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者说》--中国大陆的“住房腐败”


中国大陆,一方面,许多人缺房子;一方面,大批新建住房空在那里。问题是房价太高,老百姓买不起。在住房建设和分配上的腐败和不公,已经成为公害。在住房这面镜子里,可以照出“主义”是什么货色!

柳宗元写过一篇《捕蛇者说》,我写《居者说》,无模仿之意,有讽喻之心,一言以蔽之:“腐败猛于虎”。

空置房逾亿平方米

任何人,只要有一点脑筋,都会奇怪:盖那么多楼房空在那儿干什么呢?摆谱哪!经济学家喜欢说些老百姓听不懂的话,他们说这些水泥森林是泡沫。

争鸣8月刊报道,一九九九年新年钟声敲过,一九九八年中国经济各项统计数据陆续亮相,其中,住宅建设在国民经济百分之七.八的增幅中,占了一个百分点。同时还有一个数位更令人关注:到一九九八年底,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比上年增长近百分之三十,新建的安居房中又有百分之七十空置。

又是两年过去了,由于私人购房贷款政策的启动,又由于去年试验今年大行的空置房销售优惠,空置房应当减少了吧?但是没有!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去年初全国城镇商品房空置面积已达九千二百一十四万平方米。这是自一九九五年国家统计局正式公布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以来连续五年呈上升态势。现在,这种上升趋势似乎仍未停止。据国家统计局最近的统计数字,二OOO年全国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四千九百O一.七三亿元,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十九.五。与此相关,全国房地产施工面积、新开工面积、竣工面积继续增长。全年竣工商品房面积约为一·E八九四八亿平方米,销售面积约为一·E五一三七亿平方米ܯ两者相差三千八百一十一万平方米。

有官员认为,去年全国末销售的三千八百一十一万平方米商品房,不能全部计入空置房,因其中还包括配套用房等。但一般来说,将其中一半计入空置面积,并不为过。这样,以三千八百一十一万平方米的一半一千九百万平方米计入空置面积,加上上一年度的九千二百多万平方米,总空置量也已超过一亿平方米。

这当然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位!

仰望楼价兴叹不已

房价居高不下是空置房下断增加的首要原因。以北京市为例,三环路以内,平均售价为每平方米七千五百元左右,有的高达万元以上,说是天价,不算过分。有报道说南京一份调查显示,百分之七十五的购房户能承受的是每平方米在三千元以下的售价。我的调查是,大多数人不理解为什么没有二千元以下的经济实用房!不是有银行按揭了么,

一套两居室,除去首期付款外,其余分十年还清,每月本息要付三干元,一般工薪职工能承受吗?实际上,大多数普通工人的还贷能力完全不能取信于银行,想借钱么,一边去吧!于是,有些人硬着头皮让单位出具假的收入证明,将来还不起钱了,等着演酷戏吧,“三个代表”可管不到你辛辛苦苦装潢好的房子该下该缴出来!而其实,就算是将按揭混到手了,国家的购房补贴绝大多数都还无法兑现呢,光是首期付款与必须的装潢,又有几个工薪族能够承受呢?

据介绍: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调研组证明住房每平方米开发价格只需四百五十元左右。这当然是全国的平均造价,算上这税那费,平均一千元成本总够了吧,那么,中国的房地产商的利润可以排在全世界之首了吧!

全国有多少“无房户”、“不便户”、“拥挤户”呢?前年、去年又普查过一次了,但没见公布结果,如果将贫困人口折算一下,至少有一干万户吧。在山西阳泉市,仅“特困户”、“危房户”就有近三万户:在安徽国家级大型企业马鞍山钢铁公司,有一万五千户急需解决住房问题:在上海,“鸽子笼”居民还大有人在:在南京,人们在质问:为什么南京市民的收入居全国十名以外,房价却居全国前五位,为什么看不到经济实用房了?有经济实用房又怎样?地点差下说,价格也早已不“经济”了,一些地方竞出现公然将经济实用房当商品房卖的卑鄙现象,买下起靠边!可人们发现,前几年的经济实用房有许多被“神秘人物”占了,邻居们说没见住过人,有的后来被转手卖了!

分配不公加腐败已成公害

查一查处级以上当官的吧,完全由老百姓来查,恐怕不少人都有两套或两套以上的住房吧!下错,老百姓没有调查权,不过,房子下是钞票,将来总是跑不掉的!

中国人民大学顾海兵教授指出:若干年来始终有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三十的城市公民没有实现居者有其屋,与此同时,始终有相当于全国城市住宅面积百分之五以上的住房闲置着。处于恋爱婚姻阶段的青年多数买不起也租不起商品房,往往只能依靠父母或朋友的房子,或远郊的低租房“苟且偷生”。而在一亿流动人口中,青年人更是占多数,他们常年在城里打工,只能挤在工棚式的房子里,有的已婚者虽同在一个城市打工,却不能住在一起。

说到住房分配下公,顾教授指出:中国的房改思路没有针对公房不公这一要害,而是在不公平的基础上搞所谓市场化。无论是改革前还是改革后住房的建设与配置实质上取决于单位与个人的级别、权力,再加上各单位在住房分配的实际操作中缺乏民主,进一步加剧了住房配置不均,其中最重要的是干部与群众在住房水平与住房质量、环境上的巨大差距。其实何必要按级别规定住房标准面积呢?顾教授痛陈:住房分配上的不公与腐败已成为一大公害。

《南方周末》曾介缙学者袁钢明先生的思考。袁博士愤于言表,痛斥腐败与投机的祸国殃民:“在浦东,很多楼房经过多次换手,在换手过程中,获利的投机者已经将获得的资金抽走。而最后的业主也只作短期打算,靠从国际商业银行和国内金融机构高息融资,以新债还旧债,用连续下断的短期债托住长期难以了清的长债。如此下去,将融资成本越垒越高,危机也越积越多。”

袁先生批评了有关“补窟窿”的措施:维持房地产泡沫下崩溃的种种做法,都是无效率,甚至是在降低效益。如对购买、租用房地产的用户给予政策补贴,或者金融机构直接对房地产商提供金融支援,这种人为地创造出对房地产的需求,实际上是在支援房地产商、银行参与投机,从而吹起房地产泡沫,其危害、后果是严重的。

袁先生指出,房地产本来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但在推进住房商品化的过程中,由于政府制订政策不规范导致它走向投机,反过来阻碍了房地产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破坏了正常的供求关系,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悲哀。

住房反映“主义”是什么货色

现在的问题是,在房地产交易过程中,不能让更多投机者出现在卖方市场上,而应该让真正的需求者,也就是广大平民百姓出现在买方市场上,以此减少倒卖环节。从批地到建房过程,要彻底清除;行政性、垄断性、腐败性对正常房地产市场的危害。对因投机房地产、造成重大不良债务的地产商,不能再用下公平的贷款继续维持其存在,要让他们彻匠破产,使房地产价格回到正常状态。

住房是一面镜子,用它可以照照所谓的“主义”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