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城市排名在中国引起的风波

2001-08-10 06:00 作者: 吴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市场报》刊登世界污染城市排名引起风波。但中国的污染程度居世界前列,却是事实。尤其以九十年代李鹏主政时污染最为严重。这是他除了三峡工程以外的又一“德政”。

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中国占八个

争鸣杂志8月刊报道,中国人爱争个“天下第一”!山海、关有“天下第一关”之称,三峡大坝是“世界第一大坝”,三峡大坝中船闸的门是“天下第一门”,北京又提出要建“世界第一高楼”……中国新闻媒介也喜欢用“天下第一”、“世界之最”之类的词做标题,以吸引读者。

二OO一年五月上旬北京《市场报》在报道第四届中国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周暨中国北京国际科技博览会的文章中,引用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部主任魏红的资料: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中国竟然占了八个,具体排名如下:贵阳,重庆,太原,兰州,米兰(意大利),淄博,北京,广州,墨西哥(墨西哥),济南。

这个“世界之最”的消息发表之后,报纸纷纷转载,虽说也是冲出中国、走向世界,达到世界最高水准,却令这些城市的领导人脸上十分无光。一些地方新闻媒介出来打抱下平,追查这张排名的来历。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说,魏红引用了一九九五年世界某组织(亚行不愿意透露该组织的名字)对世界十大污染城市的排名。魏引用此资料的目的,是为了说明一九九五年中国环境问题的严重性,然后引出此后五年来,中国在环保方面不懈努力,及亚行在环保上给予中国大力支持,最终使中国在环保方面取得一定成效的事实。

这一下就更加热闹了,这些市长们纷纷指责主《市场报》滥用“老掉牙”的资料,断章取义、不负责任,给被列入“黑名单”的城市及现任市领导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要追究《市场报》的法律责任。《市场报》不得不作出书面解释,认为魏红先生的报告中,并没有注明“十大污染城市”中有关资料的统计年代及资料来源。

《市场报》报道的初衷是为了引起有关方面对城市污染问题的关注,推进中国城市的环保建设,等等。一些转载该报道的报刊(如《南方都市报》)也发表了公开道歉。

排名结果关乎政绩

污染,包括很多方面,空气污染,水污染,上地污染,噪音污染,放射性污染……空气中的污染成分有硫氧化物、氮氧化物、一氧化碳、氧化剂、粉尘等等,水污染又分地表水污染和地下水污染,测量的指标又很多……况且世界各国测量的指标不同,测量的方法也下同,可比性差。要把这些要素评价综合起来并通过一个顺序排列反映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用一个排名来全面地准确地反映世界各城市的污染情况十分困难。但是在一些研究报告中,不乏有介绍清楚,然后才能得出排名结论。对研究人员来说,评价的方法可能比结果更为重要:但是对政治家来说,评价的结果比方法更重要。对这些城市的市长书记们来说,这个结果关系到他们的政绩,关系到未来的升迁,事关重大。好在发表的排名是六年之前的结果,是他们前任执政的结果,和他们没有关系,尽管前

任可能曾是提携他们登上宝座的恩师。

九十年代中国污染最严重

市长们怒吼的结果,澄清了这世界十大污染城市排名的具体年代是一九九五年而不是二OO一年。这就反映了一个事实,九十年代中,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中中国占八个!九十年代是中国生态遭破坏和环境受污染最严重的时期!市长们应该把这个“世界第一”归功于当时中央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李鹏。

国家环保局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所赵毅红曾指出,九十年代世界上有七个大气污染最严重的大都市,中国占两个,一个是北京,另一个是沈阳(赵毅红:《全国大气污染估算》,收在张坤主编:《环境和可持续发展》,气象出版社,北京,一九九八年,第一一八页)。在九十年代,北京市的空气质量长时间达到四级,有时甚至达到五级。中国空气质量评价分五级,一级最好,五级最次。空气质量为四级时,污染物达损害生理机能的浓度,导致慢性病增多,缩短生命:空气质量五级时,已达致敏感人群急性中毒死亡的水平。这些资料当时看不到,只是为了反映现在取得的成绩,才拿出过去保密的资料来做对比。通过这些过时的资料,人们才知道,前些年一直呼吸着慢性自杀的空气。除了空气污染外,我们再看看水的情况。

