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经营色情店的中国女子被害案今日公审


由于涉嫌带走并杀害在名古屋市经营色情店的中国女子赵贞女女士(43岁),无固定住所、无职业的高瞻(29岁)等6名中国人被诉告杀人及为获取赎金的绑架等罪,27日,该案在名古屋地方法院(审判长为伊藤新一郎)进行首次公判。除高瞻保留罪状否认权外,其余五位被告均承认起诉事实。 根据起诉书,被告高瞻等于去年12月4日早晨用轿车将赵女士带走,将其监禁了约16小时,并索要赵女士前夫的赎金八千万日元。 同日夜,赵女士被勒住脖子并被装入旅行袋扔进名古屋港,随即溺死。

案情详细:  43岁的赵贞女在家中的6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赵家几个姐妹在名古屋的繁华街区--中区的荣,开了好几家按摩店,赵贞女本人就掌管着6家按摩店,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但是,庞大的金钱,并没有给赵贞女带来幸福,却使她沾上了杀身之祸。12月4日清晨6点,赵贞女回家路上遭6个中国男子绑架。 当天深夜,赵贞女被绑匪残忍地勒死,随后,尸体被扔进名古屋市港区的大海之中……绑 架 赵贞女与她的中国丈夫(43岁)来到日本后,双方离婚,并分别与日本人再婚,取得日本人配偶签证。目前,赵贞女与前夫关系亲密。 名古屋中区的荣地区,如同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一样,热闹非凡。12月4日清晨6点多,天已大亮,结束了一宿的营业后,赵贞女关上店门,与妹妹一起信步走到离店300米的饭店吃了饭。 饭后,她与妹妹分手,准备走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但是,她再也没有能够走回家,从与妹妹分手的那一刻起,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6点30分,在快到家的路上,赵贞女被6个年轻男子绑架,绑匪都是中国人。 很快,赵贞女被拉到名古屋市中村区的一间屋子里囚禁起来。绑匪们知道钓上了一条大鱼,这是一条是可以敲上一大笔钱的“大肥鱼”。但是,与一般绑架案的“游戏规则”不同的是(甚至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游戏规则”),绑匪们一开始就计划着拿到赎金,撕票。计划周密且残忍。勒 索 1小时后,7点30分,绑匪的第一个勒索电话,打给了赵贞女的前夫。 电话中的声音带著名古屋地方口音:妈妈桑在我们手里,快准备好8000万日元来赎她! 随后,赵贞女也接过话筒说,我被人绑架了。她央求前夫快去准备现金。 7:46分,前夫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8点钟过后,绑匪打来第2个电话,犯人发出警告:如果报告了警察,你自己性命也难保。 从7点半第1个电话起,到当天晚天10点15分,犯人们共打来27个电话,在电话中,犯人不断地催他筹钱,并且威胁说:是不是想与她一起死啊!在这27个电话中,赵贞女与前夫交谈的电话共有5次,最后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是4日傍晚5点12分,赵贞女在电话中说:请尽量去弄钱。 接到报案后,为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爱知县警方以绑架事件展开秘密搜查,从通话记录分析,犯人使用的是卡式手机,探测通话位置得知,犯人最初几次电话是在离被害人家不远的中区某地打出的,最后发话地点在名东区内。 从通话内容上看,绑匪们显然非常熟悉赵贞女及前夫的情况,也知道赵贞女“事业”繁荣,赚了一大笔钱,但赵贞女前夫向警方表示,想不起来犯人会是谁。撕 票 20多次的交涉,绑匪的赎金要求不断向下调整,从最初8000万到最后的840万日元。4日晚,赵贞女前夫,拿着840万日元现金,赶往犯人指定的地下铁车站前去交纳赎金,营救人质。 但是,犯人们不断更改交钱地点,从中区、东区、到千种区、名东区,甚至指定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下铁某出口。但是,交接最终没有成功,狡猾心虚的绑匪们没有显身。 事后,被捕的绑匪向警方供述,4日晚上他们有3人分别开车和步行去收赎金,但是在好几个车站看到同样的车子出现,知道事情可能败露,于是便断了念头。 但是,不管是否交钱成功,这改变不了赵贞女被残杀的厄运。因为,绑匪们在精心策划这一起绑架案时,便早已给这一计划注上了最后一笔:一边赎金一边就撕票! 12月4日晚上,就在前夫拿着840万现金,按照犯人们指定的地点,奔走于7个车站出口,营救前妻赵贞女时,人质赵贞女却在囚禁的某公寓一室,被活活勒死。她的脸上和左臂等处还遭到拳打脚踢。 当天深夜至5日凌晨, 赵贞女的尸体被塞进了一个大旅行包里,4个绑匪开着车来到了名古屋港区潮风町的潮风桥,尸体被绑上重物,扔到了大海里……落 网 绑匪都是中国人,而且年纪很轻,最小的才21岁,最大的主犯为29岁,他们都是以留学、就学签证来日的,他们是29岁的高瞻、23岁的毛庙仁,以及21岁的喻贻、王震、孙凯等。 毛庙仁曾在荣地区别的按摩店打工,知道赵贞女生意红火,于是恶从胆边生,与同伙一起策划了这一起绑架大案。 但是,这次的绑架却以失败告终,毛庙仁、高瞻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没有捞到一元半块,他们自然不死心,3天后,几个匪徒再次“出动”。 12月7日,这帮人侵入中区某公寓,准备行窃时,被居民发觉并报警,警察火速赶到现场,其中两人逃得稍慢,被警察抓个正着。 被捕后,两人供出参与了4日的绑架事件,并说出了另外4个同伙的名字。12月10日,在长野县辰野町和名古屋市内,另外4名同伙先后落网。 被捕后,犯人交待,4日晚将赵贞女掐死后,将尸体从名古屋港的一座桥上扔进海里。12月12日,警方在港口周围展开搜索,当天没有发现尸体,13日上午,警方派出潜水员再次下水搜索,结果在港区的潮风桥北下的海水中,发现了被残杀的赵贞女尸体。 至此,这一起绑架杀人大案终于水落石出,6名绑匪以涉嫌绑架、杀人和尸体遗弃等罪名,被再次逮捕。罪 犯 据悉,毛庙仁6人先后持就学签证来日,其中3人到去年秋季为止,系某私立短期大学的留学生。 据该短大介绍,这3人分别在该校情报处理和日本文化科学习,但是,从去年春升入二年级后,3人便“集体失踪”,再次没有在校园出现,学费当然也就没有交。 学生部的职员曾多次催促这3人来校,但3人充耳不闻。去年9月30日,校方以出席率不足以及滞交学费的理由,将这3人开除学籍。 短大有关干部表示,校方以为这3人早已回国了呢,没有想到他们去干这样的事。多数中国留学生是认真学习的,但是少数几个人干了坏事,让人对中国留学生另眼相看,学校感到非常难受。 据统计,这所短大在籍学生中的四分之一是中国留学生。 在名古屋的“不夜城”连开了好几家按摩店的赵贞女,赚了钱,成为名噪一时的“富女”。但是,金钱没法保住珍贵的生命,赵贞女惨死于年轻的同胞的罪恶之手…… 6个绑匪都很年轻,他们抱着学习的目的来到日本。但是,他们最终放弃了学业,走上了“犯罪”的不归之路,从留学生到杀人罪犯,他们短短几年的在日轨迹,又给人们以怎样的醒示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