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玩一国两制后再玩与世界接轨新游戏

2002-01-04 05:35 作者: 许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编者按:许行先生这篇大作分析了中国入世后在经贸各领域的最新动态,指出中国已变成一个政治严控、权力腐败而又允许中外资本家发财享乐的畸型社会,这是中共继一国两制后玩弄与世界接轨的新游戏。

中国于二ΟΟ一年十二月十一日起正式成为世贸成员国之一。此前一晚,中国外经贸部在其网站上首次公布了中国加入世贸文件的英文本,包括世贸接受中国入世的决议、中国入世的议定书和许多附件,以及世贸工作组的报告。但没有同时发表文件的中文本,官方的解说是中文本尚在翻译中。议定书字数不多,即使工作组报告字数多了点,也算不上巨篇,其余附件大部分是胪列性的表格。中国翻译人才济济,要译这么一份文件,轻而易举。我推测官方之所以迟迟不将中文本发表,主要是顾虑到工作组报告里有些文词对官方颜面不利,不想让中国老百姓知道。但是市场经济的竞争效能在中共自己队伍里发生作用,上海人民出版社抢先出版入世议定书,包括附件,因为译文粗糙,受到外经贸部指责,现已被禁售。且看外经贸部不久正式出版的中文本,会否包括工作组的报告在内。

法制的透明和中共渗透外资企业   

依照议定书的规定,入世之后,中国的行政管理,地方必须与中央一致,所有中央和地方的法律法规,都必须公开、透明,可以任人随时检阅应用。因此中国官方,从中央到地方,正在尽力修改现有一切有关法律法规,使其符合世贸要求;同时,并着手让旧日只准高官披阅的“红头文件”公开。据报导,上海已将该市一些红头文件汇编成为政府公报,供市民索阅,北京、广州等其他大城市也将逐步择要跟进。
 

中国政治的法制化和透明化,是入世必须的步骤,官方正在遵照入世的规定进行改革。据说,共有二千多条法律条文需要修改,工作量甚大。但西方老谋深算的大企业家没有台湾企业家那么稚嫩,他们还要观察中国法治制度究竟能否真正达到健全和稳固的程度。他们明白,中国毕竟是世界上特有的共产党管治的资本主义国家,与一般资本主义国家不同,党的权力永远高于法制之上,故他们还需要“听其言,观其行”。   

近来中共在大陆台资企业顶新集团旗下的天津顶益和鸿海集团旗下的深圳富士康,以及美资企业摩托罗拉中建立党组的手法,便露出了党控的马脚。共产党欢迎外资企业在中国投资,一旦建了厂建了房屋,这些不动产是搬不走的;外资企业可以利用这些投资硬件在中国赚钱,共产党便在你的企业中建立党组,令你知所警惕,在政治上靠拢,双方各取所需。顶益的党委书记宋家宝,竟是顶益当局重用的厂务经理,故顶益的一切运营,早在共产党掌握之中。

户籍改革和吸收外国移民

即使如此,入世毕竟也会打破共产党旧日管治的方法,要以新的方法去适应新的环境。最近中国改革户籍制度、放宽人民出境办法、允许外籍人士有居留权等等措施,便是例子。

户籍制度的改革,改变了农民被钉死在农村落户的状况,允许农民有向城镇合法迁户的可能。大陆人民出国限制的放宽,使得出国者申请护照无须境外邀请信,仅凭身份证和户口簿便可申领。而外籍高级管理和科技人员,以及投资额较大的外籍投资者,都会获准给予永久居留权,以后出入中国国境,可得免签证的优惠待遇。  
 
这些新措施,不仅便利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促进农村城镇化和城镇都市化,也便利港台人民移居中国大陆。事实上台湾移民大陆已渐成风气,尤其是福建、东莞、上海,凡是台商企业多的地方,一些台商索性将家眷迁住大陆,因为大陆佣工便宜,一般物价低,居住条件不差,大家自然相继移民成风。现在,东莞已办起台人的子弟学校,上海已形成几处台湾人聚居区,人数多达四十万。

