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冷对腐败

2002-01-08 18:58 作者: 鲍彤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远华公司从1996年到1998年走私了五百多亿元货物。这种惊天动地的大案如果出在其他国家,老百姓,新闻媒体,社会各界,朝野各党,政府,议会,会作出什么反响,我不敢妄加揣测。我在两个中国生活过,一个是过去国民党的旧中国,一个是现在共产党的新中国。我几乎可以肯定,远华走私案如果出在1945年,那一定是舆论大哗,朝野震惊,群情鼎沸。

--各党各派想必连夜开会。毛泽东想必彻夜不寐亲自执笔起草《救中国于腐败之中》的紧急宣言,通电全国。--国民参政会想必为此召开特别会议。中共代表想必对国民党治国无方和反贪无能提出不信任案或弹劾案。--鉴于此案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唯一焦点,各大媒体想必纷纷派遣王牌记者,奔赴出事现场和涉嫌舞弊的省级市级乃至中枢级的领导机构,不遗巨细,搜集关键要闻,以饷公众。新华日报想必连篇累牍报导工农兵学商各界对此案的强烈反响和正义要求,连续发表社论和专文,重炮猛轰国民党。--各社会团体想必纷纷发表宣言,或者号召罢工,罢市,罢课,罢教,或者要求政府迅速查明并公布真相。--立法院、司法院、监察院的各位老先生想必不辞辛劳,夜以继日开会,听取行政院和有关部会报告,并从各自的角度,就各种重大关键问题提出周密的质询。--行政院大概会很快进行改组,甚至总辞职。有关部会长官想必会引咎辞职,自请裁处。--国民党总裁想必立即取消一切内外应酬和礼节性活动安排,也许会回乡扫墓或者闭门读书。

总之,这种事情如果出在国民党领导下的旧中国,想必又可以载入史册,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群众争取民主反对腐败的又一轰轰烈烈的新篇章,成为历史的转折点。不过,在共产党亲自领导下,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新中国,在2000年11月9日这一天,中国公众只向远华走私案投掷了冷冷的一瞥。

全社会纹风不动,若无其事,一切照旧。唯一的动静是当天出版的报纸统统按照领导指示,作了千篇一律的安排:都在规定的版面上,登了两篇由当局审定的新华社通稿,内容和上一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丝毫不差,不多也不少,连标点符号也一模一样。这就是中国官方对五百多亿元大腐败案发出的唯一的声音。第二天,什么动静都没有了,连在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的《检察日报》上,也查不到“远华”二字,遑论其他。

至于老百姓,老百姓当然没有声音。两年来,老百姓一直蒙在鼓里。什么远华,什么走私,一无所闻。偶尔在电波干扰之余,听到香港和海外播放的一些零星消息,才隐隐约约知道中国似乎出了天文数字的走私案。官方不需要老百姓知道的事情,官方不让记者采访的东西,老百姓怎么知道得了?多谢官方公布,老百姓才有权读到这两篇昨天还是绝密文件的稿子。今天官方说已经判处了14个人死刑,可见领导已经下了最大的决心。如果新华社不再报导别的,想必没有发生值得老百姓知道的别的腐败案子了。国家的事情,当官的不告诉老百姓,老百姓能知道吗?当官的没有叫老百姓开口,老百姓有权说话吗?声音不属于老百姓。倒是眼睛仍然属于老百姓,有权向大大小小的腐败投掷冷冷的一瞥。无声冷对腐败──这就是中国公众对远华走私案作出的最初、最浅、最容易作出、也最容易感觉得到的反应。

中国公众用无声对待大腐败,在无声中度过了2000年11月9日。无声冷对大腐败,意味着什么?

有人把无声归因于执行了十一年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治国方略。这当然是非常精辟的见解。这十一年的稳定,虽然根本没有、从来没有、一点也没有把腐败压倒,但是,除了腐败以外的“一切”,例如民主、自由、人权,例如政治制度改革,确实都被稳定压倒了,老百姓的声音显然也在被压倒之列。

有人会说这是邓小平思想的伟大胜利。但未必有许多人同意,至少邓小平本人不见得会同意。我比较健忘,不过有一句至理名言,“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我至今不敢忘却。原话是这样的:“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我分明记得这是邓小平的话,时间是1978年12月13日,场合是在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当时,在人民的无声的压力下,以华国锋为主席的中共中央被迫授意中共北京市委赶快发布一个平反天安门事件的决定。无声的中国顿时沸腾升华为有声的中国,走出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步。邓小平这句话反映了他当时作为革命家的襟怀和智慧。一切有志于高举邓小平旗帜的人须知:对于非革命党来说,鸦雀无声可能是怪可爱的;但是,对于革命党来说,鸦雀无声实在是最可怕的。所以,如果把公众的无声称为胜利,颇有混同于非革命党之嫌,不可能符合邓小平的完整的准确的科学的革命的思想体系。

有人说,老百姓看得多了。腐败和反腐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年年反腐败,天天出腐败。反正它在发霉,在腐烂。见惯了,听腻了,看透了。这些话,很实在。因此有人认为,无声反映着民众的失望,反映着政治冷淡主义。不过浓和淡,失望和希望,总是相对待而消长的。毛泽东打游击,对东方失了望,就开始长征,把阵地转向西方,叫做“东方不亮西方亮”。打仗是这样,和平生活也是这样。让老一套淡出,很好,意味着对新事物的追求更浓,更强烈。对假恶丑绝望,很好,意味着对真善美怀有深沉的渴望。有人会联想到鲁迅的诗:“于无声处听惊雷。”这是好诗,令人回味无穷。无声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中国历史上,无声和惊雷确实是以因果关系相继出现的。无声之处必有惊雷,至于大,小,迟,早,当然要看各种因素的组合。鲁迅是诗人,科学家,思想家。他熟悉低气压和暴风雨的关系,深谙中国三千年脉搏的起伏。鲁迅的判断是驳不到的。

惊天大案,无声冷对。冷对,意味着中国的公众正在沉思。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