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僻小村中7人被杀


5月19日晚7时许,在仅有56名村民的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陶楼乡公小郢(读“影”)村,21岁的村民岑满意在无任何迹象的情况下,手持尖刀和钢管,分别在村民家中、门前以及场地上连续杀死7名村民,杀伤1人,死者中最大的现年50岁,最小的年仅9个月。次日凌晨1时10分,嫌犯在劫持一名人质索要钱财时,被公安干警开枪击毙。

而经警方初步调查,岑的杀人动机很可能是因为家里的草垛两度失火而疑及他人。

在一个仅有13户人家的偏僻小村子里,什么样的仇恨会带来如此惨烈的结果?人们在惊悚过后开始思考。

5月19日傍晚,公小郢村像往常一样平静。几个村民在村东的稻场内打油菜籽--在连续一个多月的阴雨天气之后,公小郢村的村民们从17日左右终于迎来了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家家户户抓紧时间收获早已成熟的油菜,很多村民都忙到很晚。

这是个很偏僻的小村子,村民外出,须走约2公里蜿蜒崎岖的小道,才能上到能通汽车的村公路。一遇雨天,小道越发变得泥泞难行。村里总共13户,其中6户姓沈,4户姓阮,方姓、李姓和岑姓各一户。岑家在村里算是小户人家,岑满意在村里的小名叫“小满子”。

那天晚7时多一点,村妇方凤林第一个发现灾难降临。据她说当时刚干完农活回家,顺路到村东的稻场上背些柴草,借着暮色,她发现稻场上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的,她惊慌失措,不敢去细看就往回跑。

因为丈夫阮永友还没回家,她就跑到他大哥阮永富家里准备叫人,但在那里却看到了几乎令她吓晕过去的血腥场面:厨房里的电灯亮着,厨房灶台边上横竖躺着几个人,看起来已经动弹不了了,地上血迹斑斑,触目惊心地红成一片。方凤林扭头就往家里跑。

阮永友带着妻子奔到大哥家里,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他大哥的小女儿阮小平(25岁)死了,斜靠在厨房门口的墙壁旁,身边是一只翻倒的四脚小板凳,上面全是血;他三哥阮永福的儿子阮刚(13岁)也死了,最令他难过的是连阮小平年仅9个月的婴儿也未能幸免,在婴儿的耳廓边缘,有受到利刃伤害后的伤口和血迹。

据阮永友推测,在凶手行凶之前,阮小平可能正抱着儿子吃奶,猝然而至的致命攻击使其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半靠墙壁的姿势说明她几乎还保持着当时的喂奶状态。

凶险的一幕出现了:阮永友刚刚迈出大哥家的门槛,就迎面撞见了岑满意。“他一手拎着一条两尺来长的铁棍,一手握着一把尖刀,站在离我四五米远的地方,”阮永友回忆说,“他突然把刀在手里一端,就向我冲了过来。”

阮永友情急之下围着一个草垛转着圈跑,岑满意紧追不舍。刚从稻场回来的阮永福刚好路过,被岑迎头一棍打昏在地,动弹不得。岑满意来不及管这兄弟俩了,径直冲向了方凤林和她赶过来的三个孩子。孩子们尖叫着四散奔逃,两个向西,一个向东;岑满意选择了向东逃跑的阮晓亮(大儿子,16岁)。大约追了20多米远,岑向前方的阮晓亮大叫,“你再跑,让我追上非杀了你不可。”阮停住了脚步。

“我们距离大约四五米远,我怕他追不上我再伤害父亲,就不跑了。”阮晓亮后来这么向记者解释,看到他停下来,岑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直喘粗气。

“关系不错,也要杀!”

没有人清楚阮怀松(27岁)、陶艳(23岁)夫妇俩是何时惨遭杀身之祸的,他们的孩子仅仅4个月大。阮17岁丧父,是家中独子,去年冬天才办完婚事,家中的大红喜字颜色尚未褪掉。

他母亲刘河翠当时做好了晚饭,看到儿媳妇陶艳喂完奶,放下孩子出门叫丈夫吃饭,从此一去无回。刘抱着孙子等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有人大喊:“岑满意杀人啦!”是方凤林在喊。

刘河翠吓坏了,她担心儿子儿媳,抱起孙子就往东面稻场跑,不料还未跑到那里就迎面碰见了岑满意,手里拿着一把铁锤、两把刀和一根铁棍。

岑满意:“我已经把怀松杀了,你别找了。”

刘河翠:“我家儿子与你无冤无仇,你凭啥杀他?”

