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性病患者”欲告计生中心


健康人被诊断出性病,然后被迫投入巨资进行治疗,这一幕不是出现在街头非法诊所,而是发生在国家出资设立的计划生育机构--深圳市南山区计划生育中心。近日,当地媒体将个案曝光并记者亲历验证之后,竟引来近百名有相同遭遇者的投诉,很多人声称,“误诊”不仅使他们破财,而且给他们的身体和家庭造成难以愈合的伤害。据悉,一起有可能因原告众多而成为全国最大的一起“医疗欺诈”诉讼案正在酝酿之中。

  健康孕妇被指性病缠身,怒而状告计生中心

  南山区计生中心“误诊”性病的黑幕揭开,缘于一位受害孕妇的投诉。
   刘娜(化名)在南山计生中心和南山人民医院两次不同结果的化验单可能将被近百患者起诉的南山计生中心

  已有4个月身孕的刘娜(化名)的下身长了一条形肉色赘生物,一个多月不疼不痒也不见长大。3月19日上午,她在丈夫的陪同下,去了深圳市南山区计划生育(性康复)中心。抽血后不到20分钟,医生即看着化验单惊叫道:“你不得了啦,除了没有梅毒外,你被染上了尖锐湿疣、疱疹病毒、支原体及衣原体等多种性病,而且病情很严重。”

  医生同时催促刘娜丈夫也做检查,丈夫同样患有和刘娜一样的性病。

  医生肯定地说,患了疱疹等性病,小孩一定不能要。并从抽屉里找出一本性病专业书,翻开一页患疱疹的孕妇产下的婴儿的彩图:婴儿的脸上也长满脓疱。“那种婴儿出生一周后,眼睛就会瞎,而且还有畸形或其他先天性疾病。”邓医生的解释令刘娜直打冷战。

  最后,医生鼓励刘娜要相信科学,先在计生中心治疗15天,性病治好后再做引产手术。医生还告诉她,夫妻俩要同时治愈性病,至少要花费四万元以上。

  在医生的催促下,刘娜夫妇于3月20日双双接受输液治疗。3月21日,刘娜夫妇俩接受完第二天的治疗从计生中心出来时,碰到一位相熟的大姐。大姐得知夫妇俩在计生中心查出有4种性病后,强烈要求他俩再去其他正规医院复查,并建议他俩暂时不要再在计生中心接受治疗。于是夫妇俩在3月22日停下了治疗,并于27日去了南山区人民医院先检查优生优育五项指标。

  终于熬过了一个星期。4月2日下午4时许,当刘娜拿到检测结果后,她失控的大叫了一声:所有检测项目全是阴性。她又和丈夫去做了全面检查,查支原体、衣原体、尖锐湿疣及念珠菌等,4月5日拿到结果后,所有的结果仍是阴性。医生告诉他俩:“你们没有染上任何一种性病,身体很健康。”


而刘娜在南山区计生中心的两天化验治疗里,医生已为她的体内输进了7瓶孕妇不宜用的西药,无辜的胎儿承受了他不应该承受的后果。所有的妇产科医生都告诉她,这些药物对胎儿有很大影响,从优生优育的角度考虑,胎儿是不能要了。 刘娜痛苦地告诉记者,因其已有两次流产经历,此次若胎儿不保,可能使她彻底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刘娜无法接受被误诊为性病的现实。她说她当初选择计生中心诊断病情,就是看中对方打的广告:“生殖健康专业机构”,并且相信“计划生育”的权威性,“如果借着‘计划生育’的牌子行性病诊断,且故意误诊的话,我要讨个说法让别的患者不再受骗上当,也别再让其他个人及家庭毁在‘性病误诊’上。” 因此刘娜于4月14日前往《南方都市报》投诉,并于4月19日一纸诉状将南山区计生中心推上被告席,两人共向其索赔精神损害及身体损害费等共31.8万元。

  无病记者暗访“诊”出两种性病

  接到刘娜的投诉,记者当天即以求诊者的身份去亲历暗访,以求证真相。

  坐诊男性科的是一位刘医生,他先是打量了一番记者:“哪里不舒服?”

