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北京告急!北京正在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北京的拆迁中到处都有残忍的逼迫行为和血腥暴力!北京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的受益集团,自中央上层、北京市政府内部的某些黑暗势力(北京首推贾庆林,其妻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在北京参与圈地),至昔日的房管员和某些高干子弟,到拆迁办公室工作人员,为着满足各自的贪欲,仍在逼迫着数不清的百姓签字,"买房"(贪污拆迁款后再逼迫居民借钱"买房"),搬家,令多少老人急得病倒或活活气死,又把多少人逼疯。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北京有三起强暴老百姓私宅的政府行为是在中外记者众目睽睽下发生的:第一起是对居住在东城区大格巷的张婉贞家(1999年4月8日),第二起是对居住在东城区美术馆后街22号院的赵景心家(2000年10月26日),第三起是最近四月二十七日的西城区新街口四条55号赵宗寅家。

然而这几宗案件只是由于一些特殊的因素令记者们有目睹的机会而己,更多同样发生的成干上万的案件却是在黑暗中偷偷进行着的,很少人能看得见,或者看到了也不明白究竟在发生着什么。

这些案件的实质都是在借用所谓"危改"、"拆迁"掠夺北京老百姓的合法财产,无论是针对私房主的祖传家产(房产和土地使用权,均有依法律规定的明码标价),还是通过对公房房客拆迁补偿款的大肆贪污,或是通过强迫老百姓掏空存款"购买"所谓"经济适用房"的行为,其起点又是在九二年至九四年间北京市政府对土地的非法批租上。

根据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在一九九九年三月提交人大的北京被拆迁居民的"特级举报信",仅至一九九九年年初,众房地产开发公司(绝大部份为政府背景或权势人物背景)侵吞的北京市民财产已达952.7亿元人民币(以被拆迁居民的名义做假账再转入小金库等),另外还有侵吞的国家土地出让金差价434.5亿元人民币!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刑事犯罪,已被两万两干北京市民以集团行政诉讼的方式告到了法院,却被非法拒绝受理。

另外有关的巨量个人行政诉讼案虽被受理也几乎全部"败诉"。可以说,近十年的京城"拆迁史"和"建设史(大部份楼盘都是陷阱,经常可以在网上看到业主的呼救声)",便是北京市民悲惨的落难史。

而直到此时此刻,已经结成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的受益集团,自中央上层、北京市政府内部的某些黑暗势力(北京首推贾庆林,他是党委书记,其权力远远大于市长刘淇,其妻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在北京参与圈地),至昔日的房管员和某些高干子弟,到拆迁办公室工作人员,为着满足各自的贪欲,仍在逼迫着数不清的百姓签字,"买房"(贪污拆迁款后再逼迫居民借钱"买房",),搬家,令多少老人急得病倒或活活气死,又把多少人逼疯。

不久前北京被选中主办2008年奥运,使受益集团更找到了"拆"的借口并大大加快了"拆"的速度,也因此令早已逼得无路可走的北京市民更加感到窒息,但被牢牢控制的官方媒体却拿市民中最多百分之二十的拆迁受惠者(其中又有半数为非法受惠者,比如在被拆迁区临时安插自家亲戚的街道主任一类和文革时期侵占私院的人)替换百分之八十的无处说话的落难者,以前者的欢喜掩盖事实真相,欺骗世界。

对于这种大规模侵犯人权的严重事实,刚从北京回来的奥运协调委员不知是否有所察觉,还是全然蒙在鼓中?总之,他在北京记者招待会上对北京市政府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赞赏,但这种言论必定将起到为虎作伥的作用,不知他是否意识到这个"快"字包含了什么?!笔者希望奥委会立刻派一位人权观察员去北京直接到老百姓中间进行调查!

北京强制性拆迁中对老百姓的迫害有着多种的形式,以下揭露的仅是一小部份直接表现出的暴力,许多间接表现的迫害事实将在今后陆续发表。

北京近年拆迁暴行举例如下:

-1996年5月10日上午,在东直门外中中街,"华建房地产开发公司"派了三十名手持镐、锹的民工和一名警号为11-117997的东直门派出所警察,来到私房主冠润玉家里,不由分说上去就砸房顶。当时不在家闻讯赶来的冠家父子上前阻拦,被几位民工撅着骼膊架住无法动弹。之后年近七旬的老母亲过来阻挡,又被当胸一拳打倒在地。然后房子被拆被砸,砖瓦不断落在屋里的家具上。邻居们看不下去前来劝阻,被民工们用拳脚、棍棒和砖头打伤。西中街14号的私房主赵兰英也遭同样厄运。

-1995年11月1日和11月23日,西城区"金融街房地产开发公司"调派一百多名手持冲锋枪或手枪的防暴警察和两百多名公安警察,强行拆毁顾玉琪、刘振德等十一户私房主的四合院,当时所有的院门和各个屋子的门上都挂着锁,被撞开后屋里财产给装进了四五十辆卡车并运到农村土房里。

其中一户有一位八十多岁老人(私房主张长录之父)因事先没有得到通知,还在床上睡觉,他被从屋里架出去时一边哭一边呼叫:"共产党万岁!"(意思是干这种事的不会是共产党) -1997年10月,首实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海淀区"善家坟"逼迫一私房主搬迁,见他坚持维权,便趁他上班时把房子和家具都放火烧了。烧后拆迁人员对房主说:"烧都烧没了,这回你该搬家了。"

-1995年10月,西城区"兆泰房地产开发公司"派了二十几个人拿着刀子,恐吓住西城"十八半截胡同"的一位老师,逼迫他迁走。

-1995年6月14日傍晚,西城南半壁胡同11号晋尚荣一家老少五口人到"兆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拆迁办公室抗议野蛮拆迁,遭该公司指使的十来个民工使用铁锹、铁镐和铁棍等暴打。五人中有一个鼻部被砍成重伤,造成鼻子贯通性骨折,当场昏倒。该公司的人并嚣张地嚷叫:"你们愿上哪儿告就去哪儿告,我们不怕,各有关部门我们都打点到了!"

