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委员遭车祸暗杀、两个司令部大搏斗杀出第一回合

2003-02-26 08:07 作者: 闻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自从去年十一月新一届匪头班子诞生之后,政治局内以新总书记胡锦涛团派为一方、前总书记江泽民上海帮为另一方的两个司令部都憋足了劲,都希望在今年三月的新届人大上能攫取占优势的国家权力,以便随后寻找契机彻底干掉对方。由是,摆在敌对双方间急需解决的两大课题是:一、刁买人心,把江执政积累的民怨推给
对方;二、争取多数,控制政治局内重大问题的决策权。所以,十六大新班子一上台,胡以下的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们还不等走进中南海,就都竞相摆出廉政架式、表演亲民形象,走马灯般地在党国基层转开了,而党的喉舌则跟着一个劲儿地吹嘘“关心弱势群体”。

六十五岁的新届中共政治局委员、共产国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就是按照江家上海帮的总体布署,于二○○三年一月中下旬,前往失业工人最集中、工潮此起彼伏、共产国民怨最大的东北三省,以“慰问生活有困难的工人”为名、替江泽民一伙去冰雪封冻的北国收拾人心的。按照中共导向媒体的说法:“曾培炎先后在辽宁、吉林、黑龙江慰问煤矿困难职工,并就采煤沉陷区的搬迁改造等问题作调研”;曾
还承诺“决定利用国债资金,解决采煤沉陷区矿工生活困难问题”。但曾培炎私底下还有另外一项特殊使命,那就是替江泽民看望张万年的儿子、现任黑龙江省鹤岗市委书记,并给他送去了一大、一小两份厚礼 ---- 大的自然是给张军头狗崽子的,它除了巨额的现金犒赏之外就是日后的封官许愿;小的是送给鹤岗满城过年都揭不开锅的下岗工人的,用年关的几个饺子堵一堵准备同共产玩命的煤黑子们的嘴,
替当地的恶霸县太爷点缀点爱民形象。江泽民希望,曾培炎能传达他老江对张万年的“感激”之情,褒奖张军头在十六大结束前拥兵逼宫、帮江取得共产枪杆子、推江登上十六大后红朝太上皇宝座的头等“军功”,安抚张军头不要因一朝丢失军权回家养老、就被胡锦涛用国家副主席的诱饵拉过去忘记了老主人。

中南海圈内人都知道,三八年十二月出生、现担任共产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秘书长、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国务院资讯化工作办公室主任的曾培炎,乃江戏子控制红朝党国的经济臂膀,也是同江泽民私人关系最久远的共产官僚。打从八十年代江泽民担任中共国电子工业部长时起,曾培炎就从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奉调回国,担任江蛤蟆的电子工业部办公厅主任一职。江泽民被邓小平瞎猫抓死耗子点中扶上红朝第三代“核心”宝座之后,曾培炎就一直是江泽民在财经方面的首席狗头军师。按照江泽民的布署,在十六大当上政治局委员的曾培炎,可望在今年三月召开的中共国十届人大上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一职,负责掌控目前由吴邦国负责、关系到红朝经济发展要津的工业和交通方面的工作。

胡锦涛的团派人马岂能不知曾培炎东北行对江家上海帮保权、夺权重要性,于是按照共产“路线斗争”途穷刺刀见的红朝惯例,三月份权力大摊牌前在政治局里先干掉江家帮一票的秘密暗杀计划摆上了内斗日程。胡办主任令狐计划找来了自己的死党、在黑龙江经营多年的田凤山(现为国土资源部长);他向田布署并共同策划了一项让曾培炎在北国消失的秘密计划。这计划,就如文革期间林立果布署炮打毛
泽东专列搞抢班夺权一般,就象九五年一月陈云密令空军特种兵刺杀邓办主任王瑞林企图搬开邓小平的一样,是共产权力争夺战的最精彩的一招,也是最后一决雌雄的一招。

