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伊战争还有哪些悬念?


华盛顿的军事专家警告说美军在伊拉克应该格外当心后勤补给的弱点。

哈林.乌曼(Harlan Ullman)是华盛顿的一位军事分析家,他在1996年第一次提出“震慑式(Shock and Awe)”轰炸这一概念以帮助美军将其军事优势转换为战场上对局面的迅速控制和主导权。按照乌曼的原话,它是“运用军事强力去影响、左右和控制对手的意识和知觉来摧毁其抵抗的愿望。”乌曼说这一战略应该是“大胆而富有冒险精神的,”这一战略本身比更保守的战略要更具风险性。乌曼说,“这一战略经常充满风险,而军队不喜欢风险。”

美军在目前的进攻过程体现出了为“后勤薄弱” ,当军队正在向巴格达开进时,只有一小队后勤人员跟进补给。他们的工作之一是建立一条输油管道来补给坦克和战斗直升机的。最近几名美军后勤人员被俘更体现出这场旨在“速胜”的战争的软弱之处:因为是求快,美军在胜利之后不求牢靠地巩固后方,在已经占领的地区加强军事人员和重武器的部署。这使得他们身后那些承担补给任务的轻武装军事人员可能会成为伊拉克军队的“捕猎”目标。

华盛顿的战略和预算估计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的军事专家迈克尔.维克斯(Michael Vickers)说同1991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在拉动伊拉克政权的崩溃的同时将经济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以便战后重建。所以这场战争的一大风险是伊拉克军队燃烧油井,对平民或美军使用生化武器,或者炸毁大坝水淹伊拉克南部的沼泽湿地。

在“震慑式” 轰炸战略中,速度是关键。所以美国军队能否迅速地突破防线、兵临巴格达城下是看美军这次战役是否成功的一大指标。美军要的是速战,尽量缩短在“震慑式”轰炸和同巴格达八万名伊拉克特别共和卫队短兵交手之间的时间。

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欧汉伦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巴格达的巷战将会是一场“非常非常混乱的战斗”。他预计美国带领的盟军将有几千名军人阵亡,而伊拉克一方会面临几万名军人和平民阵亡。

其他两大长期的战略性风险暂时无法影响巴格达军事行动的进程。一个是以色列发导弹回击巴格达的攻击,第二个是土耳其派军队深入伊拉克北部从而引起都是美国盟友的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之间的交火。另一个让美国军事专家担心的是美军顺利占领巴格达,但是最后无法找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这被“金融时报”的斯蒂芬.费德勒(Steven Fidler)称为是“灾难性的成功”。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周刊,2003-3-26(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