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砂走石“北京城”


三月二十日,北京刮起三十年来罕见的强大沙尘暴。接下来,每隔几天,都有不同大小的浮尘天气,让人饱受风沙袭击之苦,也真正体验什么是“灰头土脸”。
一般人的印象是,沙尘暴的沙源来自西北大漠和“中”蒙边界,这一点不假,但这是外围环境;对北京造成直接沙尘危害的还有境内原因,包括永定河、潮白河、大沙河、延庆康庄和昌平南口一带,这里的土地沙化情况严重,滥垦沙场随处可见。一阵风刮来,风砂走石,暗无天日。

日前,记者驱车前往北京西郊,实地了解永定河的沙化情况。公交车开出市区后不久,迎面而来的是一道三米高的河堤,马路右方烟囱耸立,占地辽阔的燕山水泥厂即在眼前。几辆砂石车来往飞驰,扬起的风沙灰尘,让人难以睁眼,也差点喘不过气。

出了河堤,看见枯干的永定河河床,沙堆、沙坑一个接着一个,犹如满天星斗。北京民众称此情景为“都市沙漠”。这些沙源正一步步逼近北京城。附近居民说,河床的沙堆和他家原本有段距离,如今越来越近,也许一年后他连走出家门都很困难。

据了解,永定河河道原有八十一家采沙厂,因沙尘危害被当局严令关闭。但关闭后的残局怎么收拾?看来是个头痛的问题。按官方说法,五年内将基本消除北京境内的沙尘危害。

听说,丰台地区的郭庄,沙场带来的危害更为严峻,那里的村民每天都要打扫从窗缝里刮进的沙尘,嘴巴还不能随便张开,鼻孔也要随手掐紧,免得沙尘钻入有害健康。

颐和园和玉泉山是名胜景点,现在则饱受沙石场侵扰之苦。这附近有一家玉泉沙石场,经怪手蹂躏,留下一条面积达百亩、深数米的巨坑,被刨松的沙土时而飞扬,让当地居民苦不堪言。

沙尘暴是土地沙化和荒漠化的一种表现。人类虽然无法控制风,也无能力左右不稳定的上升气流,但助长沙尘暴的沙源问题,人为因素要付相当大的责任。过度放牧、开垦和挖掘荒漠植物等活动,激怒了大地,它开始以数倍代价对人类进行反扑。

最近大陆几名记者,远赴“中”蒙边界,探索沙尘暴的源头,写下不少骇人见闻。其中提到内蒙的一个小县阿右旗,这里的草原沙化非常严重,全旗过去有八万峰骆驼,如今剩下不足三万。

“梭梭”是一种荒漠植物,能有防风保土的作用,它一旦被破坏,沙漠就变成流沙,也就变成沙尘暴的沙源。据了解,目前阿右旗的梭梭林大幅减少,不及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五○%。 土地沙化一天天逼近,北京市政府警觉到事态严重。

北京市区目前有七千多个施工项目,旧房改造、公路施工或地下管线,接二连三。这几天北京扬尘四起,工地施工是罪魁祸首之一。

看见北京近郊滥垦的沙石场,再遥望内蒙大漠因过度放牧而造成的草原沙化,成长与环保的问题一再浮现心头。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在一味追逐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整个秀丽山河也默默付出代价。土地的严重沙化就是一种警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