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官员:美国制度好,能轻易度过这一关

2001-11-05 17:04 作者: 送交者: Su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本人最近几次去中国,我怎么说咧?你说中国亲美,中国真的亲美,因为到处都有美国的影响,从新建的高速公路,到超级市场,从政府公务员制度的改革,到新制定的政府作业程序,都有美国的影响。 我有时在中国新建的高速公路上,还以为自己是在美国的高速公路 上,都像极了美国。连路边的加油站,都建得一模一样。

  当然,你说中国反美,中国的确反美,因为很多人一张口就骂美国,我真的不理解他们对美国哪来的这么大的怨气,好像美国欠了他一 屁股债还没有还似的。

  总之,中国是一个很矛盾的世界。你要找到中国的进步,中国有很多明显的进步,你很容易就能感受到。你想回避中国的黑暗,中国的黑暗面你也回避不了,你怎么躲你也躲不开。所以,你要说中国如何如何进步,这很容易,因为中国的确有很多真实的进步。你要说中国如何如何坏,这也很容易,因为中国的确有很多黑暗的东西让人无法忍受。但是,你要客观地评论中国,就是很困难。

  就拿中国人的民主和人权观念来说。中国人的观念到底是进步了? 而是退步了?在中国,我与中国的一些官员和普通民众交谈,知道我认识的一些官员,他们以前对六四学生的民主运动,顶多只有一些同情,但对西方民主政治一头雾水,谈不上任何支持。但是,我现在再次与他们见面,我感到他们现在显然赞赏西方民主政治。美国发生“911”事件,我对美国未来的政治经济多少有些担心,但他们倒显得很有信心。他们认为,美国与中国不一样,美国制度好,美国有个很好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所以,美国能够很轻易地度过这一关。

  这些话能够从中国的比较高级的官员口中说出来,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知道十年以前,他们还不会说这个话的。这就是进步。

  十年前,人权这个词在中国还很敏感。“六四”后,实际上中国只有少数几个异议人士在私底下很生涩地偷偷地谈论人权。但是,现在连中国最普通的农民,都能很自然地使用人权这个词与你交谈。 我也听到过不同村的农民,因为村长的民主选举问题,而热烈地辩 论起民主问题。民主人权在中国不再是敏感的话题,至少在民众中 是这样了。

  朱熔基坦白承认中国人权状况不如很多国家,并愿意积极改善。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想当年,中共把人权这个词当反动言论,后来又把人权歪曲成猪权,现在终于羞羞答答地承认中国人权状况不 如很多国家,这不能说不是一种进步。不承认人权状况不如人,又 怎么会向别人学习?人权状况不积极改善,社会又怎么会文明?一 个不文明的国家?又怎么能得到文明世界的认同和尊重?

  我有时也翻翻国内的报纸,我看到中国对法轮功的文革式的批判文章,这些文章让我心里很沉重很恐怖,因为这些文章不仅仅是文章而已。我知道这些文章在一个专制国家意味着什么。我知道这些文章在一个专制国家,意味着背后可怕的人权迫害。我不知道世上有任何人能够承受这种整个国家机器的重量,不受制约全压在身上的这种迫害,更何况是压在一群社会弱势人士身上的迫害。我能看到那种悲惨的地狱景像。在中国,我所能做的,就像很多人那样,努力把头扭开。有一次,一个在公检法部门工作的亲友,说他工作很忙,因为抓了很多法轮功“顽固分子”。我对这个亲友说,你待他们要好一点。记得“六四”后,很多人被抓,我对这个亲友也说过同样的话。

大参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