  “好像下体有点不适,小便排起来有些疼。”记者编造了一些症状。

  医生让记者立即去化验疱疹病毒、解尿支原体及沙眼衣原体三种性病,说交完钱抽个血,顶多20分钟就能出检测结果。

  抽完血10多分钟后,医生就拿到了检验结果,直摇头:“除了衣原体阴性外,其他两项都是阳性。这两种性病是很严重的,不治好就不能结婚,会毁了一辈子。”

  记者对南山区计生中心的诊断颇为不解,于是于4月16日去福田区中医院再次做检验。

  接诊的是该院性病科主任叶建洪。叶主任让记者去取精液进行化验诊断,确诊有没有衣原体、支原体及淋球菌。检验医生说,要第二天上午才能拿到化验结果。

  4月17日上午10时许,记者取到了精液化验单:淋球菌、衣原体、支原体均呈阴性。

  带着福田区中医院的检验报告单,记者于4月17日下午再次前往南山区计生中心做第二次亲历暗访。

  接诊的医生要求记者必须全面检测,包括梅毒、淋病。

  记者以身上钱不多为由,要求只化验“支原体”和“衣原体”两项。依然是不到20分钟,记者便取到了化验结果。但令人吃惊的是,第一次检测的“支原体阳性、衣原体阴性”这次变成了“支原体阴性、衣原体阳性”。也就是说,两次性病检测的结果截然相反:有病的变没病,没病的变有病。

记者观察发现,所看到的来二楼求诊性病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逃脱“性病患者”的诊断,之后都提着一大篮药品去治疗。

  计生中心辩称:“变阴”是因为用了药

  4月17日的暗访结束后,记者首次亮明身份前往深圳市南山区计生中心采访。该中心生殖健康科的张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之所以支原体、衣原体等重新检测为阴性,那是因为服务中心为刘娜夫妇用了高档药物治疗,“如果复检还显示为阳性,那不是证明我们中心的药是假的?”

  “我怎么会4天前在这里诊断为衣原体阴性、支原体阳性,而今天的检测结果却截然相反?”记者最后将先后两次暗访“性病诊断”的不同结果递给张主任看。

  张主任明显对记者的暗访结果始料不及,但他很快回答:“你们肯定在误导接诊医生,所以才会造成两次结果不一样。”

  “医生在检测性病时,只能综合考虑,根据病人主述病情、病史、症状、辅助检查来诊断。”张主任认为,医生最后诊断病人有无性病,化验结果仅仅作为参考。

  但张主任又强调,检测报告的作用远高于临床反应和病史,它实际是医生对患者诊断的最直接的科学依据,医生就是根据检测报告给病人诊断并开药的。“计生中心是专科医院,不是做普查,因此只相信检测结果。”

  最后张主任说:“实验室的检测很难说清楚,不同的时间、地点,检测结果都可能不一样。”

  知情人称性病门诊实由前莆田游医承包

  一名曾在深圳市计生科研所生殖健康中心担任门诊管理的A先生向记者大曝内幕,称南山区计生服务中心“生殖健康”科是由福建莆田的一名老板承包,该老板以前是性病游医,医疗市场整顿后,他注册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利用公司正大光明的和计生中心合作承包性病科室,每年定期向计生中心上交管理费,如出现医疗纠纷,则由计生中心的负责人出面调解。

  来自福建莆田的A先生说,“因全国媒体曝光,我们家乡的部分性病游医才走上正轨,和一些国家医院进行合作。”A先生称,他的老乡陈某就是众多游医中的代表,在全国有两三百家性病诊所连锁店。由于当地媒体曝光,东北片区由陈老板承包的性病诊所先后要么倒闭,要么生意惨淡,于是陈老板于1999年移师南方,将总部设在成都,并南下深圳,与深圳市计生中心及南山区计生中心合作,将“生殖健康”项目承包下来,专门接诊性病患者。

  A先生称,为了使承包的“生殖健康中心”权威化,陈老板借着“计划生育中心”的牌子,大肆在媒体上做广告,声称有高科技检测仪器及专家坐诊。“说是高科技,其实这些医疗检测设备大多是廉价的,从医疗专业的化验角度来说可有可无。”A先生称,由于计生中心生殖健康科的医生都是国家执业医生,加之对外又统一宣称“是计生中心主管的”,故陈老板这种承包模式很具欺骗性。


而一位曾在南山计生中心做过医生的b女士也告诉记者,南山计生中心负责人为了赢利,已经将很多国家规定的免费计生项目转接给了其他计生中心,自己则专门从事承包医疗这一块。

  曝光第一天即有70余人举报曾被“误诊”为性病

  《南方都市报》于4月19日披露了南山区计生中心“性病误诊”的内幕,在深圳引起了轩然大波,当天即有70余名“性病患者”举报称,“误诊性病”绝非个案,他们也被“误诊”过。

  孙先生称,今年2月7日,他感觉生殖器部位有点痒,想想南山计生中心在报纸登广告上说是“生殖健康机构”,于是去了那里求诊。“接诊的医生一看就肯定地说被染上疱疹,之后没问我有什么症状表现,只问我身上有多少钱。”孙先生说身上的1000多元钱都被医生开了第一天的用药。后来他赶紧打电话给一个做医生的同学,当得知他通过抽血15分钟出结果时,同学在电话里大骂他上当受骗了。同学给他化验的结果是根本没有疱疹,只是普通的炎症而已。后来开了不到100元的药,用了一个星期,炎症就全部消失。

