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美女与传媒大亨默多克结缘幕后


在沉默了数年后,安妮·默多克不久前接受了澳大利亚《妇女周刊》的采访,披露她和默多克离婚前后的故事。

一见钟情

安妮1944年出生于英国的格拉斯哥,母亲是一位英格兰的干洗商,父亲是一位来英国淘金的爱沙尼亚商业海员。1953年,为寻找更好的生活,安妮一家移居澳大利亚。但这可能是个错误,他们开创的一个野餐公园很快便破了产,导致安妮的母亲离开了家庭,身为长女的安妮便担当起母亲的责任,照顾3个弟妹,这段经历培养了她的责任感。从一所修女学校毕业后,她想成为一名记者或演员。她先是在默多克拥有的《每日镜报》的财务部门谋到一份职员的工作,不久后,便以记者的身份采访了她的老板默多克。两人几乎一见钟情。安妮立即被默多克的男性魅力所吸引,已婚并已育有一子的默多克也对18岁的安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回忆说:“我认为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姑娘。”

1967年,默多克离开他的发妻,与安妮结婚。婚后,他携安妮前往英国。由于默多克的报纸多靠桃色新闻和挖人隐私获取暴利,使他很快便在英国声名狼藉,人们称他为“肮脏的淘金者”。直到今天,在英国,这个词几乎已成为默多克的代名词。

尽管安妮始终支持默多克,但处在被人喊打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安妮不但孤独,而且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也令她心惊胆战,作为暴发户,他们也成为绑架者袭击的目标。有一天,一伙绑架者看到一个女人开着一辆劳斯莱斯,他们认定车中的人是安妮,便绑架了她,并向默多克索要100万英镑。当他们发现车中的女人不是安妮而是新闻集团经理的妻子时,这伙人把他们的失误全部发泄在安妮的替罪羊身上,他们不仅杀害了她,还将她的尸体喂了农场的猪。

华裔美女邓文迪沉重打击了安妮

1973年,默多克的传媒帝国扩展到美国,他接连买下得克萨斯州的三家报纸,并在以后的25年中买下更多的报纸、杂志、电台、出版社。像所有富人一样,他们在不同的国家购置了许多豪宅,并拥有一艘价值1.25亿美元的游艇,然而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他们的关系开始变得疏远。默多克很少回家,无所事事的安妮决定重返校园充实自己。她进入纽约大学学习英文,在获得学位后,她开始尝试写作。她陆续出了3本书,其中两本成为畅销书,不过这无疑沾了默多克的光,因为书中以默多克的很多经历为原形。

华裔女子邓文迪的出现,使沉醉在自己美满婚姻中的安妮如梦初醒。她说:“我原以为,我们拥有美好和快乐的婚姻,但显然不是那么回事。”事后,安妮抨击默多克显得“非常差劲”。最终,默多克的“顽固、无情和不顾她的感受而一意孤行”的态度使安妮放弃了挽回他们婚姻的幻想。

1998年1月,邓文迪开始以翻译的身份公开陪伴在默多克左右。4月,默多克和安妮通过媒体对外宣布,决定结束他们31年的婚姻,至此,这对一直被人们视为拥有美满婚姻的夫妇的神话破灭。8月,安妮提出离婚请求,但据她后来透露,最终却是默多克成为离婚的原告。在10月的董事会上,安妮突然接到丈夫下达的逐客令,默多克在他的年度报告中向董事们宣布,安妮将和他一道离开董事会。对外界默多克显得很有风度,实际上他只是不得不在熟知内情的董事们面前给安妮一个公正的评价。他说:“我必须承认,在这个风云变幻的行业中,安妮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她对新闻集团的贡献有目共睹。”但在私下里,他却不加掩饰对安妮的冷酷,安妮说,默多克甚至不肯给她任何选择的余地,只是无情地命令她必须离开。

这对安妮来说无疑是沉重的致命打击,她的告别演说充满绝望:“这不仅是我婚姻的结束,也是我生活的结束……离开它我感到非常难过”。一些董事眼里闪着泪花,目送这位自18岁起便为新闻集团尽力的女人在她大儿子的陪伴下黯然离去。

1999年6月8日,默多克夫妇的离婚告以完成,仅在17天后,默多克便迫不及待地与邓文迪在他的游艇上举行了秘密婚礼。半年后,似乎有意与他们的躲闪唱反调的安妮和72岁的金融家威廉·曼在纽约著名的大教堂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盛大婚礼。

如何分割120亿美元的巨额财富?

如何分割他们在过去31年中积累的120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和默多克的继承人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尽管安妮至今仍然对他们历经一年多达成的秘密离婚协议的细节守口如瓶,但她没有否认有关默多克支付给她10亿美元的传闻,不过对此仍有很多人认为这对安妮并不公平。因为按照加州的法律,安妮有权要求平分她和丈夫共同拥有的财富。

实际上,安妮并非等闲之辈,事隔数年后,安妮才披露了她当年对默多克和邓文迪的关系以及她和默多克之间的纠纷始终保持沉默的原因。原因之一是,安妮不想在她和孩子们的利益未获得保障之前得罪默多克。安妮说:“为了我的几个孩子,我什么都没说”。她极尽克制的另一个因素是,安妮对他们的婚姻仍抱有幻想。“我一直等待事情能恢复正常,但他没有利用这个机会”。的确,默多克并没有像安妮预料的那样最终回心转意,他对安妮试图挽救婚姻的种种努力不屑一顾。安妮说:“我一直在努力挽救我的婚姻,但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感兴趣。”

情场失意的安妮在争取她和几个孩子利益上取得了胜利,安妮说:“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孩子们的利益得到了保护,我最关心的就是他们的继承权。我们从分居到离婚花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把这些事情安排妥善。”安妮十分肯定地否认邓文迪和她的子女会成为默多克的继承人,她暗示继承人将在她的3个孩子中产生。对此,她觉得很矛盾。她说:“实际上,我并不希望他们中的任何人成为继承人,我认为他们都十分出色,完全可以专干他们想干的事。”安妮认为继承人问题必然会带来很多伤害,而这种压力不是她的孩子们这种年龄应该承受的。

尽管知道默多克对自己已情绝意断,但安妮承认自己对前夫仍留有一份爱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