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代治水--以淮河为例

2001-07-29 18:32 作者: 吴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禹治水,乃中国垂千年不坠的美谈,而近半个世纪中共的治水,大概要成为垂骂后世的一种恶例,仅拿淮河来说,毛泽东登基之后就提出治淮,声称“与天斗,其乐无穷”,其后果是1975年淮河板桥等水库溃坝,黄淮流域发大水,死亡23万人;“六四”后的第三代又吹嘘“一定要让淮河水在2000年末之前变清”,但2001年4月底,国家环保总局无可奈何地宣布,淮河已丧失自净能力!

  淮河是中国七大河流之一,发源于河南省桐柏山的主峰太白顶,经河南省、安徽省,到江苏省入洪泽湖,而后入长江或经过人工渠道进入黄海。淮河全长一千公里,流域面积十八点七万平方公里,流域内有郑州、开封、阜阳、蚌埠、淮南、淮北、徐州、扬州、淮阴、盐城、临沂、济宁、连云港、宿州、淮安等大中城市,流域内共有人口一亿五千多万人口,人口密度为各大流域之首。淮河流域河网密布,共有一、二级支流五百七十多条。淮河流域的多年平均径流量为六百二十亿立方米,包括地下水在内的水资源总量为九百六十一亿立方米。

  淮河原来是一条河槽宽深、出路通畅,独流入海的河流。这里曾是一片富饶的地区,有“江淮熟,天下足”之美称。但经黄河夺淮入海,打乱了自然水系,支流河道淤塞,地形改变,淮河失去了自然入海口,于是水旱灾害不断加重,“淮水泛滥,陆地行舟,大旱来临,井泉枯竭,田无麦禾,野无青草,流徙在道,饥民相食。”1935年,淮河大洪水淹没七千七百万亩土地,造成七点五万人口死亡。

  1950年6、7月,淮河发生大洪水,洪水位接近1931年,这时中国正准备出兵“抗美援朝”,毛泽东迫不及待接连发出治淮指示:“现在开始准备,秋起即组织大规模导淮工程,期以一年时间完成导淮,免去明年水患。”(7月20日)“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导淮计划,送我一阅。此计划八月份务必作好,由政务院通过,秋初即开始动工。”(8月5日)8月15日水利部召开治淮会议,贯彻毛泽东的指示,并确定蓄泄兼顾的治河方针“上游以蓄洪发展水利为长远目标,中游蓄泄并重,下游则开辟入海水道。”8月24日,周恩来在中华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会议上,传达了毛泽东的根治淮河的号召,并分析了淮河水灾的原因:“花园口的决堤造成了极大灾难,创伤至今未能平复。去年淮河有水灾,今年淮河有水灾,直接原因就是蒋介石在花园口决堤。”9月21日,毛泽东再次催促:“现已经9月底,治淮开工期不宜久延,请督促早日勘测,早日计划,早日开工。”在10月14日周恩来签署“政务院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声势浩大治淮工程正式开始,可是工程并没有象毛泽东所想象的那样,只需一年时间就可以完成,而是整整拖了50年,至今未能完成。

  50年来一共在淮河上建造了大中小型水库5000多座,总库容超过400亿立方米,其中佛子岭、梅山、南湾、薄山、石漫滩、板桥等近40座大型水库;建成行洪蓄洪工程十余处,总容积280亿立方米;开辟了新入海入江水道,使原有的排洪能力从8000立方米/秒增加到24000立方米/秒;加高加固了堤防;建设了近50000处机电排灌站,装机能力近300万千万。从工程量上来说,这50年的投入是史无前例的。仅淮河流域的水库和行洪蓄洪工程的全部容量680亿立方米,就可以将淮河一年的径流量全部存蓄起来,淮河上是水利工程林立,人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可惜的是,淮河仍然是“大水大灾,小水小灾,无水旱灾”,而且趋向更坏的方向发展。

 一个农民的“斗天”与堵河

  治淮工程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违背自然规律,忽略了河流生态的要求。5000多座闸坝的建设,强迫使淮河河流生态变成了几千个被分割的人工湖泊生态。人为的干涉,使得淮河成为人工构筑物的依附体。

