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不二:从“江泽民现象”看中共前景


江泽民很像苏共的勃列日涅夫,抓住权力不放,把国家拖在一党专政制度下煎熬,最后被历史所抛弃。

《争鸣》二○○二年二月号刊载了温先生的《中国的勃列日涅夫》一文,将目前的江泽民和当年苏共的勃列日涅夫,就二者所处的历史条件,二者所居的政治地位,执政期间的政策手段,以及各自的个性特点,作了多方面的对比,寓意深远。

勃列日涅夫在第二次大战中立过战功,后来成了赫鲁晓夫身边的得力助手,趁赫鲁晓夫出访之机,发动“宫廷政变”取赫而代之。他执政十八年,临死前一年,连说话都前言不对后语,但仍紧握大权不放。这正是苏联共产帝国灭亡之前,病入膏肓的政治末日现象。

“江泽民现象”延续十几年

江泽民是中共第一个军事外行主政者,一九八九年靠着邓小平的“枪杆子护持”上台坐稳第一把交椅。

江泽民主政十三年,养着几百万武警,可全国爆炸声四起,交通事故连连,灯红酒绿之中火警频传,去年一年内农村地区发生了七千六百多宗暴力抗争冲突事件,御用官版“莺歌燕舞”的曲调,掩盖不了在腐败官僚苛捐杂税压榨之下受苦深重的农民大众的怒吼。

正是在这样的局势下,中共进入了换届工作之年。按照中共自己的决议,今年十六大之后,江泽民应当全面退出。任何保留江泽民职权之倡议,都是违反中共的“民主集中制”,都是企图修正或推翻“中共中央的正确决议”。

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江泽民放出两个政治气球:一是将本应戴在西欧、北美发达国家执政党头上的“三个代表”帽子戴在自己头上;一是要吸收资本家入党,以加强自己的“号召力和凝聚力”。不仅如此,还要求将这两条纳入中共党章。由此可见,在江泽民这样的共产党总书记眼里,什么马列主义,什么党章,什么社会主义,什么共产主义,都不过是谋权谋利的招牌;江泽民要争要保的不过是他个人的权位而已。

从江泽民之上台过程、执政手段以及目前之维妙表演来看,延续十几年的“江泽民现象”,不是孤立的偶然现象,它充分暴露出中共一党专政政治体制的不可救药。

枪指挥党,非法倒合法

邓小平以中共政治局常委委员的身份,几年间接连“颠覆”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位总书记,又从上海调来江泽民封为新的总书记。两位总书记没有领导中共的实际权力,就连他们的职位与命运也操在邓小平手里,授予他就可以当傀儡总书记,一收回来就得下台。而且,邓小平的实质性活动都在常委会甚至政治局以外进行,套用中共的术语叫做“非组织活动”,作出决定之后交给常委会,常委会就“少数服从多数”通过执行。这就是江泽民上台前夕共产党的所谓“民主集中制”组织原则的体现。

一九八九年事件的整个处理过程,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少数胁迫多数,是霸道镇压真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那是“枪指挥党,党拗不过枪”的缘故,也可以说是“枪党结合于一身”的怪胎杰作。

“民主集中制”,“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这两个口号,中共喊了几十年,在一九八九年同时完蛋了。从此,在人民群众心目中,中共作为执政党──“为人民服务”的党,已经丧失了其灵魂,变成为小集团利益服务的权力象征而已。

“宪法规定”之实质

按照中共的说法,中共在中国的“执政领导地位是宪法规定”的。宪法是中共领导制订,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然而,人代会是在中共领导下工作的;人大代表又是在中共各级组织领导控制之下选举出来的,党外代表必须坚决“听党的话”才能当选,所以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自然是“听党的话”的橡皮图章。

人大代表们从各自当选的具体过程中,深知自己能够到会参加讨论,是谁给的机会,当然心知肚明该如何行事了。经由如此过程产生的宪法草案,自然获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无疑了。所以,中共在中国的“执政领导地位”是“宪法规定”的,实质上是中共自己规定的。

应真正落实宪法赋予的自由

中共以宪法形式规定自己在中国垄断性的领导地位,是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搞社会主义代表人民利益,而社会主义是共产党的“专利”,社会主义理论只有中共懂得,所以中共垄断了对社会主义以及一切政治问题的解释权。中共说的,都是社会主义,都是马列主义,都是“正确”的。

宪法规定了几十年:人民“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可从来没有实行过。人民群众要集会、结社,也得共产党“领导”才行。人民群众要不“听党的话”而集会,就是“受国外敌对势力操纵”,镇压!想要组织政党?现有政党够数了,他们个个都安份守己──你居然还想另搞一个,当然是要“颠覆”共产党了,抓起来判刑!其实,五十三年来,谁人有能耐“颠覆”过共产党的主席、总书记?不就是十几年前那一阵子,三年内接连“颠覆”了两个!江泽民正是在两位前任遭到“颠覆”之后登上总书记宝座的!

近年来,中国社会上有不少精英分子,共产党组织请他们入党都请不进去,有些加入了民主党派。这样的社会现象,当是促使江泽民招揽资本家入党的考虑因素之一。其实,即使有的资本家请得进去,他们入党之后也适应不了共产党的那一套。两全其美的办法是切实履行宪法上的承诺,容许那些“对社会经济发展作过贡献”,既想参政,又不想加入现有党派的精英分子组织新的政党,使他们能作出更大的社会贡献。这样的话,中共也不用为了吸收资本家入党而招来“变质”的恶名。

镇压和平百姓残暴加愚蠢

法轮功练功人大部份是中老年,一边练功,一边读书,是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心境安宁。练功人遍及社会各个阶层,甚至于中共老党员老干部、政治局常委委员家属,都有人练功,这本来对社会对国家都有益无害。但是,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偏偏要向法轮功发难,早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就有练功人被抓被打被打死的怪事发生,因此才引起了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练功人上访中南海的事。及至一九九九年“七二○”之后,更是对练功人进行大规模的迫害。

取消“一党专政”势所必然

综观五十三年来的历史,尤其是近十几年来的“江泽民现象”,取消“一党专政”,变“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为各党派联合执政,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发展趋势,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在最短期间实现从“一党专政”到各党派联合执政的过渡,这样对中国,对中华民族,有益而无害。但这就要有一个前提,即结束“江泽民现象”,也就是他在十六大上完全退下来。如果江泽民一定要把“江泽民现象”无限期拖下去,像勃列日涅夫一样,也不是毫无可能。这样的话,不但对中国,对中华民族,将继续带来损害,而且会使中共自己又一次丧失更生的机会,直到被历史彻底抛弃。

--原载《动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