田凤山何许人也?田凤山在胡派圈内有江泽民“帝国红师”汪道涵一样的“美誉”。当年,胡锦涛在西藏当一把手期间,赐死班禅的“妙计”就出自田凤山的脑袋,最后导致一九八九年班禅大师不明不白地“心脏病”发作归天,而胡锦涛则因此为红朝立下大功、迅速窜升当上了共产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

多年来,胡锦涛不忘旧情,多次超常规提拔田凤山,甚至有几次都差点把田凤山搬上了掌控中共人事大权的中组部长高位。但在十六大上,胡锦涛还是没能玩过江戏子,中组部长的宝座叫贺国强给占据了,而田凤山则连个政治局委员都没捞着。

但是,作为胡锦涛当年在中央党校的同窗铁杆田凤山,仍然一如往常,坚持在政治上不断地给胡锦涛出谋划策,在私生活上继续关怀备至 ---- 亲自出马替胡皇储找二奶妃,最后找来了黑龙江电视台的女主持王艳萍。为此,胡锦涛一直都想给田军事安排个能够影响红朝全局的重要职务,而这次,曾培炎竟敢到田凤山经营多年的老巢去玩命,这不是天赐良机吗?于是,让田取代曾、掌控中共国经济命脉的策划就出笼了;于是,早在曾培炎到达黑龙江之前,令狐计划、田凤山、胡锦涛和尉健行在黑龙江的铁杆、黑龙江公安厅长陈有财(其歌星女儿陈红是令狐计划的二奶)、石宗信等胡家帮人马设计、运筹的一项周密的暗杀计划就沿着中长路、沿着滨北线撒开了,就等着曾眼镜去钻套了。

二○○三年一月初,曾培炎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指定的东北视察线路图和日程表出发去东三省考察。二○○三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五时左右,当时北国的天空已经被夜幕笼罩,曾培炎的车队行至铁力市和绥化市之间的庆安县时,曾乘坐的考斯特面包车座驾突然遇上了“意外”车祸,该车从二二二国道湿滑的路面上突然右打舵冲出路面,越过路肩,翻滚跌下山沟。曾培炎当场手脚骨折,脑袋血肉模糊,眼睛也被眼镜玻璃片划破,生命垂危,昏厥不省人事。随从人员将其救起送往绥化第一医院抢救,据当地小百姓传,曾委员仅面部就缝合了十多针,要是侥幸能拣回一命,也必定会成为政治局内的青面獠牙恶鬼。而坐镇中南海胡办等待噩耗的令狐计划,听说暗杀已经得手,于是立即派出空军运输机,将摔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曾培炎空运送进了北京三○一医院。

与此同时,令狐计划的电脑里收到了一份秘密报告称:一月十七日,当曾培炎车队行至绥化附近时,陈有财手下控制的黑龙江省公安厅警卫局负责保护曾培炎的警卫车队突然不见了踪影,仅剩下唯一的一台警备车在曾培炎座车前护卫。突然,走在曾培炎车前面的那辆警备车发现前面公路上停着一辆四轮大货车,由于速度快,刹车已经来不及,警备车与那辆大货车相撞,曾培炎的座车也跟着撞了上去,并翻出路面滚下山沟。

曾培炎北国车祸,是中共国发生的首例实施成功的政治局委员谋杀案;事出当日,黑龙江省公安厅警卫局局长立即被撤职查办了。但是,真正的主谋和主凶,令狐计划、田凤山、陈有财、石宗信等则仍然稳坐钓鱼台,准备着今年三月红朝中共国的最后一次儿皇帝同太上皇的玄武门大搏杀。而党国的喉舌媒体,在三○一医院被大兵严密封锁的情况下,为了保住伟光正的盛世庄严形象,则正在喋喋不休地报导:中共中央紧急派出飞机,将代表党关心民众疾苦而遇车祸受伤的人民公仆曾培炎同志接回北京治疗,现他在党和胡锦涛同志的亲切关怀下,身体正在迅速恢复。

○三年二月一日北京爱民街一号传送
据中华评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