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老达一砖


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有稍大的孩子在传播谣言,说人是猴子变的。而我们的回应是一致的:你才是猴子变的!

终于有一天那位不苟言笑的生物老师一本正经地向我们证实了这个传闻,还出示了极其有力的证据。其中包括某些动物的某些部位进化的考古学证据。还挂出了一组图片,展示了我们在娘胎里的那段历史,从小蝌蚪游入、先类鱼、后类猿,形态非常之相近。老师在认真地指引我们辨认出他认为很像的图形后,郑重地宣布:这组图片真实地再现了人类进化的过程。于是,对祖先是猴子这个传说,,我们一致裁定:必为历史真相。

等后来我们再去动物园时,见到灵长类的先祖后人,就表现出了一定的敬意。例如,给猴喂花生,必先剥壳去皮,恭敬奉上。怕给猴噎着,以至愧对祖先。当某位玩伴表现出上窜下跳、手脚多多的特质时,我们不再敝称其为猴子。而是客观地指出此为一种返祖现象。

直到某日,我得知了另外一个传说,才想起应该拍Y达尔文一砖才对。这个传说来自宝贝们的故事,说的是西洋雄性白人怀揣利器妙用无穷。为证实传言,特意找来一摞强劲西洋动作猛片佐证。哇塞,果然了得!宝贝所言不虚。人种的差异使我想起了达老的学说,试图找出西洋人的进化过程异于东方之处。结果百思不得其解。于是臆测:西洋乃番邦,茹毛饮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在应用工具上必然落后。我文明古国已然有了捣蒜槌,而彼等只能用自己的简单利器来拍蒜,久而久之,日益茁壮。是谓用进废退也。

这个发现,初时令我欣喜异常。想着想着,越想越不对路子。当初一定是那些组图误导了稚嫩的陪审员们。还是得拍老达才对。

想我古国先秦时期,豪杰辈出、名士繁若星河。诸子百家,流芳至今。按达生那套来推理。进化了两千多年,时至今日,不得一统天下、唯我独尊啊。而目前的事实并没有成为达老的证据。

想那至今依然面向黄土、背朝青天的农民伯伯们,他们若有幸看到博物馆里战国时期的犁,没准会认为自家爷爷传下来的犁也有资格列入该馆的收藏。若他们在仔细的比较两张犁之后可能还会有这样的结论:古代木匠的活儿比他们村王木匠的手艺要高上那么一大截。若达老有缘认识这两张犁,我就不信他还有脸说什么进化。

想当年一位叫李聃的图书管理员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若有哪天他的不知多少代的重孙上他灵前灌水,大谈其在礼仪之村建设上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我估计老李得尽量收拾收拾枯骨,走出墓来 恭恭敬敬的给后人行个礼。面孔绯红地说:您进去吧,您是老子。

这进化都进化到哪儿去了!你说不拍老达行吗?

娇娇最反对我拍老达。娇娇是我养的一只猫,三岁了。去年底,她学会了用后腿直立,用她的前爪拍我的脑门来表达她的爱意。而且进步神速。截至发稿时,她已能直立戏耍悬挂的小毛线球达90秒之久。其实,她反对的缘由我也能猜个七八分。她总琢磨着,按照达老的观点,她终有一天可以彻底的直立行走。到了那一天,她就可以挽着我,体体面面、婀婀娜娜地走向超市,亲自去买她的猫粮。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