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谈工潮:工人们是争取大锅饭吗?


从今年开春以来,北至大庆辽阳,南到广州海口,东至上海南京,西到贵阳克拉玛依,中部的武汉长沙,地处心脏的北京天津,全国二十几个城市都出现了工人示威。

这些示威活动,全是自发的。如果说有人发动,那末这个发动者不是别人,正是江泽民阁下。因为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核心,已经不再代表中国工人的利益,而是代表中国垄断寡头集团的利益。现在中共所推行的政策,是抽瘦补肥,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空前残酷的剥削政策。工人们停产的停产,下岗的下岗,盲流的盲流,除了起来抗争,已经没有别的出路。这就是官逼民反。

改革开放前,中共推行的是计划经济和大锅饭制度。大锅饭制度严重地伤害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也就是说,严重地伤害了生产效率。这是物质匮乏的根本原因。每当一个“五年计划”开始的时候,中共不去看市场是否需要,一律放松银根,造成经济虚热。到了一个“五年计划”结束的时候,同样,中共也不去看市场是否需要,大肆收缩银根,造成市场恐慌。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五年循环一次的“供不应求”经济危机。

改革开放后,中共推行的是市场经济和雇佣劳动制度。雇佣劳动制度有两面性,它是一种计件计时,按劳取酬,但又缺乏保障的制度。这种制度的正面作用是能够刺激了人们的劳动积极性,提高了生产效率,加上市场经济所开发的市场潜力,是今天物质丰富的原因。它的负面作用是缺乏人性,制造失业人口,引起社会动乱。生产效率提高后,产生了富余劳动力的问题,也就是下岗的问题。而市场经济的推行,又使当年那些盲人骑瞎马,凭主观热情瞎指挥所产生的不符合市场需要的企业无法生存下去,工人不得不走上社会。能生存下去的企业,也必须遵从市场规律进行产业重组和优化。重组或优化的结果,必然使一批工人停产,失业,或是“买断工龄”。社会转型的损失,大部分转嫁到工人身上。

由于分配不公,社会公正受到侵害,有钱人占人口比例太小,有消费能力,但无法拉动社会消费。工人没有钱,农民钱不多,他们虽占人口比例很大,能拉动社会消费,但无消费能力。这是一个恶性循环。造成整个社会消费力低下,也就是以市场萧条为特征的经济危机。

今天工人们抗争的目的,并不是如同有人恶意歪曲的那样--恢复大锅饭制度。觉醒的工人们并不欣赏那个让他们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普遍贫困的大锅饭制度。今天工人们所争取的,是自己的尊严不再受践踏,是自己的生存得到保障。今天工人们所争取的,不是虚无缥缈的“领导阶级”特权,而是在平等基础上的、实实在在的、有工做,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有书读,也就是自己的自由和利益得以确保的基本人权。

十三年前的八九民运没有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当时中国的经济在走上坡路,社会转型刚在开始,还未伤害大多数人的基本利益。如果八九民运发生在今天,可能结果大不一样。因为今天中国虚假繁荣,已经遮盖不住经济下滑的趋势。工人的利益已经受到严重伤害,入世后,中国垄断寡头将与国际垄断集团共享利润,农民的利益,将如同今天的工人一样,受到严重伤害。当年沉默的工人,今天无法保持沉默。到了那时,农民还会保持沉默吗?工人,农民,不愿依附权贵的自由知识分子的联合,将开创一个八九民运的烈士们所争取的新时代。(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