-1996年9月11日,"华远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为原商业部副部长之子任志强)调派两百名防暴警察和两百名普通警察,在西城区皮库胡同强行拆除两户私房,同来的西城区建委主任许燕生当时对其中的一个房主人说:"今天你们就都死在这儿,该推也得推。"

-1998年5月20日,宣武区富卓房地产开发公司强行拆毁了东椿树胡同13号王兴华(小学音乐老师)的私宅,夫妇俩在强拆时只因口头表示不满便被凶狠地按倒在地上,并被戴上手铐拉到法院强迫写"检查"。

-1997年12月23日晚上十点左右,在阜成门外"华远大厦"大堂内,"华远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华远")"拆迁办负责人耿烈克、尹惠军,纠集了二十多个华远员工,堵住大门,手持不锈钢护栏铁托,殴打手无寸铁前来要求解决住家被非法停水停电问题的刘明香女士一家。带头人当时咆哮着:"上,打死他们!"殴打后致使其中两人头部缝了六针,全家人均全身受到不同程度的打伤,还导致视线不清、头晕恶心等征状。

(注:刘明香在赵登禹路9号院内有两间私房,因与"华远"发生拆迁纠纷上诉至中级法院,然而在法院尚未做出最终判决的情况下,于23日傍晚下班时发现院墙被推倒,窗玻璃被砸,水电被停。刘女士去派出所报案后多次传呼拆迁办经理丁丽,却不予理睬,只好于晚上八时前往"华远"总部,等了两个小时后竟惨遭殴打)。

-1999年3月中旬,"华远"以上万元雇佣了四个流氓,令他们在天黑时闯进西城新皮库胡同和辟才胡同剩下的私宅里进行威胁。流氓当中有一个外号叫"镖爷"和"疤痢眼",是刚劳改释放出来的。

-1995年7月,在高义伯胡同,"华远"在派人把常忻明的私宅拆毁时,还令警察揪着他的头发把头按在墙上进行威胁。

-自1994年7月至1996年底,住西城中京畿道一号的私房主周志新老师一家不断受到非法拆迁的"华远"的各种迫害和刁难:断水断电和在周围日夜施工,其间有一天有地下顶管在房子底下顶,导致三间屋子地陷屋塌。96年底强行拆毁私宅后房主在外寄宿,无家可归(注:在京城到处都有因被开发商迫害导致家破人亡的私房主。)

-1999年8月31日凌晨一点,东城区谢家胡同27号和32号的十几个居民向夜间非法施工的"京湘房地产开发公司"表示:"每天至少应该让我们睡四五个小时。你们今晚别再干了。"然后居民们往回走了没有几步,工地上的照明灯便突然全部熄灭,黑暗中冲出七八个打手,将32号的居民金超林扑倒在地上,用棍棒铁锹暴打,令他满脸流血瘫在地上。当时现场有两名安定门派出所片警,就站在旁边一言不发。从此工地继续昼夜扰民,没有居民再敢说话。

-1998年6月9日,东城区史家胡同88号院居民杨润福与其儿子杨洪,由于劝阻野蛮施工(拆房的土攘到他们正在炒菜的锅里),被为"合力物业房地产开发公司"效劳的中兴发拆迁公司暴打:七八个人围住父子(指挥者为"中兴发"的田某)两人,手持带棱的安全帽等硬器,把他们打得浑身是血,杨润福的牙也被打坏,打时还喊叫:"往死里打!"临走时又扬言:"今儿就打了你了,怎么样?打了你们也是白打,我们有人,有根,看咱们最后谁把谁整了!"杨润福自此脑袋经常疼痛,右手哆嗦,并且因牙坏而吃不好饭,告到法院后因司法不公(竟判此打人事件为"职务行为",因此败诉)心里憋闷,于一九九九年一月一日突发心梗去世。

-1998年春夏之际,"西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在西城大茶叶胡同的拆迁中多次殴打居民,其中举例如下:

1,98年5月16日晚九点多,一伙人闯入大茶叶胡同29号强行拆除该院院墙。住户张恒祯父子出来劝阻,却被他们用砖头、棍子暴打,还用皮鞋拼命的踢。张恒祯的女儿见此情景当场晕倒,被救护车拉到医院。

2,98年5月29日上午,大茶叶胡同7号居民张跃新到拆迁办公室抗议民工把拆下来的建材堆在他家门口阻碍他家人出行,却当场遭到拆迁办一群人的野蛮殴打,带头人叫刘□。打完后得知张的母亲已去报警,便打碎了办公室的玻璃以制作假现场。3,98年5月底,大茶叶胡同29号刘毅与拆迁办来人张太龙讨论安置房时有不同意见。

此后一个半月之内拆迁办无声无息。然后在7月3日夜里三点钟,一只盛满人粪的塑料口袋从敞开的窗口飞到他的床上(胡同里另外一家也在半夜里接到同样的口袋,是从墙外扔到院里(这家为私房))。接着在7月15日晚上九点,刘毅正背着身洗衣服,两个人推开门闯进屋里,用铁锹棍棒对他兜头痛打,打出脑震荡(在医院里缝了二十几针)并打断了右手的三个指头。此胡同曾有国诩钦咔叭ゲ煞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