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水库蓄水时间应该推迟  

2003-03-27 00:43 作者: 金 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中的直逼现场报导。讲的是三峡水库蓄水前的清库问题。画面展现出沿岸堆放了数不清的垃圾堆。仅大得象山一样的生活垃圾就有200多堆。到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开始蓄水。库区蓄水后,水库将会遭到严重污染。不仅影响库区及周边地区,还会影响库区下游近四亿人的生产生活用水以及南水北调工程。据说这一问题已经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一场清理垃圾的大战正在展开。请看这大战是如何展开的。

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三建委)移民局副局长宋原生先生说:“三建委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我们已经开展了科研工作,针对不同的处理目标,我们还要进行工程设计。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匹配足够的资金,同时我们还要协助湖北省和重庆市政府做好组织工作,相信在2003年蓄水之前,一定能够把库区的卫生清理工作做好。”宋先生是被采访的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他的这番话很长,实际上是一个条件句。观众如果分心很容易被“相信一定”这句话蒙过去,认为清理工作已经有把握搞定了。实际上,这句话的条件是(1)处理目标(2)足够的资金

  (1)处理目标是什么?

电视画面把我们带到库区。沿江垃圾之多,触目惊心。两岸到处都是垃圾堆放场,有的已有20多年历史。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堆积如山,多数已被植物覆盖。这种覆盖,又为以后清理工作欺上瞒下打了掩护。据估计,生活垃圾有300多万吨,工业垃圾1500多万吨。被埋起来找不到的还不算在内。还有1500多个屠宰场,900多所医院卫生院,4万多座坟墓,30万平米的厕所都要进行防疫处理。废弃的化工原料,工业排放的有毒物和重金属,其危害远远大于生活垃圾,主要表现在有毒有害物质的污染。它们很难查出,很难处理。就算明面上的垃圾山,怎么清理?新的垃圾都不易消纳,库区的就更别提了。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在拍片当中还有自卸车在倾倒垃圾,当年成车的垃圾往山谷里填(藏),几十年了,想在短时间内往上挖并处理掉,谈何容易!

  (2)足够的资金

由谁出钱?多少算足够?由谁出机械设备?设备少了限期内完不成任务,多了又浪费。由谁来干?这可不是干净活儿。整天挖又脏又臭充满细菌毒素的垃圾,谁受得了。根据对国人的观察和了解(笔者曾任生产队干部,对社员偷尖耍滑的招数有所领教),还不是民工、工头拿工钱糊弄领导。在当今这个腐败造假之风盛行的社会里,多少钱也填不满人们贪婪的口袋。最后,垃圾还是除不净,或者是藏得更隐蔽,以后给子孙后代泡“茶”喝。

既然两个条件都是子虚乌有,那么,“相信一定”的主句就是骗人的玩意儿。

我想,到2003年6月水库蓄水的时候,政府各级领导一定会亲临大坝现场,也一定会邀请许许多多嘉宾,外国使节出席仪式。可是丑话说在前头, 到时人们看到的将是又黑又臭的脏水,漂着无数塑料袋,快餐具,以及因缺氧而死亡的臭鱼。这些垃圾,如不拦住,会对发电机叶轮造成磨损和伤害,如果拦住,清理又非常困难,葛州坝已有前车之鉴。

亲爱的朋友,您也许不是在北京长大的吧?老北京的天桥,莲花池一带有个地方叫龙须沟。哪儿是北京的贫民窟。穷人没有条件用厕所,没有下水道,只好把生活污水往沟里倒。久而久之,那叫臭啊!阴天下雨,污水沟满壕平,人滑下去就没命了。后来还拍了一部电影,片名就叫龙须沟。好像是于是之先生主演的,您想起来了吧?如果不能亲身体验那臭水沟,您可以去苏州,沿苏杭运河走一趟。那是一条活着的龙须沟。您也许会说,长江是活水,流水不腐。对,现在三峡库区某段流速是每秒二点几米。可是蓄水后就只有每秒零点二米的流速,跟死水差不多。入库的“净水”随涨随污染。入库的都是浸过生活、工业垃圾和冲洗了30万平米厕所,无数猪圈,屠宰场的富氮水。耗尽水里的氧气,水生物将死绝。这样的臭水往下游放,再流动起来也是臭水,它不会因流动而净化,而充氧。加上长江上下游其他污染,那么长江就是另一条苏杭运河。整个流域人民生产生活都会大大倒退,生物污染以至灭绝。据报导,由于

