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性杨花


水性杨花,词典里是这样注解的:指妇女作风轻浮。呵呵,这便是水性杨花,一个正经的女人若有这么个鉴定,那她一辈子注定要被人指指点点,受尽辱骂。

  可要知道,这是个多么美丽的词语啊,念念它,遐思无尽,想想它,楚楚生姿。

  焉能不是?女儿如水,便有水样的灵动,女儿似花,就有花样的柔媚。

  谁不倾慕出浴的美人?只有水才能尽现女儿的精致与风华,也只有水,才能令女儿一洗铅华,如芙蓉般清新,似流霞样灿烂。看来古今唯一懂得女儿家好处的还是只有宝哥哥一人,他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足够了,只要这一句,就尽显女儿家说不清道不明的无穷魅力。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花的心思水知晓,水的情意花明了。只有水与花,才配与女人相牵。虽说“妾情似水,郎心如铁”,可流动的永远是水,自由的永远是水,水,柔软到极致却又坚强到最后,不屈不挠,浩浩汤汤。以柔韧胜强硬,本是自然界的常理,谁没见过满口掉牙的老人?可谁又见过老得舌头也没了的男女?(呵呵,别跟我一起笑,你一笑,小心牙没了。)水,婉转优雅,能屈能伸。“弱水三千独取一瓢饮”,我们常常要这么说,可就只要这一瓢啊,便足以让你溺死其中万劫不复。

  水,多好的一个字,水性的女人,一定是美得令人眩目的一道风景。像水一样的流动,像水一样永不停下自己前行的脚步,假如邂逅这样的女人,除了用滥俗的“惊艳”一词形容,哪还有其它?

  再说“杨花”。

  春三月,牛毛细雨温柔地缠绕了你,微风乍起,是漠漠的黄昏,或许是淡青的黎明,忽而杨花漫天飞舞,飘逸,轻灵,甚而有些迷茫,有谁敢说,这时点点轻杨的花雨,竟是一点不能令他动心呢?

  那个时候,你可能会想起很早很早以前和你一起看过朝露的女孩子吧?她冰激淋一般溶化掉的甜而软的笑就那么清晰地闪入了你的脑海,不是这样吗?

  而哪一朵杨花不曾在春风里静静地缠绵了一季心事?现在她们要凋谢了,就是因为要凋谢了,这才不管不顾,漫天飞舞,似乎热闹骨子里却冷得凄凉,可是那么圣洁。

  最重要的,杨花也如水一般的自由,杨花,纯洁、妖娆的杨花。

  我喜欢水,也喜欢杨花,我喜欢风里轻扬的杨花,我喜欢水上荡漾的杨花。

  我希望能做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倾醉一切美丽的风景,好奇一切新鲜的东西,当然,我更喜欢美丽的男人和女人。我喜欢这个女人的善良与宽厚,我喜欢那个女人的灵巧和细腻。做一个女人,我自然应该喜欢不同的男人,我喜欢这个男人的俊朗,也喜欢那个男人的儒雅,这个男人身上的霸气我曾动心,那个男人心上的温柔我也曾想享有。也许过不了几天,这些喜欢便不让我喜欢了,我又喜欢了新的人新的物,这才算水性杨花。可是,这又有何不妥呢?我永远是流动的,是自由的,只有流动与自由才能让生命不朽,才能让生命多姿多彩。

  所以,水性杨花,真是一个美丽无比的词语。

  当然,你会说,长期以来,这个词语总是和“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挂在一起,其实这都没什么不好,应该过去的怎么挽留它也过去了,为什么总是要让旧有的东西充塞你的生活空间呢?从来不会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倾一生所有又有多少呢?应该丢弃的,或者本来就早已不能忆起的,就要让它随风而去。

  真想做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尽情诠释“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这一类词语。夏天可以思念冬天皑皑的白雪,可以想像亲手织给爱人的长围巾是如何温暖了他,感动了他,还有从儿时梦里飘过去的迎娶新娘的唢呐;而到了冬天呢,我却又去怀念我们一起走过的那些在我还很陌生的街道,那些好像是在梦里度过的陪你过生日情景,还有,还有,你唱给我的那些歌词:人鬼情未了。

  啊,为什么不呢?我喜欢这么想,水性杨花,多么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