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华侨对中国现状痛心疾首──浸泡在谎言中的中国人

2001-10-22 18:37 作者: 草庵居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曾写了一些文章发表在大陆的BBS上,有些文章在发表了近一年之后忽然因为某种事件被删除,有些时事评论也遭到了封杀。所以,就请一位热心的电脑界朋友帮我设立了一个私人网站。这个朋友有才华,给我设计了十多个不同的样式,但我却选中了其中最简单的一种。朋友很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简单的画面呢?”。我回答说:“我喜欢简单,尽管这个页面只有四色,也没有更多的按钮和线条,但它却很简明”。后来,在另一个内容的设置上,我们又发生了争论,这位朋友对我说:“我反对你将美女照片当作插图放在网页里,这样艳丽的图片会让人感觉你很低俗,会降低你的文章档次”。我反问这位朋友:“你觉得这些美女的照片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很美?既然很美,为什么不可以放在里面,既然你觉得她们值得欣赏,为什么要认为它是黄色照片?美女有罪吗?只有淫秽的人才会认为这些照片是黄色下流,高尚的人会将它当作艺术”。最后讨论的结果是,我决定在我的私人网页上专门建立一个“美女集锦”。喜欢欣赏美女是我的真实性格,我不会因为虚伪的“道德”而改变自己的观点,美不是淫秽,我为自己能欣赏美女而高兴。

人就是很奇怪,有些人喜欢将事物复杂化,也有人喜欢将事物简单化。我曾在《旅美轶事》中讲过:“如果你想赚钱,只有二种方式。一是将简单的事物变成复杂的事物,诸如吃饭,本来三文治可以解决问题,但你非要吃法国大餐,同样的原料,卖出去的价格当然不同。另一种方式是将复杂的事物变得简单化,你同样可以赚钱。其实说到经济,就会谈到政治。在治理国家的政治上面也是如此,政府要将国家管理好也不外使用这两种手段。只是在西方国家是将政治简单化,公开化。在中国是将政治复杂化,暗箱化。复杂会让人望而生畏,极权政治得以维持往往就是依靠这种理论。

我银团的一位经理于三十年前留学美国,今年第一次前往中国大陆。这位经理虽然来自台湾,但却从不称自己是台湾人,或称是中国人,或称是美国人,而且坚决反对台湾独立,前往中国大陆是他多年的愿望。在911事件之前,他带领几位银团经济专家前往中国考察,不想到了中国第二天就因为腹泻生病,结果在忍耐了十五天之后,不得不提前返回美国。

回到美国,我们在谈中国时,不免会谈到中国的国情和民心。这位经理在谈这些情况时很有感触,他这样说:“中国社会已经变得极为复杂,但又极为简单。复杂的是中国没有信用和道德,对于任何人而言,什么事情都不可以相信,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尔虞我诈,政府不相信人民,人民也不相信政府,法律得不到执行。简单的是中国一切事情都可以变通,没有限制,只要你肯想,你就可以实现”。

美国总统小布什执政后,中美关系变得错综复杂,局势难定。但911事件之后就变得极为简单,整个局势又很明朗。当时我写了一些文章预测中美关系在整个事件后的发展趋势,有几位读者来信告诉我说:“你的分析基本上掌握了中美关系发展的脉搏”。很幸运的是911事件后的中美关系确实是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今天小布什出席PAEC会议所讲的话,再次说明了这一预测的正确。

在刚发表这些分析文章的时候,我曾遭到了大量的攻击,甚至有很多的“爱国人士”疯狂地进行网络攻击,我收到的垃圾信件也高达数百封。这些“爱国人士”将我称之为“卖国贼”,“汉奸”。但他们并不知道我的文章不仅被在美国的民主人士办的网络上转载,同时也在中国的人民日报和地方报纸上被转载。有很多朋友问我:“你的立场是什么?”我很奇怪:“我没有立场,只是讲了真话,我不是民运人士,也不是中共党员,我只是一个美籍华人,一个商人,难道爱中国也要立场吗?”

我有很多从中国大陆移民来的朋友,他们最大的特点是戒备心,对任何事情的不信任及对政府和警察的不信任。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他们这种心态?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员工对我说:“我上小学的时候,中共教育我们要大公无私,艰苦奋斗,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到了中学的时候,中共教育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时刻准备着为党做贡献,错误是极少数人造成的,中共仍是人民的大救星。到了大学时代,中共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加上了“中国特色”,要我们接受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

等我们参加了工作,我们却发现进入了一个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一个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谎言世界。当我们讲真话的时候总会有一些饱经风霜的好心人私下劝告我们:“有些话可以讲,但不能做,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讲”。谎言已经成为中国公民生存的一种图利工具,成为人民生活的组成部分。在中国,已经没有人认为说谎是不道德,是羞耻。相反,当你不会说谎的时候,你才是别人耻笑的对象”。

听了这位员工的话,我心很痛。习惯了在美国讲真话的生活,我不知道我到了中国会如何生存?前往中国的经理对我说:“我在中国时,除了可口可乐之外我不敢喝任何水。我送了一位朋友一支香烟,但这位朋友却对我说这是假烟,原因是和他吸的万宝路不是一种味道。可我在美国吸了三十年的万宝路,我送他的烟是美国带去的原装货,怎么会是假烟呢?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中国假烟已经掩盖了真品”。我听了很是伤心,在网络上,我看到中国假烟,假酒,假米,假食品,假文凭到处都是,甚至中共的封疆大吏都使用假文凭。这样的中国还有什么不可以造假的?中国人民还怎么去信任政府,信任这些商人?中国人的道德到哪里去了?我们号称的几千年文化就是这些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现象?

