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代表"学教真实见闻


记者近日在河北省晋州市陈家庄乡采访农村“个代表”学教活动中,耳闻目睹了几件事,采录如下:
“学习心得”由包村乡干部代劳

按照晋州市有关规定,从2001年11月19日开始,是学教活动的学习培训阶段,每个村的村支书和村主任必须到市里参加10天的培训,然后由乡镇组织全体村干部进行7天的集中学习。村干部按要求做好学习笔记和写好学习心得并张贴上墙;然而,在这个阶段中,多数的村不同程度打折扣。

据几个参加了晋州市集中培训的村干部说,全乡15个村支书和村主任,差不多有一半没有去,许多人对培训并不感兴趣。没去的最后在包村乡干部的“指点”下都写了学习心得,有的村干部不会写,包村乡干部便直接“代劳”。

陈家庄村村主任孟志远说,市里搞集中培训的时候,正赶上村里收“三提五统”,所以他没去参加,村支书也只在培训的最后一天去参加了考试。在乡里组织的集中学习中,8个村干部一个没去。虽然没参加学习培训,但村干部最后都在包村干部“指点”下依葫芦画瓢地写了学习心得,贴在墙上以便上级来检查时用。记者在村委会发现,8个村干部的学习心得内容几乎都是雷同的,只有寥寥数百字。

一些村干部说,有的干部压根就没参加学习,根本谈不上收获,一些干部虽然参加了培训,但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写心得也是摆样子、走形式。

“入户调查”由干部造

学教活动的第二阶段是对照检查阶段,在这一阶段,要求乡、村干部深入到农户中,征求村民的意见和建议,以便对存在的问题加以解决。为此,晋州市专门印发了“村级干部学教活动入户调查表”,并要求每位村干部至少入户调查30户农户。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却惊讶地发现,陈家庄乡最少有一半的村根本没有进行这项活动,有的村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由村干部代他们填写了。

刘章村村支书李国正说,他们村没搞入户调查,因为这样做实在是很“麻烦”。在磐石村,副支书周振刚对记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入户调查这一说,乡里也没给过什么表。在闫村,由于有乡干部在场,村主任一会儿说没有搞入户调查,一会又说调查表锁在抽屉里取不出来。

在记者采访的5个村中,寺头村是唯一搞了“入户调查”的村。在村委会,记者看到了已经填写好的20多份入户调查表。调查表上要求回答10个问题,涉及生活、生产、村务公开三个方面。记者发现,被调查农户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完全一模一样,不是“满意”就是“是”。拿着几张调查表,记者按图索骥地走访了几家农户。在村民申小根家,他气愤地告诉记者,自己根本没见过这张表,如果干部真的来调查过,他肯定会照实回答。比如说关于“对村里的交通、用电、用水情况是否满意”的问题,表上的回答是“满意”,其实他根本不满意,因为村里路不好走、电费太高等问题众所周知,这张表一定是村干部代填的。在其他几位“被入户调查过”的村民家里,他们也都表示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督促检查全走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督促检查工作中,陈家庄乡的村干部有一半左右没去,但不知怎么后来都糊里糊涂“过关”了。

陈家庄村村主任孟志远说,县里组织的督导组来过两次,没串户,就在村委会办公室站了一小会,看了看村干部写的心得体会,没站稳就走了。意见好像就提了一个,就是张贴心得体会的那个“学习园地”装饰得太土,应该气派些。而乡的督促检查的结果却是“形势不错”。

磐石村村主任周国元说,市里、乡里重视的是形式,真正到了落实的时候,谁都拍屁股走人,谁都怕惹麻烦。

刘章村支部书记李国正说,乡里面现在重视的是个形式,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就算我们走村入户了解到了村民提的问题,可又能怎么办?比如说出村的路三步一个坑,下雨天走都不能走,谁都知道这个情况,可谁都没办法解决,凭我们村的能力更解决不了。难道这个活动后,市里、乡里就会帮我们解决?我看还是老样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