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的中国,虚伪的反战


伊拉克战争打起来了,在政府的舆论导向之下,中国人突然表现出巨大的生命关怀,不过,只限于那些美国炮火当中的伊拉克人,对于身边的中国人自己的生命,却从来没有如此的热情。这是为什么呢?虚伪呗!

  伊拉克战争打起来了,国人的眼珠子也顿时转过去。全球化时代里,眼球子的方向也变得“全球化”起来。

  电视台连续播发战况与评论,网络上奔涌着声讨帝国主义的洪流,不知多少人在为战火中的伤亡而叹息和愤怒。中国还没有走上街头的抗议,但一般情绪中不乏与“国际反战运动”的呼应,而且“以中国公民名义举办”的“民间”的反战座谈会也已经召开,据报是“激昂、悲愤”,却又歌声动情,还“不时响起一阵阵掌声”。

  突然想到,反全球化的人士向来要人相信“全球化是美帝国主义的阴谋”。现在,全球化的反战运动,不知是否也有美帝国主义的阴谋在其中,而一贯反对全球化的人士突然加入了这一波全球化浪潮,是否又是自甘于他们所认为的堕落。

  无论如何吧,巴格达的生命伤亡,不仅引起了国人的关注,而且成为各路人士表现人道精神的最好渠道了。此时,我们身边的生命伤亡,又有谁关注呢?多少人扳着指头数着伊拉克平民死伤的数目,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数目越多,就越能证明帝国主义的凶恶,所以为了帝国主义的罪恶得到暴露,一些人是惟恐这数目不够醒目的。

  人们的兴致全然转向了战火。中国的劳工在以色列被恐怖份子炸死的时候,没有如此深重的关注、“激昂”和“悲愤”。国人的生命死伤与战火巴格达重迭的时候,也远不如伊拉克平民的死伤得到同情。

  就在伊拉克的伤亡在一五一十地得到计数时,国人的生命故事在怎样发生呢?美国发动战争那一天,福建的渔船已被斯里兰卡猛虎组织击沉于海上,8人获救,18名船员生死不明。伊拉克战争第3天,山西省吕梁地区发生自2月份以来该地的第三起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煤矿安全生产事故瓦斯爆炸致使孝义市驿马乡孟南庄煤矿87人遇险,只有15人脱逃。同日,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一辆中型客车翻入44米高的公路坎下,造成当场17人死亡,21人受伤,其中重伤11人。这些生命伤亡事件,几乎没有人去关注,或者,在比较注重行为的凛然大义的人来说,这些事件中的生命伤亡,不如伊拉克的伤亡具备“反对帝国主义”的价值吧,故而死了也并不足以引起什么反响。

  生命就这样被划分了等级。死伤于美国的炮火,是不能不高度同情的,死于的身边的事故,则要按下不表。这种区分显示出,对伊拉克伤亡的关注,在多大程度上是出于真实的生命关怀,在多大程度上是出于“表现自我态度”的需要。发生在周围的事件比发生在远方的事件,更吸引人的注意力,这是传播的基本假设。但发生在同胞身上的死伤和现在发生在伊拉克人民身上的死伤,受到不同的待遇,可见这“基本假设”实在是成问题的很。

  生命关怀,原来也可以如此讲究“正确的方向”。死亡也好,流血也好,其实也无所谓的,重要的是“死于谁手”。死于事故,那么死了便死了,又不是死在哪个人的手上,承载不起自己对人际与国际问题的态度,关个什么怀呢?就算死在人的手上,悲不悲,愤不愤,也要区别。死于猛虎组织之手,死于恐怖分子之手,可以平静待之;死于人体炸弹之手,他们甚至还要唱唱“为有牺牲多壮志”的赞歌,惟有死于帝国主义之手,他们才要“悲愤”和“激昂”,在他们那里,“人道主义灾难”远比恐怖主义灾难可怕,所以谴责“人道主义灾难”的劲头,比谴责恐怖主义灾难就要积极得多。过去我们是天朝上国,对不尊王化的人讲“虽远必诛”,现在不是天朝上国了,对被帝国主义折腾的人讲的便是“虽远必关怀”。

  某些人的生命关怀中也会撒撒“爱国主义”的胡椒面。一说到“东洋鬼子”“西洋鬼子”就恨不得“荡平天下”的胸怀全球者,一说到“祖国统一”就恨不得用人体填平海峡的口力报国主义者,当他们胡喊乱叫的时候,何曾有过见血就犯晕的生命关怀相呢,惟有帝国主义的炮火才能让他们大喊“生命宝贵”,但请稍待,此时此刻一过,转回头来他们仍然是要“荡平天下”、填平海峡的,生命马上就一文不值。

  帝国主义那里,自己人的命很值钱,他们是特别关怀自己的生命的,有些人还由此及彼地关怀别人的生命,这都不用说。除此之外的地方呢,一个种群无论怎样对待自己人的生命,其实我们都不太注意得到的,被帝国主义杀死杀伤的时候则另当别论。被帝国主义杀死杀伤的人,哪怕再远,也比身边的伤亡更能起悲起愤。这种生命关怀,简直是虚伪透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