岑满意:“谁让他碰上我呢?”

刘河翠说自己当时就毛了,因为这段对话使她意识到岑满意“杀人杀昏头了”,可能会伤害孙子,拔腿就跑回家。岑满意没有追她,赶去追方凤林一家去了。

阮怀松横尸在稻场,衣服被扯得稀烂,而且还有一块折断的刀尖残留在体内;陶艳则陈尸在阮永友家门口前的小道上,当岑满意挟持着阮晓亮来到阮家时,所有的村民都已经吓得躲了起来,夫妻俩的尸体横躺在那里,没人敢去收拾。

38岁的生产队长、光棍汉李多根也莫名其妙地成为岑满意的刀下冤魂,他是在邻村小卖部买酒回家的路上撞见岑后被杀的,他买的酒依然留在杀人现场,而他的妹妹李多苹至今也弄不明白“小满子”行凶的真正原因,她说:“小满子虽然平日不爱讲话,但经常和我哥在一起下象棋,关系一直不错,怎么下得了手?”

不久,村民沈光年的尸体也在稻场附近被发现。这是岑满意杀死的第7个村民。

凶手的最后时刻

阮晓亮回忆说,当时他被岑满意抓着骼膊往父母家里走,闻得到岑身上的酒气。阮永友远远跟在后面。岑问的第一句话是:“我家的草垛是不是你爸烧的?”

阮永友在后面听到了,高声答:“不是。”岑满意于是拉着阮晓亮来到了邻居沈受萍家,问沈:“我家的草垛是不是阮家烧的?”沈受萍说“不是”,及时关上了大门。当时有3名别人家的孩子藏在了卧室里。

没达到目的的岑满意又抓着阮晓亮回到阮家,坐到门槛上,看到阮永富、阮怀新(阮永富的儿子)和郑永生(死者阮小平的丈夫)和方凤林赶了过来。

阮永友说:“小满子,你还年轻,如果把孩子放掉,我给你钱,你跑了以后还有出路。”

岑满意说:“钱我不要,杀了这么多人,反正一个死。”他拎起阮晓亮走进屋内,反手把大门拴上了。阮晓亮说自己根本不敢逃,因为岑满意的手中始终拿着那两把凶器。

他来到卧室,命阮晓亮帮他包扎手上的伤口并清洗尖刀和铁棍上的血迹后,突然向窗外的阮永友喊,让他拿5000块钱出来。“要快,而且不能报警”,岑隔着窗户朝阮永友吼道,“不然我杀了你儿子。”

第一个打电话报警的是阮怀新,在邻村打的。警方很快就到了。

岑满意未觉察,让阮晓亮舀了一瓢冷水喂他喝了几口。喝完后,他让阮晓亮把电视打开,然后坐在床边开始看安徽电视台影视频道的节目。其间阮望了一眼屏幕,上面的时间显示是午夜零点。两人没有说话,一直看到整个电视节目完全结束,此间没有换过频道。

然后,岑满意让阮晓亮找了一截绳子,把他的左手腕和阮的右手腕紧紧捆在一起,并排躺在床上。

此时警方“击毙凶手,保护人质安全”的行动方案已经确定,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跟在阮永友的身后悄悄来到卧室的后窗外,轻轻掀开窗玻璃外围的绿色纱网,确定了射击目标。

阮晓亮说,“我听到了枪口轻轻擦过窗玻璃发出的细微声音,可岑满意没有任何反应。”

凌晨1时10分,枪响了,子弹正中岑的头部,岑当场被击毙。

公小郢村部分村民一览表

阮怀松        村民       被杀

陶艳(女)      阮怀松妻     被杀

刘河翠(女)     阮怀松母

阮永友        村民

方凤林(女)     阮永友妻

阮晓亮        阮永友大儿    被当人质

阮永富        阮永友大哥    

阮小平(女)     阮永富小女    被杀

阮小平幼儿               被杀

阮怀新        阮永富之子    

郑永生        阮小平丈夫

阮永福        阮永友三哥

阮刚         阮永福之子    被杀

李多根        村民       被杀

李多苹(女)     李多根之妹

沈光年        村民       被杀

沈受萍(女)     阮永友邻居

岑满意        村民       被击毙

李文秀(女)     岑满意之母


公小郢村的伤痛永难弥合

来源:《南方周末》 2002年5月31日 (责任编辑:周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