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中国中央电视台伊拉克战况分析有感


看了大约半小时中央电视台的伊拉克战况和三位专家的分析。感觉差点儿背过气去。除了画面剪接技巧煞费苦心不减八九当年,而且先成竹在胸,按照事先规定的口径结论进行“分析”的本事也大见长进。尤其是这些专家自己看不到真实报道,居然能够发掘战争的所谓“实质”,可谓用心良苦。不过既然“这次国际媒体大批新闻记者自由采访,超过以往任何一次战地记者数量”,为什么还认为这次的“宣传”又“控制的这么好”,所以“从画面上看不出任何进展不顺利的情况”?好象老美拼命掩饰战争不顺利的情况。其实白宫布什五角大楼国防部等一再强调的正是:不要过于乐观,艰难还在后头。

为什么难?为什么不顺利?因为这是人道战争,必须绝对减少平民:巴格达夜间灯火通明,白天交通正常,足以证明战争的性质。否则,如中国的越战那样,30分钟,300门火炮,万余发炮弹,把越南省会城市,谅山,轰得连一间房子不剩,早就万事大吉了。即便向当年轰炸柏林、轰炸日本一样,也用不了两个星期就解决战争。美英联军超强对付小小伊拉克,难道炸弹、炮弹不够用吗?战争之前,连美国军事舆论也小看了美军的仁慈,预计说这场战争少至两周,多至个把月就结束。

“难民不离境”或者“逃亡的难民不多”,也成为中央电视台军事专家们恶意揣测战争动机的由头。然而这种情况正说明这次战争语言让老百姓听懂了,那是专门打击压迫他们的魔鬼撒达姆的,所以联军小心翼翼不伤平民。一旦进入巴哥达,巷战对联军最不利。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和军人全然可以换掉军装,穿上百姓衣服,混同于老百姓,就如同庚子年间那些杀自己同胞(基督教徒)的义和团匪以及助纣为虐的清军混同于北京老百姓一样,进城救援的八国联军不仅地形不熟悉,而且目标不明确,加上军纪松懈,复仇心理爆炸,结果无法不错杀。然而这次战争中英军有令:见着穿便服的人,他不先开枪,你不许开枪!就是说,这些军人得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试验出对方是否伊拉克军人之后,才能使用手中武器。想想美军在越南丛林中的牺牲,巴格达的巷战之艰难可以料见。即便这样,美英联军仍然不愿轰平城市,甚至不愿轰炸城市的基础设施。

北京中央电视台军事专家们关于“不打城市设施是为了战后重建城市少花费用”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高精密度的导弹花了多少钱?一个等于几千枚普通炸弹。早超过城市重建多少倍了。省几个就够了吧?现在打成这个艰难样子,打的就是钱!代价不仅是高额军费,而且是自己的军人的生命:为了减少平民伤亡,为了保证城市生活正常运转,必然多伤亡联军。如果不是这样,美英这样的军力、财力,轰平几次巴格达再重建几次都不难吧。

至于老美“控制舆论”,“掩盖真相”之说,整天24小时数被世界众多各类媒体盯着,上百家电视台对准伊拉克及周边地区实录(叫“LIVE SHOW”,镜头 不动地方,带子不剪辑,一有情况,录像机恨不能冲上去把情况“吃了”),真相如何掩盖?这帮记者,尤其是那些为数众多的左派媒体记者们,恨不得出点意外来报道,来哗众取宠呢。当年韩战中,“美国计划对华使用原子弹”就是美国媒体自己从杜鲁们总统的记者会上借题发挥,最先炒出来的。“美国在北朝鲜使用细菌武器”这个无稽之谈后来由于斯大林逝世被苏共中止,现在已经解密的档案披露无疑,但是当年这些自由媒体也没少帮给苏共、中共和北朝鲜金日成这些造假大王当帮凶。现在的伊拉克战争,整天价,国防部白宫被记者追问频率最高的问题就是何时打完这一仗?国防部长拉姆斯斐尔德再老奸巨滑,再身经百战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就如同就阿富汉战争问题对付记者一样,他只能说:战争的时间从一个礼拜到数个月,甚至一年都有可能。谁能对付这帮绝对不合作的苍蝇蚊子一样无孔不入的记者编辑报纸电台电视台,而不出韩战时期那样的荒唐问题,谁就是世界上最不“Naïve”(江泽民斥责香港记者语),最沉着冷静的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必胜将军。

