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你肯定知道长江是世界上几条最伟大的河流之一。现在我要请你猜一猜,眼下长江的水有多深?过去在重庆看长江,江水宽阔浩荡,一派巨川大河的气象。现在长江瘦了,水也浅了。前几天新华社报道,长江上游重庆附近持续40多天出现罕见特枯水位,长江随时可能断航。一月底二月初的七天之内,寸滩水位竟然下降了1.02米。用重庆水文部门的话来讲,就是“水位下降幅度之大、下降速度之快创下长江上游有水文记载以来之最。”那么,现在江水到底有多深呢?--- 2.7米,大概是一个大高个子举起手的高度。这就是我们世界级别的长江吗?据重庆航运部门的负责人介绍,目前已出现多处浅水区,部分河段航深降至2.7米。长江上的大型客货轮平均吃水在2.6米以上,航道中心水深必须在2.8米以上,否则触礁搁浅等事故极易发生。三峡倒是够深的,但水位下降,河道就变得特别狭窄。在奉节风箱峡、万州巴阳峡等河段,航运部门已经开始实行单向控制,就是这段时间只许上水船舶走,下一段时间则只许下水船舶走。长江通航能力因而明显下降,船舶滞留现象严重。

与此同时,黄河也出现“罕见枯水”。据黄河水利委员会的最新消息,由于来水量严重偏枯,黄河全流域用水全线告急。在兰州,成片成片的黄河河床大面积裸露见底,往日满河黄水奔流的壮观气势已不复存在。周末,许多兰州市民涌上裸露出来的河床,散步、放风筝,尽情玩耍。截至目前,黄河干流龙羊峡、刘家峡、万家寨、三门峡、小浪底等五大水库蓄水总计124亿立方米。扣掉死库容水量,可调节的水量仅有 35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3亿立方米,也就是减少了2/3,创下历年来最低点。据专家预测,到7月汛期到来前,黄河来水有可能为1950年以来最少的年份。今年上半年,黄河流域很有可能会出现大旱。黄河在1977年大旱的时候就干涸过一次。干涸的河道从山东黄河入海口一直到河南的花园口,全长近500公里。今年的情况,应该比77年更严重。

长江黄河同时出问题,是巧合吗?多半不是。这是长江在步黄河之后尘!不仅是水量减少,在水土流失、水污染等等各方面,长江都在直追黄河。“长江会成为第二条黄河”已经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而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事实。症结何在?追根溯源,其实就是两个字:“森林”。自从实行土地山林公有制之后,森林失去了自己有血有肉的主人,失去了自己忠实的守护者。持续半个多世纪的森林大破坏,其结果必然是严重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石漠”化,接踵而至的必然是江河枯洪比急剧扩大,旱则千里断流,涝则洪水滔天。此外,更不易觉察的是局部气候变化,降雨量减少。当局的解决之道是什么呢?是建水库,建水库群,而不是种树。在我们的两大母亲河上,已经修建了4万多座水库,已然是将长江黄河“碎尸万段”了,还在建!我们不是植树种草以根治水土流失,而是建大坝拦,半库泥沙半库水,让泥沙淤满了的废库都不知有几何!我们不是植树种草以涵养水源,而是大建水库群,把一条活生生的江河变成一条装了许多阀门的水管,哪儿缺水了,开闸放他一股。这不仅改变了河流的自然水文特性,使河流降低了自净能力,加重了水污染,而且,水库的调控能力可以在一段时期内造成工程措施可以完全解决生态问题的假象,掩盖和积累危机。

建库而不造林,这主要不是一个对自然规律的认识问题。无论农夫还是官员,都懂得“治水必先治山”,而治山主要是植树种草。中科院综考委在对小流域治理进行大量考察后,得出结论:几十平方公里以下的小流域,每平方公里投资3万元,即可做到“水不出沟”或“清水缓流”。以黄河中游水土流失最烈地区10~11万平方公里计,国家不过花上30~33亿元,就可根本改变面貌,而投资仅小浪底工程的1/3,三峡工程或南水北调工程的几十分之一。全国8万多座水库,其控水能力总和不过才是全国土壤、森林蓄水能力的1/28。也就是说,造林比建库省钱得多,作用大得多。而且,在森林急速减少的情形下,不管建多少水库也无济于事。

--- 这并非一个需要很高智商才能明白的道理。

但是,这个简单的道理违背了某些强大利益集团的利益:分散的数额有限的林业投资“油水”太小,他们要上大工程上特大工程!于是这个利益集团指鹿为马,上下勾连,大建其坝,假公以济私,哪怕江河断流,哪怕洪水滔天。在现存社会制度下,他们如鱼得水,他们永远是赢家。

欧洲、北美治水的共同经验都不是“水库”,而是“森林”。日本人说:治水在于治山,治国在于治山,“能治山者才能治国”。--- 诚哉斯言!

(自由亚洲电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