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奴役的血泪控诉


这些为生计所迫,流浪到外地的民工,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35名当代“包身工”的控诉就是当代奴役的血泪控诉,他们生在共产统治下的大陆是何其不幸!他们的遭遇比“旧社会”又好到哪儿呢,十几岁就得出来打工糊口,遇到黑心老板就更惨了。

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动辄遭受毒打

29岁的王亚东,是安徽省淮北市南湖区人。今年5月21日,他只身一人到江苏省徐州市打工没有找到工作,便睡在了火车站广场上。夜10时许,一个身高体胖的中年人把他从睡梦中推醒:“你是来找工作的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说:“你跟我到河南夏邑楼板厂打工吧,每人每天20元。”走投无路的王亚东认为找到了饭碗,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当天夜里,他便与这位自称为老板的中年人一同乘车来到夏邑。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位安徽省阜阳市的小伙子,叫李含才,今年刚刚14岁。在路上,老板便吩咐李含才,让他说自己18岁。

从此,他们陷入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经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30多个日日夜夜。刚到夏邑,他们便被领进了歧河乡高路口窑场安排到挤砖机上。当时,该场已有被老板从各地火车站骗来的工人30余人。每天凌晨4时,他们就被人喊起,一直干到夜里8时,有时还要加班至深夜十一二点,中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他们每天的伙食是馒头、咸菜和能照见人影的稀饭,从未吃过肉。为了防止工人逃跑,老板让这30多个人集中睡在一个废弃的洗澡堂内。唯一的走廊出口,夜里还有人把守。老板规定,工人夜里小便只能解在浴池下水道内,不准外出,大便必须请假,有专人带领。这个澡堂只有四五个单间,十来个工人睡在一个单间内,浴盆里、草堆上及地上睡满了人,燥热难耐,臊臭难闻。膝盖跪出了血,王亚东哀求:“放我走吧,我喊你亲爹!”

王亚东等人苦苦熬过了一个月。希望老板能够按时发工资的王亚东开口要钱时,换来的是一顿毒打:“再要钱,老子就打死你!”七八个打手凶神恶煞般的声音,让他们噤若寒蝉。6月24日凌晨,忍无可忍的王亚东趁看管者不备匆忙逃出。刚跑出不到一公里,老板张玉民和一个打手便骑着摩托车追了上来,抬手便打。无奈,王亚东只得跪在麦茬地里,膝盖也被扎出了血:“放我走吧,我喊你亲爹!”一连喊了20多句。“妈的,你不回窑场,我就把你砸死在这里!”“我想家了,我家有老母亲、妻子和孩子,就让我走吧!打死我,我也不回窑场了!”接着,王亚东又是一阵鸡啄米式的磕头。也许是张玉民动了仅有的一点恻隐之心,从身上掏出九元钱扔在地上:“你走吧!”王亚东犹如得到特赦令一样,拿着辛辛苦苦挣来的九元钱一瘸一拐地跑了出来。

民工的血泪

1999年以来,张玉民与耿万田在高路口窑场打工时结识。耿万田为人心狠手辣,1991年9月曾因诈骗罪被判刑三年。很快,耿与张玉民结为狐朋狗友。今年1月份,张玉民与原老板刘天文、何茂业二人签订合同,承包了高路口窑场,耿万田自然就承包了砖机,成了张玉民的一个得力干将。4月底,为了赚取更多的不义之财,两人忘记了过去打工时吃过的苦,受过的累,竟然变本加厉地打起了榨取工人血汗、强迫工人劳动的主意。

张、耿二人分别找来了靳斌斌、王斌、张国美、高文臣等一大批帮凶,由靳斌斌、王斌等人充当打手,由张国美、高文臣等人充当骗工角色,专门负责从火车站骗取工人,每骗来一人即给好处费150元至200元不等。不到两个月,他们先后从淮北、徐州、商丘等地火车站以养鱼、种花等为名,骗来外地民工35名。这些民工来自豫、鲁、苏、皖、陕、鄂、赣、甘、川、贵、湘等10多个省30多个县市,其中年龄最大的已有60多岁,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

为了让工人屈服,他们除一天八次点名或在半夜时分不定时集合清点人数外,还规定工人在干活中间不许交头接耳,并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干活、吃饭、洗澡、睡觉、大便均有人看管,使绝大部分民工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没有离开过窑场半步。对干活慢或者嫌累不愿干的民工,他们动辄拳打脚踢,甚至用砖坯子、木棍、三角带、皮带等殴打,先后致残、致伤达20余人次。张玉民还多次向打手面授机宜:“谁跑,抓住他就打!”

25岁的四川省青川县骑马乡水么村民工张凤育,5月25日从新疆去深圳打工,路过郑州市他买票准备回老家看望父母时,被张国美等人以看鱼塘为由骗来。他一见是在窑场干活扭头便走,被靳斌斌、张玉民等四人打倒在地,并被三角带、皮带抽得遍体鳞伤,至今伤口仍清晰可见。在几名打手拿出菜刀要割掉耳朵的威胁下,张凤育不得不留了下来。打过人后,张玉民还不让张凤育吃药、喝水。

刚15岁的刘富才,是山东省曹县古集镇王楼村人。5月底,他在商丘火车站拾破烂时被高文臣骗来。到的当天,耿万田即让他拉1000多斤重的砖车,见身单力薄的刘富才拉不动,便用皮带抽他。一次,刘富才找到耿万田要工资买鞋穿,被他痛打了一顿,刘从此再也不敢开口要钱,只能赤脚干活,脚底磨得都是血泡。6月24日早饭后,刘富才与李含才两个大男孩逃了出来,刚跑出不远,他们发现张玉民等人骑摩托车、自行车、驾驶机动三轮车追来,便没命地跑进歧河乡常庄村一个老太太家中躲了起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