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中共法庭对工人权益说不


深圳一家法庭三名身穿黑袍的法官坐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红黄色国徽下宣读法庭命令。他们是中国政府权力的化身,却显得相当紧张。女法官赖秋山(音)刚刚宣布退厅,一百八十九名被解雇的建筑工人就站起来呼喊,有些人愤怒地挥舞拳头。

华盛顿邮报二十八日发表文章说,中国政府和共产党不准工人组织独立工会,不准工人举行抗议活动,告诉工人可以依靠法制保护权益。但工人经过一系列的法律程序之后,发现法庭同样受到官员和关系的影响,不顾事实,做出不利于工人的裁决。

这些工人说,他们相信共产党对于法制改革的承诺,为了争回被国有建筑公司盗窃的工资经过一年多的斗争,希望在法庭上得到公平。但现在,他们发现法庭也被人操纵。他们从去年三月开始的法律斗争到这个月失败了。

这些多数来自四川的工人和其它工人一起过去十年来将深圳从一个偏僻小镇建设成现代化大都市。但深圳建业建筑公司却把他们当成二等公民,他们的工资比当地人少很多。他们当中有七人去年被解雇,当他们要公司扣除的退休金时,却没有得到。那些工人提出:公司没有那笔钱,为什么过去十年来每月都从工资中扣除百分之八?公司的回答更令他们吃惊:他们不是建业建筑公司的工人,他们是四川一家公司外借的工人,建业扣除那笔钱是支付四川公司的“管理费”。

那些工人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四川那家公司的名字,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那家公司存在的任何证据。而他们每年都同建业签订合同,证明他们是公司雇员并得到准住证。

当地官员和律师说,这些工人是中国公司避免为外地工人购买保险、支付工资税和退休金等违法行为的典型受害者。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省级官员说,“这很典型。他们行贿乡镇官员,那些工人好象是被当地雇用。许多工人根本不明白,或者没有投诉,因为公司经常很容易换掉他们。”

那些工人随后在建筑工地私下讨论对策,后来推出四名代表同公司管理层谈判。他们首先去找公司官方工会,但遭到拒绝。然后,他们去找公司人事经理,但后者说公司不欠他们一分钱。当工人继续找领导谈判的时候,公司官员发出警告:如果你们放弃,公司让你们保住工作。如果你们想告状就告去吧,建业是个国有公司,你们赢不了。

有个公司官员还说,并不是所有人在法律面前都平等。但工人们不信。他们阅读共产党关于法制建设的宣传文章,他们看法庭公正裁决的电视剧,他们还听到朋友讲状告一家私人建筑公司并赢得官司的事例。

这些工人相信法律是在他们这边,即使法庭是被政府控制,那家公司老板是为政府工作,他们相信法庭也不至于蔑视法律。

那些工人乘四十分钟的汽车去深圳最大的书店,寻找法律书籍,尽量阅读中国劳工法规,他们有时早上去,直到晚上九点书店关门才回家。由于买不起书,他们尽量背书或者复印重要章节。

三十五岁的木工刘泉源(音)说,“我们越读越兴奋。我们也感到震惊。几乎所有权益都受到侵犯。”例如,公司经常要工人周末和假日加班,从来没有支付加班费。

去年四月,那些工人到深圳劳动仲裁委员会告状。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仲裁员说,那些仲裁员几乎都得到当地公司的好处。许多仲裁员都开豪华汽车。

四个月后,仲裁委员会做出不利工人的裁决。那些工人雇用一名律师开始告状。去年十二月,一名法官命令建业建筑公司退回过去八个月百分之八的工资扣留,支付过去六个月的加班费,并说他们是建业的工人,应当根据工龄得到相当于每年一个月的离职费。这些工人每人可以得到二千美元。

那些工人说,公司应当退回过去十年的全部扣留工资,律师打消了他们上诉的要求。但是,公司从来没有支付那笔钱,却提出上诉。

随后,建业公司停止支付工资,对那些放弃告状的工人说可以重签合同。多数工人都只好退出诉讼,因为那家公司命令所有下属及其伙伴都不许雇用这批工人。公司同时猛加房租并威胁要驱逐他们。

这一百八十九名工人虽然表示不害怕,但四名工人代表担心警察会逮捕他们,因为中国警察通常在镇压劳工运动时都是逮捕工人领袖。

今年五月,工人和公司进入最后一次法律战。有些工人在法庭上发呆,有些语句不连贯,有些人不会说普通话,还要同事把四川话翻译成普通话。尽管如此,工人们提出的根据非常充足:许多人出示了被建业雇用十多年的合同复印件,有些人指出他们并非来自四川因此是从四川某公司借用的说法不成立,他们还在很多地方引用具体法规条文。

女法官赖秋山第一次休庭没有做出任何裁决,在工人的喊叫声中溜出法庭。六月五日,赖秋山要做出裁决时,工人们喊叫起来,一名秘书说案子要持续三个月。但法庭外面卡车和汽车已经排成长队,警察已经封锁了附近的道路。 一个星期后,法庭预定宣布决定。工人进入法庭时,一百多
名警察已经在那里等待。每个工人都要排队登记,经过金属探测器和两排
警察,缓慢进入法庭。法庭内也有几十名警察,包括两名警察在录像。

赖秋山和另外两名法官进入法庭后,首先宣读声明,警告工人不要打扰法庭程序。随后,他们给律师一份文件就离开法庭。警察喊每个工人的名字,然后递给他一份裁决。

当工人们费力地读懂那些法律预言时,他们才认识到女法官赖秋山几乎否决了他们所有的要求--裁决说,公司可以自愿支付每名工人六百美元,但这是“自愿”,不是法庭命令。被警察包围的工人就这样颤颤竞竞离开法庭。一名工人代表说,“法律是好法律,但法制不起作用。如果要我们从头来,我们宁愿抗议。”

Chinese Workers' Rights Stop at Courtroom Door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articles/A58379-2002Jun27.html

原载:大参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