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胡锦涛的位子能坐多久?


在这次十届人大上,胡锦涛果然只接下国家主席一职,江泽民继续留任国家军委主席,双核心并存的局面正式形成。另外,曾庆红当选国家副主席,对胡锦涛构成直接威胁。

应该说,中共高层权力格局出现这样的形势,早在我们预料之中。

还在2000年五月号《北京之春》上,我就在《江泽民忙于人事布局》(署名“田南”)一文里写道,“江泽民自己想接着再干一届,因为没把握,又打算重新安排接班人,用曾庆红取代胡锦涛”。以后我又多次撰文,提出江胡双核心之争的问题,提出曾庆红与胡锦涛之争的问题。

现在,几乎是人人都在讲江胡双核心的冲突,讲胡锦涛与曾庆红的矛盾了。但是在当初我们最早提出这种观点时,似乎没有引起多少注意。不少人认为我们说的都是某某人“想”,某某人“打算”,没提出什么事实根据,没提供什么内幕消息,所以不值得重视。

不错,我当时提出自己的分析和预测时,确实没有什么别的讯息为依据,不过我的依据比真真假假的内幕消息更可靠。我所根据的是两条众所周知的常识:

1、独裁者决不愿意自动放弃权力。

2、独裁者会力图把权力交给自己选中的人。

从这两条常识出发,考虑到中共原有的权力格局,我们很容易得出以下两个推测:

1、 由于国家主席的任期有宪法的明文限制,而总书记的年龄有党内高层不成文的规定,所以,江泽民很难再留任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但是,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留任两个军委主席,从而保持住最高实权。

2、 胡锦涛不是江泽民自己选定的接班人,曾庆红才是江泽民中意的人。可是,胡锦涛的第四代核心位置是邓小平指定并为高层接受的,江泽民很难正面否定;再说,曾庆红直到十六大前还只是政治局候补委员,也很难一步登天。所以,江泽民会在把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项职务交给胡锦涛的同时,力挺曾庆红,使曾庆红处于未来可以顶替胡锦涛的位置。

在上述分析中,作为前提的两条常识是相当可靠的,接下来的推测也合乎情理的逻辑。奇怪的是,如此显明的推理和结论,怎么先前没什么人看出来?

现在,既然上述推测已经得到证实,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在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前后夹击下,胡锦涛的位子坐不坐得稳?胡锦涛的位子能坐多久?

虽然双核心的局面已经明朗化,但还是有人提出不同的解释。他们说,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只是过渡性的,是老人对新人“扶上马,送一程”。此说不值一驳。哪有一“过渡”就“过渡”整整一届的?哪有一“送”就“送”五年的?

纽约时报引用中共某官员的话,把江胡关系比作父子,这种比喻充其量只对了一半。它顶多说明老皇帝名义上把大权交给了儿子但又不肯真撒手这种情况。问题是胡锦涛不是江泽民属意的接班人,曾庆红才是。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有人说,江泽民不肯全退,是担心自己和自己的家族被胡锦涛清算。可是,假如到最后,大权终究还是会落在胡锦涛头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江的家族还是有可能被清算,现在把持着权力不放又有多大意义呢?从情理上讲,江泽民交权越是交得干净利落,胡锦涛越是乐得作顺水人情,越是不会和前任及其家族过不去;相反,江泽民越是不肯交权,越是对胡锦涛猜忌,不给胡锦涛好日子过,胡锦涛就越是怀恨在心,越是可能在日后打翻天印。林彪“五七一工程纪要”里提到毛泽东的一个权术是,不得罪人则已,要得罪就得罪到底。所以我认为,江泽民力图把胡锦涛架空,不只是为了保自己保家族,更是为了进一步把胡锦涛废掉,换上自己中意的人接班。

从中共十六大到全国十届人大,看上去好象实现了最高权力的和平有序的交接。然而在我看来,实际情况正好相反。

附录:

关于江胡之争与胡曾之争,先前我还发表过不少看法。

在2002年二月号的观察家文章《双核心之争》里,我写道,江泽民对胡锦涛这个由别人强加给自己的接班人愈发感觉不满,不愿意向胡交出党权军权,起码是拒绝交出军权,并试图以曾庆红取代胡锦涛,但是因为曾庆红当时连政治局委员都还不是,无法在十六大上一步登天,跨越胡锦涛,直接从江泽民手中接过最高权力,因此,“江泽民一派唯有实行缓兵之计,不把权力交给胡锦涛,或者交出一部份权力,保留一部分权力,让胡锦涛有名无实,然后再寻找时机抬出曾庆红取而代之”。

在2002年三月号的《再谈双核心之争》里,我分析道,因为宪法对国家主席有任期限制,邓小平提出过七十岁以上退出政治局,而江泽民当初正是以乔石年过七十为理由逼乔退休,并承诺自己在十六大退休,所以,江泽民很难再连任国家主席和共产党总书记,但是他仍有可能继续担任军委主席。在这篇文章里,我还写道:“双核心之争在所难免。眼下我们甚至看不出这一目前仍属潜在的严重冲突如何才能化解于无形。”

在2003年一月号的《中共第四代与政治改革》里,我进一步分析了江胡的矛盾和胡曾的矛盾。我强调,“江胡的关系不同于邓江的关系。江是邓指定的,因此邓对江是能支持就支持,能不换就不换。九二年南巡前后,邓对江很不满意,最后江能化险为夷,其间固然有曾庆红的政治手腕,但也和邓在主观上对江这位他自己指定或认可的第三个接班人不愿意再撤换的心理有关。胡不是江指定的,江对胡的态度大概是能不支持就不支持,能换就换。如果上述邓江之事发生在江胡之间,那江还不趁机把胡给换了?”关于胡曾的矛盾,就连《第四代》这本书也承认,曾庆红是对胡锦涛的最大威胁,“如果真的出现胡锦涛执政能力不佳的状况,中共十六大产生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将会推举曾庆红为新的最高领导人”。我则认为,胡锦涛很可能“执政能力不佳”,因为他的幕后有江泽民监视,周围有江派人马掣肘,处在内外夹击之中。另外我还指出,下一届核心很可能由这一届的政治局常委会确定,其中江派占多数,所以,“就算胡锦涛在十六届任期之内找不出理由挤下去,到了十七大总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好机会”。

作者为《北京之春》主编

--原载《观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