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的女“性放纵”者


《广州疑现性放纵隐秘群体》的报道在全国各地引起强烈反响,数万人在网上表达了自己的震惊。最初给记者写信反映这一群体内幕生活的女孩在面对人们的种种态度时是怎么想的呢?

  经过多次努力,昨天晚上,记者终于见到了这名26岁的女子--云儿。

  样子长得像林忆莲

  晚上8时,记者如约等候在广州东风路的一家酒吧门前。大约8时15分左右,因为迟到而显得满脸歉意的她匆匆赶到。记者没有料到出现在面前的会是一个如此清秀的姑娘:身着一袭褐色长裙,略略烫过的头发蓬松地垂在肩上,长脸细眼,颇有林忆莲之风。

  “我们有自己定义的责任心”
  云儿对记者说:“我看你在报道中把我们这种生活叫做性放纵。”“但是我们遵守自己定义的责任心---我们都认为,身体的出轨不算什么,心灵的出轨才是真正的出轨---并且因为我们平时都是朋友,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都很尊重对方。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不过是我们表达友情的另一种方式,当我们那样做的时候真的没什么肮脏想法,我们觉得那很自然。”

  “事情过后,我们都会严格为对方保密。

  回到家后,大家也会很好地对待自己的另一半---这就是我们定义的责任心。”“我们这个群体当然也有很多种。像网上评论的那种单纯是为了发泄和征服的人我也遇到过,他会在事后得意地说,我是第几个跟他上床的女人---这种人太恶心,在我这里不会有第二次,连朋友都不可能再做。”
  一本书影响了她

  回忆起走入这一圈子的种种历程,云儿感慨颇深。

  她说刚走出校门的时候,其实她跟所有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很乖。那时候,同事们在办公室讲段子都会让她不自在。但是很快她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在那里,对性一无所知或者表示出羞怯情绪是要受到嘲笑的。第一次被朋友带入那样一个圈子,并在别人的引诱下“结束处女生涯”也曾让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原谅自己。

  “开始那两年,我过得很不开心,觉得自己过得很堕落。”后来,她无意中看到一本华莱士写的书,突然对性有了新的理解,从那时起,她觉得“当一个人在身体或者情绪上需要性的时候,就去得到它并不是罪恶”。

  “我现在很想结婚”

  “我现在的男友是在工作中认识的,他不知道我过的是这样的生活。自从认识他以后,我很少再跟别人做了---其实当心里真的有爱的时候,是很难装下别的事情别的人的。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控制不住自己---比如昨天晚上,我问他考虑过结婚吗?他说这一两年还不想。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坏了。告别他后,我想过找别人---有时候性交也是我们这群人解决心情问题的方式之一。”

  “……是啊,我现在真的很想结婚了,我确实是想过回平静的日子。”

  记者手记:谁不是明白人(作者:周琼)

  面对人们对此事的评说,云儿表示出高度的反感---她觉得自己是个明白人,不需要别人来指手划脚。也许在那个圈子里,大部分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他们拒绝和藐视批判,因为他们觉得那意味着别人并不明白。

  但是他们真的明白了吗?

  记得采访的时候,我问云儿,既然追求感受,为什么你不找一个能理解你的生活和观念的人,而是选择了一个很单纯的男孩子做男友呢?云儿为之语塞。想了半天,她才说,可能我觉得那样的人更安全一些吧---我并不希望我的男友介入这样的生活中。

  她说,性,在她眼中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有时候甚至是表达友情的和解决烦躁的一种方式。可是,当我问她假如她看到自己很爱的人也仅仅是为了表达友情和解决心头一时的烦躁,而跟其他的女孩子发生性关系,你能完全接受和理解吗?她再次语塞。

  她是个坦率的女孩子,她没有骗我说她不介意。采访中,我们讨论了感情回归的问题,并且最后也有了共识---一个人在心中有真爱的时候,是不能容忍身体上的出轨的,因为那样既不尊重双方的感情,也不尊重对方的感受。那么在这个时候,你还真的认为心烦的时候在外边悄悄地出轨一下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吗?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