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国:这是一张什么样的嘴?!


月24日出版的电子报《中国劳工通讯》第11期发表了蔡崇国的评论《中国煤矿又一波事故狂潮》,全文如下

山西运城富源煤矿发生恶性事故的消息,在“误”了近10天后,首先由新华社驻山西的记者朱玉及山西商报的李俊牛报道。于5月15日起陆续被公众传媒所揭露。在本期电子报截稿时(于六月七日□□),辽宁又传来令人心悸的煤矿爆炸的轰隆声。

据《经济日报》五月十四日报道,中国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张宝明用“三个没有过”来概括4月份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的严峻性: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事故: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死过这么多人,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范围事故125起,死亡329人。事故涉及六省一市,成批量、大面积发生;死人之多超过了“去年整治前的月平均数”。换句话说,在去年十一月,山西省在一周内发生七起煤矿爆炸事故,死亡一百多人后,中国政府对煤矿进行了“空前严厉的整治”。经过几个月严厉的“整治”后,煤矿的爆炸反而多了,死亡人数更成倍地增加了!

自从盘古开天地,有谁听说过这种事吗?

而在这一个月零五天以前,即四月九日,新华社报道了这同一个张宝明的讲话。让我们看报道的原文吧:“中国长达十一个月的煤矿安全生产专项整治取得阶段性成果。煤炭经济状况有所好转,生产经营秩序明显改善,总量、库存和货款拖欠下降,价格出现恢复性上涨,去年全行业扭亏为盈。 关闭整顿小煤矿还促进了煤矿安全生产状况趋于好转,煤矿事故死亡总人数、煤矿特大事故数量、原国有重点煤矿百万吨死亡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相隔仅仅一个月零五天,一张嘴里中竟可以吐出这两种东西,这到底是一只什么嘴?!

没有语言能表达我们的愤怒,没有语言能表达我们对中国政府有关当局之无能,之卑劣的的蔑视! 去年十二月,本报就煤矿频频爆炸的悲剧,发表过“煤矿爆炸说明了什么”的社论。在社论中我们明确地指出,中国政府只是采取关闭小煤矿,惩治官员的作法,只能带来几天的平静。要解决问题,必须是治标治本同时并进。我们也提出了这些办法。我们当时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新的一波煤矿爆炸的悲剧,会如此之快。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煤矿业被政府荒诞、近视的“改革”和无效的“治理”带入了一个难以跳出的恶性循环:煤矿爆炸导致治理中小煤矿严厉,煤炭价格于是窜升,煤炭恶性开采导致暴利,人们于是铤而走险,煤矿爆炸狂潮由此再起。在短期内,我们完全看不出这个悲剧会有结束的可能。

该怎么办?其实,办法是完全可以找到的,在采煤目前有利可图的有利时机,政府和企业投资组成或大或小的公私合营的股份公司,以此取代万恶之源的个体“矿主制”,培训民工并给合格者发矿工证,允许和支持矿工组织自己的安全观察监督小组,银行发放低息的安全设备专项贷款等。问题在于:我们的这个政治体制有能力接受改革吗?我们的那些日益势利的政治家们有这个意愿和兴趣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