  中国皇帝爱治河,历代在修筑河堤方面有许多经验,但是很少有人用“堵”的办法来治理河流。到1949年为止,全中国只有20余座水库,而且主要是日本人在侵略中国时期修建的,如小丰满水电站等。毛泽东这个从湖南韶山冲出来的农民儿子,对中国的工业化,充满了一腔的热情,建国大典那天他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指着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对北京市市长下命令“从这里望过去,要看到处处都是烟囱!”毛泽东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也把淮河作为他的敌手,当作蒋介石来对待,他认为,我能在四年之内打败国民党蒋介石,为什么不能在一年之内治好淮河?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毛泽东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看成是自然的主人、宇宙的主宰,习惯于用指挥打仗的军事思想和经验,来管理主要由自然因素组成的生态环境系统,治理淮河的目标是什么?如何“治理”淮河?淮河上中下游的矛盾如何解决等等?他一无所知。

  毛泽东为了尽快实现工业化,1958年命令全国大炼钢铁,到处烟囱林立,炉子里点燃的是刚从山上砍伐的树木,熔化的是刚“捐献”出来的铁锅钢刀;在治水方面,毛泽东特别青睐用水库大坝来治理河流,因为只有水库大坝才能使河水听人的调遣,他并不知道这类工程对自然界有巨大的负面影响,只知道水库大坝大概可以让“神女无恙”。二十年里淮河上出现的5000多座水库,只是一场小练兵,毛泽东的最终想法是用三门峡水库大坝来使黄河水变清,用三峡水库大坝来控制长江洪水和完成南水北调的宏愿,“环球世界同此凉热”,大江南北同样水量,可伶这种想法,只能出自一个农民的头脑。

  毛泽东青睐用水库大坝工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通过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可以使散沙一盘的中国农民组织起来,走上共产主义道路。中国的第一个人民公社,就是在水库建设的军事化组织中脱胎而出的。1958年5月23日,毛泽东亲自到十三陵水库工地劳动,据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回忆,那是他在毛身边二十二年间看到的毛泽东唯一的一次劳动。就在人民公社化的过程中,中国大地上出现了四万多万座水库,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水库建设总数。

  那么,五千座水库给淮河流域的人民带来的是福是灾?1975年6、7月,淮河流域发生旱灾,各地正在抓紧抗旱斗争,水库里虽然有水,但是水库水位已经接近死水位线,不能再放水。8月3日台风进入河南省境,开始普降大雨,各水库抓紧时机为抗旱关闸蓄水。谁知暴雨持续不停,填满了水库的库容,最后冲垮了大坝。淮河流域2座大型水库、58座中型水库溃坝,造成23万人死亡(官方公布的数字为2万6千),中央慰问团团长纪登奎问河南省有什么要求,当时的省委书记哭着说:“河南只有一个请求,炸开阻水工程,解救河南人民。”在北京主事的李先念表示同意:河南省说要炸哪里就炸哪里,并下达了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命令,命令武汉和南京军区以及空军炸毁这些水利工程措施。曾几何,毛泽东领导建设、花了几十亿几百亿投资的水利工程,竟成为害民工程,成为解放军的爆破对象!1975年死于水库溃坝的人,远远多于死于1931年洪水的人数。淮河不是“蒋介石”。

  一年后,毛泽东去世。到目前为止,笔者没有看到关于毛泽东对淮河水库溃坝事故态度的资料,很可能,当时的党政负责人没有把这场灾难告诉这个始作俑者。

 摸石头过河的邓小平

  打败蒋介石的淮海战役就发生在这个流域,桐柏山区是邓小平、刘伯承之二野挺进中原的根据地,但是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是个只知道“摸着石头过河”的政治家,他并不知道,河流中的石头,在整个河流生态中,并不具有指路的功能。

  邓小平倒没有什么关于“治河”英明指示,但对“绿化祖国”讲了不少话,如今都编辑成书了,以证明第二代领导人是如何关心、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

  但淮河呢?河边流传的一首歌谣,生动地描绘了她的水质的变化:“五十年代淘米洗菜,六十年代洗衣灌溉,七十年代水质变坏,八十年代鱼虾绝代,九十年代身心受害。”

