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儿子会打洞


身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江绵恒看准信息高科技正在全球兴起的热潮,立志作中国的“电信大王”。前年江绵恒手中就已经掌握有一家高科技投资公司上海联合投资公司〔任董事长〕及中国三大电讯公司之一的“网通”。但这岂能填满江氏父子那硕大的肥胃?

“上联”原是挂在上海市计委名下的公司,江绵恒九二年从美国学成归国,九四年向上海市计委买回上联,据行内人说,上联当时的资金已上亿元,但江线恒实际只付了几百万就买到手,等于是半买半送,而那几百万也还是从国库里拿出来的,里外里自己一个子儿没花。

上联表面上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江大公子以上联为个人事业的旗舰,坐镇上海,由于江绵恒的特殊背景,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做生意包赚不赔,海外华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门人杨致远等纷纷上门拜访或投靠,几年时间江大公子已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现上联和上联控股的公司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

江绵恒任董事长的上海网通,计划在中国大陆沿海十五个省市铺设光纤,开办网络电话服务,与中国电信业霸王“中国电信”争生意。消息人士说,中国网通名义上是属于中科院,上海市政府,铁道部和广电部合组公司,各占百分之二十五股权,其中有五名董事,江绵恒只是其一,但整个公司从创办,到公司的整个业务实际全由江绵恒一手操控。在中国要开办新的信息网络公司,审批非常困难,但网通由江绵恒向上面疏通,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信息产业部的审批。据悉江绵恒个人因此所得的佣金金额几近天文数字。

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空中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但上航正式股东名单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他们说,江绵恒既是中国电信大王,也是上海滩的大哥大。他的钱从国库里拿,谁能有这个实力?

江绵恒确实是中国的第一大贪官,但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因为江泽民说了大发财就要“闷声”,只有小暴发户才到处乱嚷嚷。

江绵恒这两年在江泽民的熏陶下,贪污的胃口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巧妙,调儿越来越低,钱越贪越多,心越贪越野。

对中国大陆内情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网通,即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是一家大有来头的公司,江泽民的大公子江绵恒是这个公司的后台。在他的支持下,作为大陆首家专门的宽带电信运营企业一下子就获得了超过一百亿人民币的银行贷款,投资在大陆建立网通独立的光纤主干网。江绵恒个人是否因此又得到几近天文数字的佣金呢?

被钦点为网通领军的是留美博士田溯宁。田溯宁是以一个典型的工程师的眼光来看世界的,他梦想“二○○五年,当世界有五亿用户时,中国会占百分之三十,这将决定技术标准与应用,中文将是互联网上最流行的语言”。换句话说,田溯宁梦想的是实现中国在网络时代的文化霸主地位,凭借网络市场的规模优势和技术优势,中华文明将再现辉煌。他并不知道江泽民和江绵恒是怎么打算的,所以从一开始把江绵恒当成靠山,就注定了他的悲惨命运。

据“南方周末”的报道,田溯宁这个宏大的梦想在一夜之间破灭了。大陆当局为了应对加入WTO之后外国通信公司进入大陆市场的挑战,决定对大陆的电信服务业进行一次大规模重组,而田溯宁的网通在这次重组中将在事实上被大陆官僚化的电信企业吞并。田溯宁和他的梦幻团队事前看来对此毫无准备,重组的消息传来,网通员工一片哀鸣。这些被网通自由主义的企业文化以及田溯宁对未来的承诺吸引而来的青年们,匿名在网上发表了他们对此次重组的真实想法。他们没有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偏偏他们这么庞大有实力的公司被吞并了呢?其实很简单,当初江绵恒为何替他们贷款一百多个亿?小江真的是为了振兴中华吗?他留学回国后办的哪件事是为老百姓谋福利?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江绵恒当年发家的故事,江绵恒所荣任董事长的上海联盟投资公司(SAIL)的创始人姓黄,50多岁,曾是上海市经委的副主任,SAIL从最初的策划到最后的成立,都是这位黄先生亲自操办,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但是成立三个月之后,黄先生突然被调回经委,董事长与总经理的职务全由江绵恒一人接任,而在此之前,公司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江绵恒是何许人也。后来的“联盟投资公司”声名鹊起,外面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黄先生的。吞并网通不还是玩得同一个把戏吗?

这次在表面上,重组后的大陆北方电信公司将命名为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似乎是网通吃掉了中国电信的北方部分。但是这个障眼法不过证明了江泽民的大公子的贪婪手段提高了。江绵恒汲取了和台湾王文洋搞公司时的教训,那时只贷款了区区25个亿,就闹得纷纷扬扬,这次是江绵恒的公司吞了网通,当然也无声无息地吞了那些“贷款”。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就吞了一百多个亿有哪个媒体注意过!

“蛤蟆的儿子叫呱呱,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江大公子学其父江泽民已经有模有样了。但是看到江泽民四处楚歌的处境,不禁让人担心江绵恒的命运会不会象那句儿歌中唱的:“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