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向中国式恐怖份子宣战 ----评美国遭袭击事件


美国被袭击后,在阿拉伯世界出现幸灾乐祸的庆祝和电脑网络上的喝彩,还多少有些理由,因为他们和以色列有土地纠纷及多年的战争宿怨,不满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而中国离以色列相当遥远,不仅没有土地纠纷,更无历史恩怨和宗教对立。恰恰相反,不少中国人对穆斯林教颇有敌意,甚至歧视,对曾在中国发生的恐怖行为非常愤怒。而这次面对穆斯林恐怖份子使用人类最野蛮的方式谋杀平民,中国竟有相当多大学生欢呼、庆祝;在中文网络上为这种残忍叫好的声音竟然压倒了同情受害者、谴责恐怖份子的声音,其狂热程度甚至超过阿拉伯人。

这个像纽约世贸大厦在眼前轰塌一样无法令人相信的事实,只能表明:中国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最基本的人性价值已像世贸大厦一样被轰塌了,它们同样是被恐怖份子轰塌的,是被中国式的恐怖份子轰塌的!

那些幸灾乐祸的大学生、网民就是一批中国式的恐怖主义份子。那种对谋杀无辜生命的喝彩,就是向世人宣称:他们和炸毁世贸大厦的恐怖份子所信仰的价值是一致的,那就是根本不看重生命,只要为了一个极端意识形态的目标,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多么无辜的生命损失都不在乎。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中国式恐怖主义份子?其根本原因之一,和这次美国劫机事件一样,是因为中国这架大飞机和13亿乘客,早就被共产党劫持了,才洗脑、毒化出这些小恐怖主义份子。共产党在劫持了中国的50多年中,强占驾驶舱,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想往哪儿开就往哪儿开。六十年代,它开向大跃进,造成4,000万人死亡的悲剧;然后它又开向10年文革,一亿多人受株连,几百万人丧生;12年前,它又在这架劫持的飞机上杀害了成百上千的无辜市民和学生。劫持美国飞机的恐怖主义份子所以采取自杀的方式,因为他们只能做一次,必须同归于尽。但共产党劫持中国之后,一次再一次地谋杀,一次又一次地制造大灾难,在50多年里杀害了(西方专家估算)近8,000万中国人□□是这次美国遭攻击丧生人数的16,000倍,但它还坐在驾驶盘上!

这次恐怖份子劫机所以成功,主要靠两个手段:一是恐吓,二是欺骗。劫机份子把驾驶员用绳子绑了起来,用刀子威慑住所有乘客;同时又对乘客说:谁也不用害怕,没有人会受伤害,不要做任何愚蠢(反抗)的事情。善良的乘客们在恐惧的同时也相信了恐怖份子的欺骗,否则如果他们知道反正是一死,怎么可能不奋起反抗?

共产党劫持了中国之后,使用的手段和恐怖份子完全一样,虽然他们也是一小部份人,但他们用军队、警察、监狱,残暴地镇压、威慑住所有反抗的可能;同时用宣传机器,欺骗13亿“乘客”,毒化出一批批极端民族主义份子和小恐怖主义份子。而这批“份子们”就成了共产党这个“劫机犯”继续坐在驾驶盘上的底座。

这种情况和清王朝晚期非常相像,那个时代,中国的大恐怖主义份子是劫持了整个国家政权的慈禧太后,小恐怖主义份子是那些嘶喊“刀枪不入,扶清灭洋”、绝对排外、见西方人就杀的义和团。而今天不同的是,还有些坐在大学讲坛上的知识人,为这一大一小的中国式恐怖主义份子牵针拉线,维护劫机犯永掌驾驶盘。这次美国被袭击后,我看到中国至少有三个在大学任职的人公开讲话的调子都有对美国被炸幸灾乐祸的情绪,其中一个是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一个是清华大学教授阎学通,另一个是以“妖魔化美国”出名的清华大学新闻传播所主任李希光。从他们对媒体的谈话中根本感觉不出他们对这次多达近6,000名无辜生命损失的真正同情,反而从他们警告美国要检点自己的口气中,感觉到他们的幸灾乐祸和冷血。

那些被共产党的媒体冠以“军事专家”“新闻教授”头衔的所谓学者们,实质上是靠认同和传播共产党的价值而获得了高等学府位置的伪教授、伪学者。正是他们在帮助中共那个大劫机犯毒化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青年。作为劫机犯的精神同谋,他们以抵押灵魂获得了吉拉斯笔下“新阶级”的特权地位。在本质上,他们是坐在讲坛上的戈培尔,是拿教鞭的中国式拉登!(

