會並此由建構自己的社會身份及追求社會成就的過程。「自然人」社會化之後,才是一個完整的人。按照公民社會理論,國家分為政府、市場和社會三個部分,社會(公民自治)是對政府(權)和市場(錢)的救濟之道。

極權政治控制一切。正如我曾經論述過的那樣,它本質上是反人類、反文明的,因而是反社會的(也是反市場的)。我們不僅要看到「公民社會」在近些年成為敏感詞,而且要明白從極權社會建立一開始,公民社會就不存在,而且社會就被污名化。為了方便控制,極權政治將每一個人都放在體制化的格子裡。這在城市裡叫「有單位的人」,在農村叫「某村某組人」。少數游離於單位之外的人,叫「社會上(裡)的人」。官方對他們的正式稱謂更加污名化,叫「社會閑雜人員」或「社會閑散人員」。這些人既包含勤勤懇懇的個體勞動者,老實巴交的中年失業者,也包括以叛逆自豪的年輕人,以及打家劫舍的地痞流氓,後兩者都會驕傲地宣稱自己是「混社會的」、「操社會的」。

從字面上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主張自由、平等、公正、誠信、友善等公民社會建設,但其核心是維護一黨專制,否則這些價值觀怎麼可能和頌揚偉大領袖共處共生,而且那些真正呼籲自由平等的人士會被關進監獄。《環球時報》以一以貫之的毫不掩飾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姿態,稱「與主流價值觀背道而馳」的「社會人」,「通常受教育程度不高,沒有穩定工作的人」,「游手好閑」。顯然,它的意思是,他們是應該被清理出高端城市的「低端人口」。

草泥馬世家

有人會說,小熊維尼和小豬佩奇以可愛為志業,被年輕人用來開開玩笑,無傷大雅;再說叛逆也是正常成長的一部分。黨國太過敏感,誤打誤殺也。這樣能為這兩個無辜者辯解嗎?黨聽了之後會從輕發落嗎?非也。黨打壓的就是正常成長。任何正常成長的孩子,必然會要求真正的自由與公正——這對維持一黨專制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思想。

在這一點上,黨向來比不明真相的群眾更加眼睛雪亮:儘管有著不同的表達方式,但是從實質上說,小熊維尼和小豬佩奇也是「草泥馬」。

大概很多人已經忘了這隻神奇的動物:它是來自南美洲的羊駝,卻被中國網民給予由髒話諧音而來的名字——草泥馬,並賦予它反抗的力量。它很快成為網路明星,那首傳唱一時的《草泥馬之歌》,也是從經典動畫《藍精靈》主題歌曲改編而來、由天真可愛的童聲集體演唱。熟悉中文的人,都能聽明白其中以諧音表達的諷刺和憤怒——

在那荒茫美麗馬勒戈壁,
有一群草泥馬,
他們活潑又聰明,
他們調皮又靈敏,
他們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馬戈壁,
他們頑強勇敢克服艱苦環境。
噢,臥槽的草泥馬!
噢,狂槽的草泥馬!
……

不用說,草泥馬很快遭到封殺。習近平上臺之後,政治空氣更加肅殺,馬勒戈壁更加荒涼,草泥馬生存環境惡化,瀕臨絕種。但是,投胎轉世、遺傳變異的新型抗議動物出現了,而且還會源源不斷地出現。目前,它們是小熊維尼和小豬佩奇。

一位體制內學者曾經解讀「社會人」草泥馬鬧下笑話,但是我們不妨借鑒一下他的話:良禽擇木而棲、良馬擇槽而臥,是社會流動的必然趨勢……

一定還會有下一個。它是誰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