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孩一年骗钱达百余万


一个19岁的上海女孩,以一套“T+0”炒股的骗局,让一群比她年龄大几倍、社会经历丰富得多的成年人为之倾囊。短短一年时间中,女孩经手操控的涉骗钱款高达100余万元。

今日早报报道,2001年11月21日上午9时,上海虹口法院宽敞的一号法庭中,聚集了上海众多媒体的记者。镜头聚焦的是一名个头仅1.55米的女孩,留着齐耳短发,有一张怯生生的圆脸。然而,正是这个19岁的女孩,以一套“T+0”炒股的骗局,让一群比她年龄大几倍、社会经历丰富得多的成年人为之倾囊。包括自己的父母、心爱的男友在内,短短一年时间中,女孩经手操控的涉骗钱款高达100余万元。受她蒙骗,下海20余载的老商人赔光了自己的羊毛衫厂,曾在某法院刑庭担任过法官、审判罪犯无数的知名律师也马失前蹄,苦心抚养她成人的父母直到开庭前还不敢相信司法机关的控诉……

女孩名叫娅婷,住在上海市黄浦区的一间石库门住宅中,娅婷的父亲说,女儿从小很乖的,转变是从认识余波(化名)开始的。娅婷16岁时认识了余波,很快谈起了恋爱,娅婷父母得知后极力阻拦。为了能在父母和余波之间和平地相处,娅婷开始不断地撒谎。不久,她悄悄地和余波同居了。余波的家境不好,为了余波,不满18岁的娅婷踏进了娱乐场所,在上海的几家舞厅、卡拉OK厅做起了小姐,用每月数千元的收入维持她和余波的生活。

2000年3月,闲来无事的余波突然想起了炒股,娅婷毫不犹豫地前往大柏树证券交易营业部,用自己的身份证开办了资金账户,把挣来的2000元钱投进了股市。之后的两个星期内,常常是余波在家收看股票信息,用电话遥控娅婷在股市操作。其实,娅婷本就没指望靠炒股发财,她只是想用股市套住男友的心,于是,贪玩的她常常将男友的遥控指令抛在脑后,遇到男友晚上追问,她就撒谎说已经按他的旨意买进或抛出股票了。稍具股票知识的人都知道,现行股市实行的是“T+1”操作,即当天买入或抛出的同一笔股票,必须要隔天才能进行第二次交易。娅婷、余波都不懂炒股,所以每当娅婷撒谎说当天的多笔抛、购行为已经成交时,余波从未对娅婷幼稚的谎言产生过怀疑。不久,余波把自己的炒股经历告诉了父亲,余父听后提醒他,娅婷的操作好像是非法的,属于股市改革前的“T+0”方式。余波当即质问娅婷,为怕男友责怪、打骂,娅婷不得不再次撒谎,说自己正在做的“T+0”,是秘密的,只有少数人可以参与。与此同时,娅婷又向自己的亲属借钱,把它当成是“T+0”的赢利交给余波。在娅婷纯真的表情和实实在在的人民币面前,余波和父亲都相信了“T+0”的存在。当绝大多数股民以“T+1”方式炒股时,能够进入所谓的“T+0”的特殊交易层,就好比是得知中奖号码后再买彩票,这对余波和他父亲来说,无疑是找到了一个致富门道。父子俩决定向股市追加10万元资金,通过娅婷的“T+0”大赚一笔。

为“补洞”,只得以骗养骗就在余波父子对“T+0”交易投入莫大希望时,娅婷已经知道了自己谎言的后果。无奈,10万元资金已经到位,余波又天天用电话催促着娅婷买这卖那,娅婷根本没有勇气向男友说明事实真相,而是一次又一次地应付着男友的旨意,甚至不惜伪造证明来欺骗男友。就这样,在余波的记录中,短短数月里,他和父亲就已经赚取了超乎寻常的成倍利润。消息很快传到了余波的好朋友钱林(化名)的耳中,钱林对“T+0”也怦然心动。8月份,钱林将原先自己股票账户上的20余万元资金交给娅婷进行“T+0”交易,同时把“喜讯”向正在经营着一家羊毛衫厂的父亲汇报。钱父从商20余载,他对儿子提出“T+0”交易的第一反应是怀疑,可他又怕错失这巨大的赢利机遇,于是经验老道的他特意请来了法律顾问孙律师,对余波、娅婷的“T+0”说法进行判断。孙律师说来不简单,他曾是上海市某区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法官,投身律师行业之前,在他手下被判罚的罪犯可谓无数。对钱父口中描述的“T+0”交易,孙律师的第一反应就是诈骗,根据他的示意,钱林父子对娅婷的“T+0”交易进行了询问,并要求娅婷出具20余万元资金到位的凭据。此时,娅婷正苦于没有办法填补余波父子假想中10多万元的“T+0”赢利,见钱林父子送钱上门当然不肯错失良机。为了骗得钱林父子的信任,她先后两次伪造了证券交易所的资金到户证明,正是这两份证明和她那张稚嫩的圆脸,使孙律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就这样,钱林父子终于对娅婷投入了彻底的信任。11月3日,钱父为图更大的利,竟然把羊毛衫厂全体职工120万元的年终奖金也交给了娅婷。

9月19日至11月23日期间,余波曾提出要将自己在股市中的部分利润兑现,用于还债和改善生活。每次,娅婷总能如数将钱取出,而实际上,总数20余万元的“利润”都是钱林的资金。见余波笑容舒展,娅婷心中宽慰,她第一次尝到了以骗养骗的甜头。她很清楚,只要不断有资金介入,她就能在余波父子、钱林父子之间不断制造机会,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让他们相信“纸上富贵”的存在。

泡沫破灭,她报了假案通过所谓“T+0”交易,余波、钱林发觉他们很快就积累了近百万元的财富。两个20出头的小伙子开始胡乱用钱。购买高档商品房、添置“帕萨特”,并且以平均每只使用不到60天的频率频繁更换着最新款式的手机。骗局还在扩大,没多久,余波的父亲又将“T+0”介绍给了他的好友朱女士、彭先生。这时,娅婷手中掌控的受害人已有四名。

12月19日,朱女士到银行检查资金卡上的余额,发现自己的资金卡密码被人篡改。经多方调查,她得知自己的资金卡早就被娅婷申请作废,真正有效的资金卡已被娅婷控在手中,就在12月15日和18日,娅婷刚刚从她的账户中划走了22万元的资金。其实,朱女士的22万资金已被娅婷当成是佣金、利润打入了钱林的账户。由于“拆墙术”露出了马脚,娅婷的骗局开始逐一败露。开始,她不得不以书写欠条的方式应付朱女士的催讨,但转眼到了2001年,眼见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弥补朱女士的亏空和应付钱林父亲大笔提款的要求,娅婷决心再用一个骗局掩盖先前的所有漏洞。娅婷向上海市经侦总队报案,称自己被证交所中的工作人员所骗,损失了名下近百万元的资金,请求侦破。警方很快发现,娅婷报案声称的证交所工作人员并不存在,而且其损失的资金几乎都是她本人从银行提走的。在“T+0”骗局上演一年后,娅婷遭到了警方拘捕。在21日的公开审理中,公诉方指控娅婷犯下诈骗罪。据悉,主审该案的闸北法院不日将对娅婷进行一审宣判。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