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女大学生商务俱乐部”


日前记者接到这样一张名片:大学生商务俱乐部--让你领略当代大学生的风采。正面印着着三点式的海滩女郎,背后则是该俱乐部的服务内容:商务应酬、翻译写作、聊天旅游、情感交流。“一到晚上,就有人在宾馆和娱乐场所周围专门散发这种名片给衣着光鲜的男人。”一位经常出入娱乐场所的朋友说。

这些打着商务牌子的俱乐部,其实就是一些伴游公司,这些以豆蔻年华女大学生作为卖点的另类俱乐部,如今干了些什么名堂?

奇特的公司制度

2月10日,记者以应聘名义拨通了“女大学生商务俱乐部”的电话。接电话的小姐自称“西子”,她简单了解了记者的情况,便问记者觉得自己“人才怎么样”。记者含混回答“还过得去”,她便让记者次日下午去面试。

11日下午4点,在沙坪公园正对面“海盛旅馆”4-2室。这家私人小旅馆是一幢老房,周围人声嘈杂。一进门,记者发现客厅里两个长相清秀的年轻女孩正在嘻哈打笑地化妆,另一间房里几个女孩打牌打得热火朝天。客厅中另一张桌前坐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精干男人(女孩们叫他杨哥),冷冷地打量着记者。

填了一张简单的履历表后,记者递上学历证书,说:“我毕业好几年了,不知道你们年龄有没有限制?”杨哥端详着证书:“年龄不是问题。”接着翻出两张打印的《公司规章制度》给记者。上面写着:每次与客人见面5-10分钟内确定客人是否留用,立即将结果电话告知公司;在服务时段未满擅自离开遭到投诉者,罚款200-300元;与客人头三次私下联系必须收费;对公司内部资料保密,不得随意翻看公司资料等等。最后留有应聘人“服从条例签名”字样。

杨哥告诉记者,这是一份非常轻松的工作─“陪客人聊聊天,唱歌喝酒消磨时间”。公司向客人收取管理费:4小时以内150元,4小时以上200元,超过8小时按天计,收300元。而小姐的收入就是客人给的服务费,“只要服务得好,一个月挣上万都不是难事。”每次收费由小姐当天带回公司,因此在这里供职的小姐每人都得交300元保证金。

对于“与客人头三次联系收费”的规定,杨哥特别加以说明:“我们这里有专门‘吊凯子’(访男娃找对象)的女孩,我们可以为她提供机会,但前三次私下联系必须收费,否则我们投入那么多广告资金怎么回收?”记者问其广告打在哪里,杨避而不答。

五部电话“接单”

杨哥称,到他这里的客人素质都很高,因为“这里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他信誓旦旦称能保证小姐的安全,但对小姐与客人的特殊交易“不鼓励,也不劝阻”。他告诫记者,即使你有“特殊服务”也不能向客人漫天要价,“我们培育一批客户不容易,不能就这样搞砸了。”至于万一客人强来怎么办,杨哥含含糊糊地说:“只要你们委婉地拒绝,一般不会有事的。”

在杨哥与记者谈话的同时,他桌前的三部来电显示电话与小西面前的两部电话响起不断,业务十分烦忙。一位客人打电话来找同伴,杨哥露出厌恶的神色:“昨天罗小娟(音)不是和你们朋友开的一个房吗?我给你她的电话。这些女的真笨1

不一会儿,杨哥接到一个订小姐的电话,立即喜形于色。接线员西子亲自上马,和屋里另一个叫杨静(音)的大学生到对面沙坪公园门口等一辆车牌号为690**的小车。不久后她俩便垂头丧气地回来,被客人“退货”。西子一脸不悦,愤愤地点了根香烟。杨哥在电话里急得忙解释:“马上给你发两个素质好的过来。你放心,全是大学书包妹。”屋里又有两名小姐鱼贯而出。记者发现,这些小姐大多学生气未脱,但言谈举止已颇为老练。

又接了一单丽苑大酒店的业务,杨哥好不容易才得了闲。他告诉记者,平日里最好到公司来呆着,一有业务便可马上接单。接单地点在公司指定的地方(一般是沙坪公园门口),客人“退货”分文不收,如果小姐到客人指定地点去,被“退货”则客人要给一定的车马费。

杨哥得意地告诉记者,他这里等待接单的小姐有几百名,90%以上是在校大学生。春节期间,虽然公司没开门,但业务可没闲着,陪老板出去“耍”的女孩大有人在。

女大学生的“道德底线”

今年念大三的李燕(化名)是北碚歇马镇人,父亲下岗后开了个副食店,弟弟正在读高中,家庭条件比较紧迫。去年10月,她来到七星岗一家公司应聘,随便填了一张表,交了10元报名费,便成了“伴游”小姐。“公司通知我到指定地点与客户碰头。一般外地客户会要求陪他购物、观光,而重庆客户会请客看电影、喝咖啡。”她记得第一次陪客人是在渝都大酒店的一个标间里,一个穿着保暖内衣的男人在昏暗的灯光下拥着她跳了两个小时的舞。大概是为了验证她是否是真的大学生,他还文绉绉地念了几句《沁园春·雪》。当他有进一步举措时,她义正严辞地拒绝了他。那天她得到50元小费,是当天所有接单的女孩中挣得最少的一个。那天她才知道,挣钱不但要靠勇气,也要靠“智慧”。“有次老板晚上2点叫我过去,拿了小费后我直接把客户带到南坪一家大型的洗浴中心,那边反正是男女分开洗,我进去泡了两下就溜出来了……哈哈哈。”她脸色似乎很得意。

每月李燕接单次数不定,但收入都在两千元以上,是她母亲工资的两倍有余。据她说,她还是“耍起在做,比起其它人‘孬’多了”。男朋友知道她在做伴游,并没表示反对。“我又没用他的钱,他有什么可说的?”不过她表示,这份工她也不打算长做,等到存够下学期的学费就不做了。

当记者问她是否会出卖色相时,她坦言:“很多男人都会提出性要求,但我从来不答应,我有我的底线。”

另类的“供需理论”

据了解,重庆至今没有“伴游公司”,所有从事伴游业务的公司注册名称都为商务、咨询、家政、导游等类。但事实上,专门从事伴游类业务的公司早在1999年便已出现。李燕的老板曾向她透露,目前全市在报纸上打过广告的伴游公司有近10家,而实际从业的不下30家。这些公司控制的伴游小姐多在100至200名之间,以平均每家伴游公司拥有150名伴游小姐计算,在重庆从事伴游服务的小姐理论上超过4000名。这其中,在校大学生占了一定比例。

业内人士认为,重庆巨大的旅游潜力是伴游业在“地下”得以蓬勃发展的首要条件,而高校松散式管理使一些女大学生通过伴游业过早地踏入社会。这在班级、宿舍内部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不少大学生认为,伴游兼职只要不违法不耽误学业,利用自己优势赚钱谁也无权干涉。但是,无数事例说明,这种工作是以牺牲自己的人格来换取金钱的。

(凤凰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