  更惨的是周女士夫妇。周女士因为喉咙不舒服,于2000年5月11日去了离家最近的南山区计生中心想找医生问问。医生让她去抽血,没想到15分钟后被告知患有疱疹等性病。“于是回去后我就跟老公大吵,并一定也要他去检查。丈夫说他根本没去过外面乱来,哪有去检查性病的。但我威逼他,如不去检查就说明心里有鬼。”周女士说,最后的结果是丈夫也被计生中心检出各种性病。治疗以来,花去了几万元的医疗费及药物反应不说,夫妻间也形同陌路,两人再也没有同过床。直至4月19日,周女士的丈夫拿着媒体曝光计生中心黑幕的报道气愤的扔在她面前时,她才发现自己和家庭被计生中心害了。

  “看到报纸我快晕倒了!”一位已经在计生中心花费上万元治疗“性病”的女士气愤而绝望地说,自从被查出患性病后,她怀疑男朋友有问题,心里很难受,短短一个星期她已经瘦了5斤。“阳性、阴性,医生随便一个章就决定了病人的命运。”而一个患者心痛地说:“每天从银行取钱看病,真是花钱比印钞票还快,打一礼拜工,一天看病就花掉了。”

  近百“性病患者”联名欲告计生中心并向警方报案

  黑幕曝光后,南山区计生服务中心性病门诊虽然仍在营业,但却“门庭冷落”。更多的病人是来取回病历,表示要去正规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查,弄清自己究竟有没有性病。一旦证明自己在该中心的诊断有问题,他们会和受害孕妇刘娜一样,联名状告南山计生服务中心,运用法律讨回公道和清白。

最先发起“病友”联合状告南山计生服务中心的是高先生。高先生的妻子4月8日去该计生中心检查妇科病,被诊断患有尖锐湿疣、疱疹等5种性病。之后该中心又强烈要求高先生检查性病,也被诊断患有疱疹、前列腺炎等。“看到揭露的南山计生服务中心误诊性病的黑幕后,我发现我们夫妻俩也被骗了。”高先生说被骗去的3万多元医疗费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精神上的打击。因此4月20日起,他便在南山计生服务中心门口守候“病友”,准备联名起诉该中心。至今他已找到了90余名“病友”,并正在聘请律师代理这一案件。

  黄先生夫妇说他们和南山计生服务中心的这场官司打定了。黄妻于1999年底因早产导致婴儿夭折,自此再没有怀孕。去年8月7日,夫妇俩去南山计生服务中心不育症科检查,谁知不育症科的医生竟是检查性病的医生,抽血化验后告知黄先生患了前列腺炎及其他性病才导致不育。可至今快一年了,依然不见怀孕,而且经过治疗后,他几乎丧失了性欲,过性生活时都要吃壮阳药才能维持。

  昨日,受害孕妇刘娜和其他20余名“性病患者”代表前往南山区公安分局报案。他们认为南山计生中心大量“误诊”已构成医疗欺诈。警方表示,如果此事涉嫌犯罪,会秉公处理。

  一位“性病患者”代表说,目前要求加入报案及诉讼的“患者”与日俱增。

  据了解,如诉讼成立,该案将成为国内原告最多的一起“医疗欺诈”诉讼案。

  “误诊”是过失还是故意?“如有生命伤害则构成犯罪”

  针对南山计生服务中心频频“误诊”性病一事,广东巨龙律师事务所医务法律服务部主任卢律师认为,这不能看成简单的医疗纠纷,而是构成了医疗欺诈。卢律师称,如果医生明知求诊者没有性病,却诊断成性病;或者无法确诊对方有无性病时,一律以性病来医治,“即如果造成性病的错误诊断是缘于南山计生服务中心的主观故意造成的,他们就构成了医疗欺诈。”卢律师说,如果在医疗欺诈中构成了生命伤害,则构成了犯罪,相关责任人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么多‘误诊’个案浮出水面,不难看出其中的破绽:打着‘计生’招牌的南山计生中心不过是利用‘误诊’挣钱,最终目的不过是让人掏出几千甚至几万元人民币。”

  更有专家指出,不法分子已经将牟利的黑手伸向了计划生育事业。近年来,国家先后颁布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等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但是,从相关法规中并没有找到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从事性病治疗的依据。


  “我们想知道,到底是哪一家政府主管机关批准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引进人才’,从事赢利性的经营活动?”《南方都市报》连续五天发表社评称,这些年来,非法游医打着治疗性病的旗号,在全国招摇撞骗。一些地区响应国家的号召,严厉打击这些不法分子的犯罪活动,没有想到,国家出资设立的计划生育机构也涉嫌利用此类手段公然敛财。将那么多健康人诊断为“性病患者”?这仅仅是一个“误诊”就能开脱的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