  据80年代初期统计,徐州每天有八万余□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排入淮河支流奎河,使其氨氮的最高含量超标80倍,化学耗氧量最高含量超标125倍,致癌物亚硝酸盐氮最高含量超标200倍。奎河下游有的农村居民点的癌症死亡率,比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全球癌症死亡率的平均值高出160倍至200倍,沿河居民应饮用被污染的水,得食道癌、肝癌、胃癌、肺癌,血癌、肠癌、子宫癌和膀胱癌为多。1983年国务院办公室27号文件指出:“要采取果断措施解决奎河的主要污染源,争取奎河水质在今年内有所好转”,并规定今后“奎河污染物的排放量只能减少,不能增加”,而实际上,到1993年徐州市排入奎河的工业和生活污水每天超过25万□,比1983年的八万余□增加了两倍多。

  从北京来检查工作的干部曾用“一河酱油”或“写大字不要磨墨啦”来描绘淮河某些河段河水的颜色。根据1993年河南省医科大学刘华莲教授领导的研究课题,由于水污染,淮河之流黑河所到之处,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比附近未受污染地区高出一倍多,死亡率高出三分之一。在黑河岸边的村庄,每3个成年人就有两个肝肿大,每10个儿童就有9个肝不正常。污染导致遗传基因的突变,当地有6%的出生婴儿是畸形儿,还有不少小生命来不及出世,就已经胎死腹中……。

 李鹏治淮

  1991年6月在北京召开的发展中国家部长会议,参加会议共有41个国家的代表,会后发表了“北京宣言”,李鹏在会议上做了关于环境问题的发言,使其摆脱了“八九屠夫”的孤立局面,重新回到国际舞台。第二年6月,李鹏率领庞大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六四事件后,中国人心涣散,中国第三代领导人面临的局面十分尴尬,选择什么作为突破口?环境问题就是其中之一。

李鹏执政以来并不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在北京会议期间也拿不出什么“治理环境的样板工程”来让发展中国家的部长们开开眼界。里约热内卢会议之后,李鹏急于树立一个治理环境的样板工程。1993年10月8日,中央电视台报导了淮河被污染,当地群众深受其害的消息,李鹏当夜召集会议,后来又主持召开了国务院会议,决定把淮河治理作爲国务院的重点工程,“一定要让淮河变清!”,由国务委员宋健负责,国务院批准110多亿特别投资来搞淮河治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大的治污工程,如果治理成功,可以爲淮河流域1亿5千万人民造福,也可爲李鹏等树碑立传。爲此李鹏提出,一定要在1997年之前让淮河变清。在国家环保局的苦苦哀求之下,才把期限放宽到2000年底,即在第九个五年计划结束之时。

  原国家环保局局长曲格平曾把淮河治污和英国泰晤士河治理相比,说在国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处在我们这么个历史阶段,还要来治理这么大一条河流。要是到2000年淮河真的变清,那就不仅仅是中国的奇迹,也是一个世界性的奇迹,英国伦敦的泰晤士河那么小的一条河流,还用了十几年的工夫,才治理好!

  还有人说,美国的芝加哥河前后花了80年时间和六亿美元的治理费用,才使河流水质得到改善,要使河道达到可游览的水平,还要投资22亿美元。看来中国的淮河治污工程确实是又有“赶英超美”的意义了!

  然而,治理总目标叫做“让淮河水变清”,不仅含糊,实际上也是一个十分低的目标。因爲确定水质的指标有很多,如物理指标有水温、色度、浊度、透明度、悬浮物、电导率、嗅和味等;化学指标有PH值,溶解氧、溶解性固体、灼烧残渣、化学耗氧量、生物需氧量、游离氧、酸度、碱度、硬度、钾、钙、镁、侵蚀性二氧化碳、二氧化矽、表面活性物质、硫化氢、重金属离子等;生物指标有细菌、大肠杆菌、无脊椎动物、藻类等。让淮河水变清,只涉及色度、浊度和透明度三个物理指标,而淮河水污染的主要问题是水中的有害物质和细菌超过指标。让淮河水变清,只要通过简单的机械污水处理,就可达到目标,而要去除水中的有害成分,则要困难许多倍。