前方直录战地情况,一天24直播,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就更新一次消息,弄得全世界(除了中国,伊拉克)观众坐在自家沙发上,就比二战时期的盟军司令部更了解战况。加上后方这帮记者一天到晚追问最新战略方案,战斗部署,应急措施,抢先当新闻公布,世界几十亿观战者们更是对战争了如指掌。过去世界上的仗,有这么打法的吗?过去战争的环境有今天这样复杂吗?一个炸弹炸了第三国的商场,一个人没死,战争中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就自己主动调查炸弹究竟哪里来的!如此战争透明得跟玻璃镜子一样,反战媒体不利用镜子的反光折射小题大做、不烹炒鸡毛蒜皮、不大惊小怪,差不多就已经胜利一半了。幸亏左派媒体记者们这次虽然大多反战,但是同情自己士兵,恪守职业道德。中国媒体专家谈及媒体新闻报道,真是从上到下不知“新闻”(真实情况)为何物,只知用自己用惯而不自觉的“宣传”(为说服别人而编的情况)机器和概念覆盖别人,铨释别人。

看看中央电视台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令人想起中国春节期间唯一一次报道非典型肺炎的情况。那次报道的媒体是广东电视台,时间大约在大年初八(记不确切)。按照新闻规格而言,它不是新闻,不是报道,而是纯粹宣传:一切说词都为了平息已经开始恐慌的民众和已经开始震荡的市场经济。节目中不报道染病人数,却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病人痊愈出院”(避谈真相);不谈病菌来源,却说是“外地病人来广州治疗而得知此病”(转移焦点);不谈目前无药可医,却大放“即将痊愈”病人的镜头。这样的“新闻”“报道”虽然在大陆已经见怪不怪,但其中一位医学专家的说词仍然令人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问题,现在想来尤其觉得殊应指责:

电视上请的医学专家居然信口雌黄说,“这病在西方国家常见”;并且以美国为例证说:“美国每年一百多万人患此病!”虽然世界太小,美国太强,说什么事都要把美国扯上,弄得美国打个喷嚏,全世界都感冒,但这样的公然欺骗,这样的大胆造谣,这样的勇气和无耻,真令人气绝。911之后的几个炭疽病患者,已经让全美高度警惕,新闻全线追踪报道了!怎么敢有“一百多万”病菌不明、无药可治的患者?!而且是“每年”?!如在西方,这样的新闻媒体不因失去听众而倒台也要信誉破败,言者被起诉也说不定。可是这样的“新闻”每天都充斥所有大陆官方媒体。老百姓蒙在里面还帮着说话,真可怜,又可恶。

最可笑的是,经过那次报道,据称广州的社会治安恢复了,市场经济平稳了,没有人抢购粮食、水、板兰根了,人们不再恐慌了。连我这个在华盛顿市区经历过炭疽病恐怖、自以为对中共媒体有免疫力的人也以为,这下非典型性肺炎至少受到重视了。而我的友人则更加乐观地告诉我,即便这样的报道,也是广州市委对广州省委坚持不懈的争取和斗争,要求报道而获取胜利的结果。然而,非典型性肺炎的真相在两个月来日益发展,情况严重,不仅危机中国大陆,台湾、新加坡、越南等周边地区,连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在劫难逃了。这次的实情是:“中国打喷嚏,全世界都感染”。

病情可以隐瞒,导致全球感染;新闻可以造假,导致中国精神受害。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各地大学那些连吃饭时间也要盯着电视机看的学子们,还有那些本能地突破封锁,希图在精神上进入地球村民的中国百姓们,在新闻饥渴中,特别关注伊拉克战争。但是中央电视台那样的报道,看了不如不看。越看,越傻。这种愚民政策的最后结果是全民在集体灾难中保持乐观:大多数傻子都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黑色日记。作者为记者、作家,现居美国

---《观察》(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