中共执政几十年了,每当遇到问题的时候往往以掀起运动来解决问题。中共文革已经将中国的文化传统毁于一旦,几千年的优秀传统被毁灭。诚实不再是做人的品德,谎言不再是羞耻。为了目的,无论多么卑鄙的手段都可以实行,中共的历史告诉中国国民的是什么?中共的历史中又有多少不是谎言。为了政权,为了少数人的利益不管是多么大的谎言都可以制造。我银团的经理在中国的时候看电视,当他看到香港回归中国的签字仪式时,看到的是英国首相撒切尔,中国一方却是一只看不到身影和面孔的手。看到的是江泽民接收香港的身影。在中共的这部历史记录片中,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中发挥重大作用的胡耀邦和赵紫阳不见了,好象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曾在中国出现,历史被刻意掩盖了,谎言再次出现。

商业上的欺骗可以让商人失去客户,让他的生意倒闭。但政治上的谎言却是全民失去信心。银团经理告诉我说: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人都会对政府和中共破口大骂,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当他和某省省长见面的时候,这位省长也对中共破口大骂,其语言和理由与出租汽车司机没有任何分别。中国怎么了?

维系政权的力量不是军队,是信用。当一个信用破产的政府号召人民去奋斗的时候,它还有号召力吗?一个以欺骗人民来维系其存在的政府能长久生存吗?人民可以被永久欺骗吗?

当中共在今日宣称支持美国政府反恐怖行动的时候,在国内及海外的“爱国人士”可悲地要进行一个“脑筋急转弯”,也许他们不能明白中国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爱国难道有罪吗?事实上爱国并没有罪,但问题是中共给这些“爱国人士”灌输的“爱国”理论有罪,这不是真正的爱国理论,是刻意隐瞒事实真相的欺骗宣传。当大家看到中共解释反对塔里班是因为只有三个国家承认它,它不是国际社会主流的时候,各位是否知道?当年中共极力支持的南联盟政府在世界上也只有三个国家承认它。其中还包括臭名昭著的纳米比亚。在中共刻意隐瞒事实的情况下,中国人民没有办法理解这样一个不屈服的国家怎么会只有三个国家承认,为什么它的国民会将他们的总统,一个被中共称之为“民族英雄”的人推向国际法庭。为什么全世界众多的国家联合起来,就如同今日对付阿富汉塔里班政权一样要消灭南联盟政权?为什么南联盟的建交国之一,俄国政府在最关键的时刻也抛弃了南联盟政权?。而正是南联盟事件造成了中国使馆被炸,中国再次走上了与世界主流一方为敌的险境。中国真是强大到了可以与世界为敌的时候了吗?中国人民得到了事实的真相了吗?

我每周都去中国的BBS上看一看,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只要有一些牵涉中共敏感字眼的文章就不能发表,而中国网络读者在发表文章时就使用了更多的替代字眼。我看到这些使用替代字的文章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我不知道是不是会伤害中文。但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知情权不是中国人民的权利,知情权在中国是特权。当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不再为在网络上大义凛然的“爱国人士”生气,我为他们感到悲哀,同时也为中国人民悲哀。我不知道当他们在一年之后接受中共支持美国,与美国友好的宣传时会如何面对自己当初的言论,也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看待自己,会不会感到自己的灵魂又被政府出卖了一次。

一位在中共担任高级职务的网络朋友告诉我说:“你看中国报纸要反过来看,当你看到中共宣传全国形势大好的时候,你要明白这时候已经不好了,中共需要宣传来稳定人心,当你看到中共将安定团结的时候,你要明白,这是告诉大家,现在已经很不安定团结了”。多么奇怪的理论,但它确是事实。

中国即将融入世界主流社会了,没有信用和道德的社会能被国际社会承认吗?当假货流行于世界时,中国的形象会是什么?当言而无信,谎言成为中国人民的生存必需品时,国际社会会接受吗?我不知道谎言和欺骗还会进行多久,但我知道谎言不会长久。中华民族的危险不在美国,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世界主流社会的敌人?是什么阻碍了我们正确地认识世界?是什么让我们迷失了前进的方向?

当我们在生活中对每一样产品都小心谨慎,生怕被假货欺骗的时候,我们是否认识到思想上的假货会更可怕?当我们的子孙后代看到我们依靠谎言生活的时候,我们是否会惭愧?我们留给子孙后代的难道只有谎言骂?谎言能给中华民族带来什么利益?谎言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还是文化遗产?不择手段是中国人生存的必要条件吗?中共政府,你为什么不想一想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今日的谎言必定敲魅盏姆啬埂U(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