海外专业人才趋之若鹜

根据国家人事部人才研究所预测,入世之后,港台的文秘人员将会到大陆抢位。一方面是港台经济不景,企业裁员,失业增加,另一方面是外资企业在大陆增多,需要有水准的文职人员,即使是中国本土企业,由于运营的现代化,特别是外贸、金融、保险等行业,也需要港台专业人才。前些时,香港一位退职的证券专才高薪受聘为中国证监处高官便是一例。

入世之后服务业的开放,使境外法律和会计专业人士跃跃欲试在中国开业。台湾企业顾问名人陈安之和曾宪章,早在五、六年前便已穿梭两岸,开发企业顾问商机。

最近连台湾前海基会秘书长焦仁和,也以台湾律师身份在大陆的富兰德林公司出任董事长。不久之前,中国开办保险经纪人执照考试,台湾业者有三百多人报考,因为过不了大陆经济理论中的马克思主义一关,以致全部名落孙山。  
 
而香港“中环丽人”汤美娟却是成功人士的佼佼者。香港人毕竟比台湾人熟谙大陆的操作。她自港大管理系毕业后加盟安达信,长驻深圳,参加大陆一批A股B股财务谘询业务,其后又为安达信统筹中国金融企业的财务顾问,客户有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光大集团、君安证券等等。现在她已进入中国最大保险公司之一平安保险,出任首席财务执行官,年薪数百万元,成为中国新一代的打工皇后。

十二月九日在昆明举行的首届中国律师论坛,有中国各大律师集团人士参加。他们讨论的主题是:入世之后一年内中国将取消外国律师在华设立办事处的数量限制和地域限制,允许中外律师合作合伙开业。这些规定将对中国律师界带来新的挑战。

将来洋律师进入中国,不仅要熟悉中国法律,同时也会将外国律师界服务的规矩带进中国,他们讲究司法公正,讲究无罪推定,讲究律师公会对执业者的规范,所有这些,都会推使中国司法制度逐渐向健全方向发展。

外资进入医疗业也是新现象。据卫生部提供的数字,全国中外合资和合作的医疗机构有二百多间,其中半数为中外合资诊所。目前北京的“洋医院”共有廿五家,著名的有北京国际医疗中心、北京国际救援中心、和睦家医院、香港国际诊所等。它们的医生大多有国际水准,医术高,服务态度好,抢走了一批高收入的病人。台湾的台塑大亨王永庆已在北京建立长庚医院,规模更大。

垄断经济下的开放

入世后关税的削减,因为年度关系,从二ΟΟ二年元旦开始。降低税率之举当然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冲击,但其来势不会像人们想像那样外国廉价商品冲到杀来。就拿人们最担心的农产品来说,美国产品输入中国,首先得有进口商。目前粮食进口,主要由中国粮油进出口公司垄断,美商还无法建立直销渠道。

中国经济在相当范围内仍是一个由国营企业垄断的体制。中国粮油、华润、中国土畜产、南康等垄断了粮油进口,中国糖酒和中国商品基地等垄断了糖酒进口,中国烟草垄断了香烟进口,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和中国化工垄断了石油及其副产品以及天然气的进口,中国化工和中国农业生产资料等垄断了化肥的进口。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最近中国已将电讯垄断大企业“中国电信”,分拆为南北两个集团,北方集团垄断华北地区、东北地区和河南山东,共十个省的光纤和电话网络,其余各省归南方集团垄断。其用意是应对世贸反垄断的精神。

但中国的垄断体制又在传媒机构方面冒现出来。原因是中国不想在入世之后,传媒仍由中宣部直接掌控,于是玩弄改装手法,将中宣部直属的几个传媒单位合并成为一个商业实体,其中包括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电影集团公司、中国广播电视传输网和中国广播电视互联网,合共组成一个称为“中国广播影视集团”的所谓商业机构,仍由原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电总局长徐光春出任该集团管理委员会主任。这种只改外形保持实质的化妆法,其实是骗骗世贸的,目的在于事先塞住世贸将来指控中国以党干预传媒市埸之口,同时也便于以贸易姿态垄断传媒去应对入世后国外传媒大亨的入侵。