  根据中国的水质评价体系,水质分五类,一类水质最好,符合饮用水和渔业用水标准;三类爲较重污染,可作农业灌溉用水;四类爲重污染;五类爲严重污染,超过工业废水最高允许排放浓度。淮河治理的具体目标,是淮河干流水质达到三类水标准,主要支流达到四类水标准,还是污染水质。

  措施则是两个,一是动用行政命令,强行关闭污染企业;一是动用大量投资,建立污水处理站。1995年年8月国务院颁布了《淮河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9月国务院要求九个月之内,关停淮河流域所有5000吨以下的小造纸企业,此后又关闭了3580多家污染严重的小制革、小化工等企业,主要是农村的个体、乡镇和县城企业;而污水处理工程则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和大企业,广大乡村、中小城镇地区根本没有建造污水处理站。

  其实淮河受污染的主要原因,除了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的污染外,主要是河流生态体系被人工的大坝和闸门被分割成几千个孤立的人工湖泊生态体系。如果不恢复淮河的河流生态,不恢复淮河的自然净化能力,就是建造再多的污水处理站,淮河水质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

  2000年末,淮河水变清没有?根据水利部淮河委员会提供的2000年1至11月资料:流域豫皖苏鲁四省省界处水质劣于五类的比例高达53%,这类水完全失去了使用功能;达到干、支流治污规划目标的比例仅爲34%,虽然强行关闭了几千个污染的企业,淮河水仍然不能变清。到2001年1月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最新淮河水质监测结果显示,淮河干流水质爲四类,主要支流的百分之二十三断面的水质仍在五类和劣五类。人们走在淮河边上,到处可见一潭潭的黑水臭水。请看下列事实:

  沱河和浍河──2000年两次开闸放污水,使下游安徽省渔民受损1200多万元;

  奎河──徐州市继续向奎河排放污水,致使下游40万居民饮用水短缺,年损失上亿元。淮河江苏段2000年有160多万亩土地、40万亩水面因污染严重减产,直接经济损失在2亿元以上。更严重的是有240万人的饮用水源受污染,这些地区群众癌症及消化系统疾病发病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

  泉河、茨淮新河──淮河支流泉河边的阜阳市,因泉河水严重受污,放弃地表水而超采地下水,造成地下水位降至负80米,地下漏斗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根据治淮计划,阜阳市新辟水源,从淮河的人工支流茨淮新河上引水。但到2000年新水源的水也变黑了,河水臭不可闻,水中浮游生物和藻类大量繁殖,主要污染物氨氮最大超标值竟达74倍。2000年5月阜阳市七里沟出口处的污水长期积累发酵后,在闷热天气里形成硫化氰毒雾,造成取水农民6死4伤的惨剧,这在世界水污染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沙颍河──沙颍河的颍上闸上,黑褐色的河水翻滚,发出令人掩鼻的臭味,白色的泡沫在河面有近半尺厚。据说这是2000年内的最好的河水了,污染最厉害时水像黑油一样,一走近就叫人作呕。河内鱼虾不长,连田螺、河蚌也活不了;

  须河──须河不仅仅是一条“黑河”,而且是一条“酸河”,PH值严重超标,河水竟然是酸的!

  1993年5月7日,江泽民说:上海有一条河,叫苏州河,1945年我在上海念大学时,河水较清,现在变黑了,污染很严重。约一个月后,1993年6月4日,江泽民重提了苏州河污染:50年前我在上海念大学时,黄浦江的水是非常好的,但现在的黄浦江的水,特别是苏州河的水污染严重。

  水质污染越来越重,苏州河、黄浦江这样,淮河这样,全国的河流情况也是如此。1980年全国16·4%的河流(按长度计)受到污染(相当于四、五类),5·7%的河长严重污染(已超五类),水体已丧失使用价值。到九十年代末,全国46·5%的河流受到污染(相当于四、五类),10·6%的河长严重污染(已超五类)。在这20年中,水污染不但没有得到制止,反而越来越严重!

──原载《民主中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