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官迷”的自白

2001-10-27 22:51 作者: 东海一枭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诗人,挺起你的脊梁来》一文在中评网贴出后,有名老右派的网友跟贴曰:老先生,如果给个政协主席〈可能你还不是党员〉当当,你还会这样不满吗?

网友之言,固属调侃,却也引人深思。

我这个人一向自视甚高,官癔颇大,俗,盼只盼从军入仕、出将入相,一展胸中万丈绵绣(一堆稻草吧) 。老杜“大庇天下” 的祈愿,曾是我最大的梦想。随着时光流逝、年龄老大,我固明白已不可能达成“兼济”大愿,但我总是贼心不死,不甘于独善其身、诗酒逍遥以终老,总希望有朝一日为官一任过把瘾。

官者管也。礼曰“建官惟贤,位事惟能”,意即让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走上领导岗位。孔夫子“学而优则仕”也是此意。

论读书之多(私墅三年)、才学之富(会作对联)、创作之丰(打油诗上百首)、胆识之大(昨天刚在长安衔头一对三打了一架)、品德之优(没找过二奶),老夫向以当今一流人物自许。

中国这块官本位的土地上,只有从政,才会有成就感,才能施展拳脚,把脚下土地头顶天空打扫干净,才能为老百姓为家国实实在在做点事。那样,虽穷犹荣、愈穷愈荣。

从商发财,岂是平生志。钱最多,不也就是吃好些、穿好些、车子房子高档些,而已而已,一时之快也、一土财主暴发户耳。十余年来,把大好年华耗废在持筹握算、灯红酒绿间,实非所愿。对于个人致富,兴趣不大也。钱,够我买书买酒,够一家人有吃有穿,足矣。不过,老夫希望当官,是希望这“官”帽儿是自下而上老百姓给我戴上的,而不是某个人某个组织封的、赏的、授的。至于那些靠削尖脑袋钻营来、摧眉折腰跑来求来、出卖人格和灵魂换来的官,最大最高最威风,落在老夫眼里,一钱不值也。那种为假作帮闲、为丑作帮忙、为恶作帮凶的官,则更是一堆臭狗屎耳。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当官,不是意味着责任、义务,意味着尊严、奉献,而是意味着满嘴假大空满腹私心杂念男盗女娼,意味着以圆滑为成熟、以奸诈为聪明、以耍太极为能干。江总书记谆谆告诫各级领导,要三讲、要为人民服务、要体现三代表,而在老百姓眼里,许多领导同志却是一心一意为人民币服务,代表特权、代表腐败、代表邪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百姓未富,当官的倒纷纷先富起来了;全民所有的资产,成了国有,进一步演化为官有--成了某些官僚的囊中之物。

在眼下当官,就得学会与假恶丑同流,就得付出尊严、灵魂的代价,就得变黑、变腐、变臭!

人以为荣,我以为耻;人以为尊,我以为贱。这样的官,求之何为?曾写过一首《何以不为官》的打由诗,附上,博网上诸君一笑:
有友人知我交游广阔,问我何不设法“弄”个一官半职,我一笑却之,并以此诗作答,一吐为快,工拙不计。牢骚之语,难免过激,所幸时代进步了,当不至于因此获咎吧。

何以不为官?吃喝嫖赌学不会。君不见红灯绿酒尽民脂,山珍海味更三陪。送往迎来应酬多,坏了心肝伤了胃;何以不为官?牛皮马屁学不会!君不见官场如戏院,官员多戏子。台前装大神,幕后变小鬼。低头折腰谄上似奴婢,冷脸横眉欺下赛太岁;何以不为官?同流合污学不会!君不见诸公衮衮登台省,结网结党,似狼似狈,行贿索贿,争权争利。嘴尖皮要厚,手毒心更黑。

我是堂堂好男子,焉肯堕向体制内!无力改之则避之,独真独善独自美。

愿只愿逍遥诗酒,啸傲山水。屯书十万,书城封王;结客三千,酒国称帝:享尽别一番富贵。

倒不是故作清高之语、新异之举,更不是酸葡萄心理作怪。江湖十年,与方方面面打过不少交道,也有过一些“出山”的机会,(还受命筹建过某某局,进京一月,便递了辞呈溜之大吉了),老夫都主动放弃了。

于现状,我无力改变什么,但我时时提醒自己,不为外物所变!
回天无力,那就独善其身;众乐难求,那就自求多福、诗酒独乐。物质上不富、地位上不贵,但不影响我成为一个心灵上何富豪、精神上的贵族(好酸呵)。

文章漂亮与否不重要,我自信人做得漂亮。既便是小小小小的,潜龙勿用的,龙永远是龙,任何时候都不会沾染上鸡之琐、犬之贱、蛇之险、狐之诈。

在非人的时代做一个大写、直立的人,在非诗的时代做一个真正的诗人(争取把诗也做漂亮些),这是我终生不逾的追求!

写到这里,我可以回答开头老右派的提问了:如果这个“政协主席”是上头赏的,是作装饰用的花瓶,我的回答是:不!

不加入任何党派,不论是执政党、民主党还是其它政治组织;不为官!以此为誓,请海内外广大师友、同道督察。

(在当前人浮于事、冗官充斥的官场,少一个庸官俗吏,也算是为减轻再姓负担尽了点薄力吧。当然,还得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给了我选择的自油。在一些朝代,读书人不为主旋律捧场,不为朝廷所用,是要杀头的。)

( 仕既无成商也休,八十老翁何所求?倒很希望去当一名教书育人的教书匠,只不知有那所学校能破格留用、容老夫一献刍荛 ?)

附言:老夫年事渐高,精力已衰,之所以心渐灰而不死、手发抖而不止,勉力写点杂文,乃企图对世道人心、对世上穷苦百姓有所裨益,非为稿费也。所有拙作均欢迎热心人士转贴、刊发,以不负老夫一点苦心,则幸甚。

东海一枭顿首百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