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财政局长女儿:我要为父亲喊冤叫屈!


我的父亲王凯锋是原长乐市财政局局长,在任时间长达十年。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朴肃、勤恳、实在、正直的人。在他出事后,我曾经怀疑过他,然而,我听到的尽是为他打抱不平的声音,从别人口中,我更了解到我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我深深为我的父亲感到自豪。可是不平与不幸仍在延续中。

事出有因,现任长乐市市委书记储榕霖因某些事对正直的我父亲记恨在心。2000年7月他以莫虚有的罪名下令将我父亲抓起来,我父亲听从市长及市委副书记的建议,请假暂避一时。当时并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化到现在这个地步。在我父亲躲避的时间里,恐怖笼罩着我的全家,众所周知市委书记储榕霖身兼黑白两道,我们好怕父亲会突遭不测,甚至于我们全家也会突遭不测,刚从大学毕业的我在愤怒、悲伤与恐怖中度过了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我们不懂得反抗,只有托请他人到储榕霖处说情,一次又一次遭到储榕霖的坚持拒绝;我们没有有权有势的大官作靠山,所有的亲戚中,最风光的就是我父亲了,储榕霖很自信,他相信他能让我父亲永世不得翻身。

2001年1月,父亲被抓。自此后,他就一直被关在看守所中。2001年8月,长乐市检察院在储榕霖的压力下,搞了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以玩忽职守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受贿罪起诉我父亲。案卷有一千多页,把法院的复印机都印坏了。然而开庭时,公诉人长乐市检察院对自己宣读的一份份证据说不出它们证明什么、与罪名有何联系,反而成为我们证明我父亲无罪的证据。这样重复内容的证人证言有上百份,致使庭审进展极其缓慢,有人戏言连续开一个月也开不完。

开庭时每天都有上百人前来旁听,我没有听到任何人有幸灾乐祸的言语,听到的尽是愤愤不平之声,群众的心还是雪亮的,我感谢这些善良的人们。可是法庭的门没有对群众敞开,几次法院工作人员与群众发生冲突。我不反对法院为维持秩序有些规则,但我看不得这些穿着神圣制服的人在对善良的人们怒声吓斥。我听到庭外人们喊着:法庭不是公开审理吗?为何紧闭大门?我也有些不解了。因此我站出来说了话,可我站出来说了话,没挑好时候,那天法院早已策划布置好,只等我就范,给律师和我们家属一个下马威,于是就发生了9月29日上午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见:全国律师赛优秀辩手缘何当庭被逐一文)

我们很幸运,我们在最危难的时候遇到了江晓阳博士。当时长乐检察院刚刚起诉,我们家还没有为父亲请到合适的律师,因为一些在福州的律师居然都不谋而合地婉言谢绝了我们的委托。当时长乐市法院的人扬言半个月结案,包括了二审。在最危难的时候,我们经人介绍请来了江晓阳博士。他是个十分敬业、正直、优秀、勇敢的律师。最关键的是取证,十多天的时间我与大哥协助江律师取证,同他经历了从失望到充满希望的升华阶段。最后我们可以义正词严地对所有的人宣布:我父亲王凯锋无罪,我们有充分的证据和理由。

9月29日上午发生的事情又一次摧毁了我们的所有信心。目睹一切的旁听人对我们摇头:“你们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二审吧。”我的心有些寒冷了。

我被抓过、铐过一次,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这样的情形,这使我在以后步入法庭时仍心有余悸。更可怕的还在后头,我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我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可怕的结果终于来临了。2001年11月5日,长乐市法院对我父亲宣判,父亲被判有期徒刑八年,而五天前,父亲还从看守所寄出一张明信片,说:“10月31日《福建日报》A2版报道了长乐公开拍卖闲置土地8.63亩(西区朝阳路),竟价1430元,亩均166万元(过去卖30万元,我父亲正是要坚持要依法评估后拍卖土地,才受到打击报复),实现了我多年的愿望。我一贯主张城区土地应招标拍卖,今天见报,感慨万千!尽管为此受冤屈,也为过去的流失感到痛心,但看到今天的进步而感到鼓舞!……要相信党、相信法律!”11月5日之前,我是相信法律的,我相信法院会给无罪的父亲一个公正的判决!而这个判决结果摧毁了我对法律、对法院所有的信任。我们一定会上诉,一定要把官司打到底,只是我们感到茫然与无助。

从案发到现在,我一直在思索这些问题:法律本是要维护受害者的权益的,可如今它却成为打击报复人的义正词严的工具。法院和审判长是我们心目中神圣的裁判者,而他们却任人摆布,无视法律的存在。听说储榕霖是法律本科毕业的,他却知法犯法,成为臭名远扬的长乐巨贪。在我向各部门喊冤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上至福建省许多领导下至长乐的平民百姓,对储榕霖的贪赃枉法都有耳闻或亲眼目睹,可这样的贪官居然到现在还逍遥法外、继续作恶。长乐广大干部包括长乐法院的干部也都知道我父亲平日的作风,知道他是受到了储榕霖的迫害的,可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我父亲说话。这些怪现象都是怎么回事呀?

一想到近六十岁的一身是病的父亲已在看守所里关了九个多月,一想到开庭时见到一年未见的父亲显得那样苍白甚至于有很明显的浮肿,一想到母亲为父亲哭干了眼泪、瘦成了一把骨头,我心如绞痛!我们一家在痛苦中挣扎着,如果父亲真是罪有应得,我们也无话可说,可是他真的很无辜,他是那样的相信党相信政府,他几十年来兢兢业业,是真想为长乐人民做一点事,他的朴素、正直、善良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可现在年迈的父亲没有得到他所应该的得到的荣誉和肯定,在法院的残酷审判下,他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我为我受屈受难的父亲喊冤,如果能够换回他晚年的平安和清白,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王建宏
2001年11月9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