中国式恐怖主义份子和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们一样,采取的都是共同的策略,那就是煽动和灌输《动物农场》里的逻辑:“四条腿是好的,两条腿是坏的。”奥威尔在这里提出一个经典性的理论:独裁者们最善于做的就是用内外的不同、族裔的不同来掩盖、取代价值的不同;用抵抗所谓外来者来转移人民对独裁统治者的不满。阿拉伯独裁者们就强调穆斯林世界是一个整体,强调阿拉伯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不同;中国的独裁者们则强调中华民族、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不同。他们要用这种不同来掩盖独裁国家和民主国家在价值取向上的不同;他们用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中国式恐怖主义,来对抗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和人类文明价值。他们真正恐惧的并不是美国的霸权,而是民主、自由的价值在全世界的传播。即使美国不干预任何国际事务,他们也同样会煽动反美情绪,因为仅仅是美国的存在,就足够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独裁者恐惧和痛恨□□自由、民主、强大的美国的存在,是专制、集权、虚弱的独裁国家的镜子。他们恐惧美国所代表的自由的风吹进他们封闭的天空;他们恐惧美国所体现的民主的价值传播到他们自己人民的心中;他们恐惧自己的人民有一天要求像美国人一样有自由和尊严的生活,而这种要求必然动摇、并最后摧毁他们的专制统治。这就是为什么拉登得到了伊朗、伊拉克、塔列班等独裁政权的窝藏和支持。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中国和中东那些独裁者这么痛恨美国,这么竭尽全力地用他们劫持的国家机器,抓住每一个机会煽动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根本原因。

不久前发生的领馆被炸和军机相撞事件,就是明显的例子。无论从事实还是常识上,有点分析能力的人都能得出领馆被误炸的结论,但在中国的媒体上就完全变成了有意轰炸。且不说即使从最简单的逻辑推理也无论如何都推不出美国往中国领馆扔一颗炸弹能得到什么利益(难道美国政府会像撞五角大楼的劫机犯一样荒唐地认为炸完就没事了吗?),更不必说以美国这种西方文化(他们会为在战场误杀了平民或妇女儿童而痛苦、悔恨、反省),他们不可想像去蓄意炸毁一个国家的驻外外交机构。只有心地和思维方式像把美国外交官都抓起来做人质的伊朗政权一样邪恶的人,才可能以恶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海南岛军机事件也是一样,中共政府更是不失时机地对中国人做了一场从头到脚的民族主义洗礼。硬是通过它劫持的媒体,让中国人相信,美国那个巨大、笨重、慢吞吞、自动控制飞行的侦察机,会主动撞上那个小巧、灵活、高速、完全在飞行员掌控下周旋的战斗机。退一万步说,即使美国方面像中国政府那么随便拿人命开玩笑,美国军人都是董存瑞,那么他们连用24条命去换1条命的账也不会算了吗?更荒唐的是,美国的飞机明明是由于机身严重受损,为了挽救机上24条生命,才不得不迫降在海南岛,而中共政府不仅毫无人道情怀地不回答美国飞机的求救信号,还把美机的迫降作为侵入中国领空的证明。这是一个多么不可理喻的政权。更荒唐的是,他们在美国亲人一片焦急的等待中扣押了11天迫降在岛上的美国士兵之后,最近更向美国提出要100万美元的管理费。这简直和我枪毙了你要向家属收子弹费一样地禽兽。

中国和中东的独裁者们这种宣传、洗脑显然卓有成效,这就是为什么在这次美国遭袭击后,这两个群体里同时发出了和恐怖份子首领拉登同样的喝彩声。中国那些被共产党劫持的头脑们,已经完全开始像炸毁世贸大厦的恐怖份子一样自愿、狂热地为劫持、毒化他们的独裁者服务了。唯一不同的是,穆斯林世界那些劫机者把自己的“命”也送了进去,而中国网上的恐怖份子们则连“名”都不敢留下,只敢用暗箭向人类文明射击。

面对美国的这次灾难,作为中国人,我们没有多大帮助的能力,美国自有她强大的军事力量去打赢这场反恐怖主义的战争;美国自有她强大的人民去捍卫自己的和平。如果美国人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和恐怖份子的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那些为美国的死难者而流泪的中国人,那些想呼应美国为世界和平贡献一点力量的中国人,也应该意识到,中国也需要一场21世纪的战争。这场战争是渴望自由的中国人、要求做人尊严的中国人、认同人类共同文明价值的中国人和极权意识形态里的中国式恐怖份子进行的一场战争。

就像美国反恐怖战争的最终目标不能只是缉拿拉登本人,而应是摧毁制造恐怖主义运动的独裁政权一样,和中国式恐怖主义份子的战争也必须是以结束共产党这种国家恐怖政权为目标。因为只要劫持中国这架飞机的共产党还在驾驶盘上,它就会一批一批地不断制造出新的小恐怖主义份子。所有渴望做自由人的中国人,尤其是知识份子,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发出声音,打响21世纪中国人反恐怖主义的战争□□揭露中国这架大飞机被共产党劫持的现实,呼吁所有的乘客奋起反抗,夺回驾驶员的位置,让中国这架飞机能够安全地着陆,成为文明民航中的一员,成为自由天空的一部份!

2001年9月20日于纽约(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