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三姐义助苦命阿丹


对浙江女孩阮魏丹的报道(《被父母放弃的绝症女孩自救重生》)见报当天,编辑部意外地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端的赵女士说,阿丹和阿乐现在就在北京,而且就住在她的家里。一个意外的电话,让我们有机会去了解一个在阿丹困难的时候向她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了解一个热心人背后的感人故事。

■帮阿丹会带来不幸吗

赵女士在朋友圈里被尊称为“三姐”。约三姐采访,一是因为她收留着阿丹和阿乐,更深的原因是因为她在收留阿丹和阿乐之后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的那种恐惧--12年前,也是因为一次助人行动,最终导致她经营了10年的婚姻的破裂。“今年又是我的本命年,我不知道,这次我帮阿丹会不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不幸。”

因为不想当着阿丹和阿乐的面说那些过去的事,采访便尊重三姐的意愿,约在了她的朋友处。眼前的三姐穿着一身对襟黑袄,看上去热情而开朗。

■人就怕换位

“儿子星期五把报纸拿回家,问报上的阮魏丹是不是住在家里的阿丹和阿乐。”三姐随后便给编辑部打来电话:“我真想帮这两个孩子,怪可怜的,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帮,除了帮他们做点饭,给他们个住的地方,我也不能再做什么了。”

说起最初认识阿丹,三姐说是因为一个在北京一家报社工作的记者朋友。去年3、4月份,他在武汉出差的时候碰上了阿丹和阿乐,仗义地将他们带到北京寻求媒体的帮助,并且托三姐给找个住的地方。考虑到自己家住在五楼,而那时候阿丹的腿已经行走不便,三姐将阿丹和阿乐安置在家附近的一间地下室,可还没住下,就被人给轰了出来。轰人的人满身酒气地说:“你要做好事,是你自己的事,带回家自己做去。不许让他们住在这里。”三姐流着泪把他们领回了家。只是她没想到,事隔近一年后,阿丹和阿乐会再次住进自己的家,不同的是,可怜的阿丹比去年还缺了条腿。

2月19日夜里11点多,三姐接到阿丹的电话说:现已到北京,又冷又饿,实在是无处可去了。尽管家里也住不开,可想到总不能让他们尤其是身患重病的阿丹流落街头,三姐便热情地让他们住进了家。安顿好阿丹和阿乐之后,三姐在自家门外的走廊上站了好半天: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宽裕,家里地方小,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这两天都没睡好,既想帮他们,又实在没有太多的能力,”三姐的话中透着无奈,“可人就怕换位,把自己放在他们的位置上去想一想,这个忙我不能不帮。”

■对弱者不能袖手旁观

在采访的近四个小时里,记者听到三姐的朋友三次说起“她可是个好人”,所以大家尊称她为“好人三姐”。

说起阿丹,三姐打心里觉得怜惜:“那姑娘长得真漂亮,甜甜的,让人不忍心拒绝。”可想起12年前因为做了一件好事却让自己受到了深深地伤害,三姐又觉得恐惧,“大年三十,我就系上了红腰带,可后来一想这不是迷信吗,就给摘了。可年还没过完,阿丹、阿乐找上门儿来了,我不能不管他们。”

三姐无时无刻不想着阿丹和阿乐,“阿丹现在截了一条腿,下一个化疗的疗程眼看就到了,可他们没有钱去化疗,还得往后拖,癌细胞就可能转移,我希望能帮他们,可我的能力实在有限,给不了他们太多的帮助。”

记者问,你做好事,可这些好事却影响了你的生活?尽管12年前做的那件好事留下的伤害仍然历历在目,但三姐的态度仍很坚决,“看到那些弱者我就觉得我不能袖手旁观!”

阿丹在阿乐的陪伴下从未停止过同病魔抗争的脚步,可不幸的阿丹又是幸运的,她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遇到像三姐这样的好人。我们可以设想到的最好的情况就是,阿丹能够顺利筹到化疗的费用,顺利地装上假肢,重新站起来,过一个健康人的生活。我们的身边还有成千上万个像阿丹这样遭遇不幸的人,可如果没有一个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单纯地依靠三姐的好心和一两家媒体的呼吁到底能帮助多少个阿丹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