流传的一首民谣:“五十年代淘米洗菜,六十年代洗衣灌溉,七十年代水质变坏,八十年代鱼虾绝代,九十年代身心受害。”正好生动地描绘了中国水质变化的过程,也反映了九十年代水污染最严重的事实。

一九九三年中央电视台报道了河南省淮河支流黑河的水污染极其严重:根据河南省医科大学刘华莲教授领导的研究课题,由于水污染,黑河所到之处,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比附近未受污染地区高出一倍多,死亡率高出三分之一。在黑河岸边的村庄,每三个成年人就有两个肝肿大,每十个儿童就有九个肝不正常,因为肝病相传染病,上蔡县有些村庄已经连续七年征不上一个合格的兵员。污染甚至于导致遗传基因的突变,当地有百分之六的母亲生的是畸形儿,还有不少小生命来不及出世,就已经胎死腹中……黑河的水污染只是冰山一角。

江泽民承认污染严重

一九九三年五月七日,江泽民在会见中国环境与发展合作委员会外方代表时说:以前我读过不少英国小说,知道伦敦是有名的雾都。一九八八年我任上海市长时,访问过伦敦,发现伦敦不是雾都,泰晤士河的水很清,很干净,可以钓鱼。上海有一条河,叫苏州河,一九四五年我在上海念大学时,河水较清,现在变黑了,污染很严重。中国将投资十六亿元人民币治理苏州河,河水经过处理排入大海,希望也能在苏州河钓鱼。

约一个月后,一九九三年六月四日,江泽民在会见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伊丽莎白ܩ多德斯韦尔女士时,重提了苏州河的污染,也谈到了黄浦江的水污染·E江泽民说:我在上海担任市长期间,深深体会到,上海这个大城市越是发展,污染问题就越大。五十年前我在上海念大学时,黄浦江的水是非常好的,但现在黄浦江的水,特别是苏州河的水污染严重。

在中国,承认污染严重,这话只有江泽民能说,别人不能说。别人说这话是诬蔑社会主义中国,是给共产党脸上抹黑。

最新的环境污染排名结果

如果说《市场报》载引的是一九九五年的资料,有点过时,那么我们来看看最新的资料:

二OO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法新社报道了政治和经济风险谘询公司(PERC)对亚洲国家环境污染排名的结果,中国和印度名列亚洲前矛。政治经济风险谘询公司(PERC)采用的是专家评价办法。专家评价办法是一种主观评价方法,由十二个国家地区的专家根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对亚洲国家在空气污染、水污染、噪音,交通拥挤四方面的情况,分别作出评价,最好的给零分,最差的给十分。虽然每一个专家的判别是主观的,但是由于最后的结果来自众多专家判别的平均数,这样得到的结果就能比较客观地反映实际情况,这就是所谓的主观意见客观化。排名的结果是:印度(八.三一),中国(八.三),越南(七.六三),菲律宾(七.五五),印尼(七.三三),香港(七.二八)。环境质量最好的是新加坡(三.三八),日本(三.六三),马来西亚(四.五)。一向被认为环境污染问题严重的台湾,这次却以五.八四分位于马来西亚之后。

政治经济风险谘询公司的报告指出,中国的水资源危机,不是一个即将到来的问题,而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由于半个月前发生的世界十大污染城市排名的风波,这一次报刊的总编们特别小心,政治和经济风险谘询公司对亚洲国家环境污染排名的结果,不敢轻易转载了,以免又惹出是非祸水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