中国官方难于垄断的是汽车市埸。因为中国本国汽车工业底子薄,早于入世之前便有外资进入。美国的通用和德国的大众,同上海汽车集团合资,成为中国最大轿车生产企业,其名牌桑塔纳汽车,年内销量高达二十二万辆。日本本田投资广州,与骆威汽车合作,各持百分之五十股权,年销四、五万辆。这些中外合资企业因为有中方引路,各自已在中国建立起销售网。入世后境外输入的汽车,其销售网络自然比其他企业便利得多。

中国自身保险业的基础也非常薄弱。因为国有企业属于国家,无须保险,私有企业和私有产权受合法保障的历史甚短,再加中国社会向来缺乏保险意识,所以中国自己的保险业差不多只在近几年才刚刚起步。目前全国有十七家中资保险公司,它们的资产全部加起来,还不及外国一间保险大公司那么多。照规定,入世后首批对外资保险业开放的城市有上海、广州、大连、深圳、佛山。入世不到两三天,已有三家外资公司进入,即:日本生命人寿、美国大都会人寿和纽约人寿。   

人寿保险对中国这个没有社会福利保障的国家特别需要,故其市场潜力甚大,外资保险公司就是觑准这一点而蜂涌进来,使得中国保险监管会措手不及,脚阵大乱。

为了应对外资涌进,它立即批准所有中资保险公司每间都以高速度增设分支公司。北京的华泰产险,获准在十六个省会城市增设分公司,北京的新华人寿,获准增设十五家分公司,深圳的华安产险,增设六家分公司,连违规被人民银行接管的永安产险,也获准增设十家分公司和五家支公司。

零售企业也是外资抢滩的一个方面。台湾太平洋集团,与香港盈科拓展集团和北京西单集团合资,抢在北京东三环的盈科中心,开设了“太平洋百货”。美国连锁便利店集团“7-11”(Seven-Eleven)、沃尔玛(Wal-Mart)、台湾的统一、泰国的正大、香港的牛奶公司,都准备于二ΟΟ二年初进京大展拳脚。

中国对外资银行在中国开设分行的要求比较严,只有总资产超过二百亿美元的银行才有资格。人民银行统计透露,截至去年六月止,已有一百九十一家外资银行进入中国。据了解,其中大多数只设代办处,正式开设银行的大概有数十家。入世对外资银行开放的进程是:自入世之日起,外资金融机构即可从事存贷款、金融租赁、支付与划汇、担保、兑换、公司并购、证券投资谘询等业务;自二ΟΟ二年元旦起,可以对中资企业提供人民币服务。可以预测,由于外资银行信誉卓著,一定会吸引华人外币存款和外币划汇业务。至于个人的人民币存款,要等五年之后才能实现。

共产党玩弄新的游戏

中国进入世贸,总体上是在国企垄断状况下部分开放的,它给了共产党学习与世界经济接轨的机会,也给中国私有企业的发展带来较多的机遇。中国将会变成一个非常奇特的国家:国家权力紧握在共产党手里,意识形态层面和政治活动受到绝对压制,权力严重腐化,而经济则循着资本主义轨道发展,带来繁荣和富裕,中产阶层增长,贫富向两极加速分化、失业大军和社会贫穷加深社会矛盾。在这种社会里,中外资本家积极寻求发财之道,共产党的组织细胞便在中外企业里孳长,彼此相忍相安,中产阶层沉醉于金钱追逐和享乐,社会失却制衡力量。这就是共产党在玩弄香港一国两制之后进而玩弄与世界接轨的新尝试。它是苏联和东欧共产党垮台之后中国共产党在摸索中所开拓出来能够利用资本主义以保持政权和特权的新方法。  
 
这样的社会,可以称为资本主义变种,也可以称为共产党的变种,总之,是共产党在玩弄一国两制之余,再来玩弄与世界接轨的游戏。

开放(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