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中國離諾貝爾獎越來越遠(圖)


天安門
中國學者指出中國已經離諾貝爾獎越來越遠(圖片來源: Fred DUFOUR / AFP /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2018年諾貝爾獎項日前已全數頒發完畢,對於中國大陸能否產出諾貝爾獎項得主,一直吸引國內人關注。有評論直言,中國已經離諾貝爾獎越來越遠,原因在於中國缺乏自由思想和言論空間。

鄧聿文12日在英媒《金融時報》撰文發表了上述意見,他在文中開篇指出「寫下這個題目,可能一些人會不爽:中國不是曾經有人獲得了諾貝爾獎嗎,怎麼能說離諾獎越來越遠?不錯,文有莫言,理有屠呦呦,但是,這充其量只能說中國已經打破了沒有諾獎的尷尬,與我講的離諾獎越來越遠並不矛盾」

他提到,中國與東鄰日本相比,日本18年獲取16個諾獎,幾乎年年都有科學家獲獎,包括今年;美國則是每年囊括諾獎幾大類別的一半以上獎項。

鄧聿文認為,美日科學家能夠經常獲獎與他們長期捨得在科研和教育方面投入有直接關係。

而中國,雖然近年在科研和教育上的投入總量超過日本,逼近美國,但因中國政治體制容不下異見與寬容,整個社會未來很難走的更好。

鄧聿文指出,自莫言、屠呦呦二人獲獎後,中國開始和諾獎絶緣,「摘不到果子,肯定有比投入更本質和關鍵的因素」。

他點出中國現在缺少兩樣東西。第一是中國缺乏自由思想和言論空間。

由於諾獎獎勵的是原創成果和重大發現發明,但當科研人員和學者們挖空心思在一項具體的學術研究中,要論證體現馬克思主義的優越性時,當局已經把中國科學取得的成果歸功於體制內思想的指導,這在無形中給所有的科研人員和學者戴上了思想枷鎖,及一種不良的科研學術導向。

第二是中國行政體制和科研體制抑制人才的成長。

鄧聿文指出,「做官也就罷了,偏偏官僚們還要把手伸向科研和學術,壟斷和領銜科研與學術項目,以顯示自己在科研和學術上也是一把好手」。

根據最近不完全統計,2018年國家級教學成果獎推薦成果第一完成人的職務,包括黨委書記、校(院)長、黨委副書記、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副校(院)長、董事長,佔比是56.17%;校長助理、二級學院院長、副院長、主任、部長,佔比是20.59%;行政(科研)機構負責人為10.53%,真正來自普通教師的佔比只有8.92%。

鄧聿文指出,中共體制下的社會,人的價值是由做官、官階大小來體現,而且有官僚還將手伸向科研、學術,壟斷了科研與學術項目。這讓大陸科技環境中出現一種「不允許失敗」的原則,但失敗對科學研究來說卻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害怕失敗反而讓大陸科研人員不敢去嘗試探索未知領域。

他坦言,現在尚看不到在這兩個癥結上打開缺口的希望,因此,雖然政府號稱中國的教授、研究員、博士總數世界第一、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總數世界第一、科學院和工程院院士總數世界第一,但中共距離諾貝爾獎卻是越走越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