有几百公里的沿岸污染带,许多城市被迫将城市用水的取水口移向江心。三峡蓄水后,特别是流量小的冬季,库水整体污染,可怜长江流域四亿多人民将要饱尝水系污染之恶果。 南水北调东线调入的将是已经污染过的长江水,根本无法饮用。中线再调走汉江之清水,武汉饮用水源会恶化。

亲爱的朋友,你我都是忧国忧民的人。可您也许不知道,如果没有人出来推迟三峡工程蓄水的决定,受害的不仅是长江中下游的四亿多人民,而是咱们的后代!您听说过没有,日本东京有个湖,叫霞浦湖。因湖水污染,225平方公里的湖从73年开始治理。花了27年,合1300亿人民币的经费,平均每平方公里5.8亿,才仅达到相当中国四级水体的水质,不能饮用。您算算,三峡湖面升起的时候,将是多少平方公里?政府准备好治理污染的钱了吗?它会比建三峡的费用少吗?

就目前清库而论,政府准备投入多少资金,调多少人力,多少设备,建多少个垃圾处理场去处理现存的200多个大小垃圾山。而这些影子垃圾处理场能否在一年半内建成并吃光所有的垃圾?当地政府打算派多少人去阻止人们继续公开地,偷偷地乱倒新垃圾的行为?听说朱熔基总理在最近的三建委第十次会议上特别强调了处理好三峡库区生活垃圾,生活污水以及库区生态环境建设问题。我想了解他在会上说了什么,是否回答了上面提出的问题,但是政府的网站上没有原文。想回国查阅,又怕因“盗窃国家机密罪”被抓起来。

如果政府回答不了以上问题,又没人能阻止2003年的蓄水,那咱们半个中国的生态环境就完蛋了。即使事情并没有我想像的这么耸人听闻,但重金属永远不会自然生物降解,它会随着生物链进入嗜鱼虾蟹蚌如命的沿江人民体内,生出畸形的后代,又会消耗多少社会财富。就算学过模糊数学,也算不出这笔账吧! 重庆大学的王里奥博士曾经有过这样的担心。  

重庆环保局长,重大教授陈万志说,像这种400亿立方米库容的特大型水库,一旦被污染,治理起来非常困难。清库的截止日期是2002年底到2003年初,哇!只有一年半时间。从电视片提供的信息看,现在还处于开会扯皮,制订卫生标准细则的研究阶段。等这些人研究好方案,定好标准,就到收工的时间了。即使现在干起来也是无标准可参照。我悲观的结论是,水库污染是不可避免的,后果可能非常严重,我们要为污染付出极大的代价。呜乎哀哉!

从三峡工程决策过程开始,曾一度有民主党派和正直的人士,包括共产党人的反对。九十年代后期一场洪水将反对声最后压制下去了。以我之见,三峡水库蓄水时间要推迟,直到清除了所有环境隐患再考虑。在目前阶段,三峡工程只完成大坝浇筑而不蓄水,做为旅游点对外开放,以旅游收入养下马工程。现在丢小钱,是为了以后不丢大钱;现在丢点面子,是为了后代能为我们骄傲。

我是个从不对上级说No的人。看完CCTV-4的现场采访后,难以入睡。我要说No!在这件事上,我们没有摸石头过河的资本啊。那些官员所说的“保证”,“限期完成”,“对不同的目标要专门设计”,“一堆一策”, “就地夯实”(一语道破天机)“查清不同属性,分别处理”全是胡说八道!试问,你们根本就找不到埋在地下的垃圾在什么地方,什么属性,怎么处理?对渗入地下的重金属,有毒化工原料怎么清理?把毒土搬走不成?上万间厕所怎么办?你们根本就没时间,没能力,没资金去完成这样复杂的清库工作,短期内也设计不出有效的清理方法。只会空喊口号,做表面文章,欺上瞒下,糊弄老百姓。你们如果继续按2003年6月1日的时间表走下去,就只能当中华民族的罪人。

为了中国亿万人民的福祉,三峡工程应推迟!(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