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美国不能再犯错误


同一个伊拉克战争,在不同国家媒体上,有不同的画面:在阿拉伯世界等专制国家媒体上,充斥的是美国的坏消息,美国兵被打死、被俘虏,美国陷入泥潭,萨达姆的军队“太勇敢了”……

在美国的媒体上,美军推进到距巴格达49英里,萨达姆的精锐共和国卫队被重创;但也有负面评论,认为五角大楼低估了伊军的抵抗力,最初的计划过于乐观,战事根本不能速战速决。

和上次海湾战争比较,这次解放伊拉克的战争,速度明显缓慢。上次美军准备了可用18个月的弹药和粮草,但地面战只打了一百小时,伊拉克就宣布投降。准备用540天的军需,只用了4天(剩下的被就地送给了阿拉伯盟国),浪费了不小的一笔军费。但这次为什么没能速战速决?最主要的原因是战场环境变了,上次是在沙漠中进行,非常有利于掌握了制空权、使用高科技坦克群的美军攻击,伊拉克虽有50万大军,但经过38天的轰炸之后,几乎无还手之力,干等挨打。而这次是围绕城市进行,里面有大量居民,美国投鼠忌器,无法放开手脚大规模空中轰炸和地面攻击。

有人说,以美军今天拥有的超级军力和高科技武器,这个仗如果给东条英机打,不用72小时就可以结束。正好周末电视上放映《末代皇帝》,里面引用的二战时日军大规模轰炸上海居民区的记录片场面,再一次令人痛感军国主义的残忍。日军当时能迅速占领大半个中国,和这种滥杀无辜、狂轰乱炸的军事政策有直接的关系。如果这个仗给希特勒打,可能更快,48小时就打完。即使是二战中的解放者“盟军”,也不像今天美军这么缩手缩脚,14岁就参加抵抗法西斯组织的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最近撰文说,“在二战中,盟军毫不留情地轰炸了我们;我们像蚊子一样地死亡。”

而今天这场伊拉克战争,英美联军为减少生命损失所做出的努力则是人类战争史上从未有过的。首先,美军在尽最大努力避免伊拉克平民的伤亡,虽然明知道萨达姆把军事设施部署在居民区,但仍只攻击和军事相关的设施。其次,他们要尽全力减少自己军队的伤亡,地面部队每一步行动都在周全考虑之后,虽然谁都知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第三,美军竟还要考虑不造成对方士兵的大规模死亡,而且这种做法在上次海湾战争时就开始了。

上次战争要结束时,20多万溃不成军的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从科威特逃往巴格达,本来美军的战斗机可以在一目了然的大沙漠上非常容易地全部歼灭这些逃兵败将,但据当时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鲍威尔的自传《我的美国之路》,美军认为如果再打下去,就像“屠杀”了,不应让更多的伊拉克军人阵亡。鲍威尔还强烈主张不要“宜将剩勇追穷寇”攻克巴格达。结果逃回去的那20多万伊军,成了今天共和国卫队的主力。

所以,今天阻止美军速战速决的根本不是萨达姆军队的抵抗力和战斗力,而是美国人这种要尽量避免平民伤亡的人道情怀和文化精神,和在这种精神文明基础上制订的战争政策。如果不是由于这种文明意识的制约,以在半个世纪前就击败了精锐的德国纳粹、武士道的日本军国、今天拥有高科技军备、年度军费是伊拉克100倍的世界唯一超强的美国,迅速打败一个伊拉克,应该毫无困难。

导致美军谨小慎微的是美国人这种无法逾越的文明界限,他们无法放弃从小就接受、信仰的基督文明,那种珍惜每一个生命的人类意识。这不仅难以超越,而且可能越来越影响美军的战斗力。早在二战时,美国著名将领巴顿将军就认识到这个问题,他认为美国人唯一不具备的气质就是狂热,他说,“当我们与狂热者作战时,这是极为不利的因素……在战斗中,斯文人一定打不过满腔仇恨、杀人成性者。”因此巴顿将军在战前讲话时,满口都是“他妈的”、“F---”等脏话,来刺激士兵的原始冲动,用粗俗煽情和怪声调来激发士兵的野性。他对士兵这样训话:“所有胆小鬼都应该像耗子那样被斩尽杀绝。否则,他们战后就会溜回家去,生出更多的胆小鬼来。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懦夫儿软蛋。干掉所有的胆小鬼,我们的国家就是勇士的天下。”“蠢人是他妈注定要倒霉的,因为蠢人打起仗来就要变成死人了。”当战时一座大桥修复剪彩时,巴顿拒绝使用剪刀,并怒吼,“他妈的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又不是裁缝,给我拿刺刀来!”

最早看到《巴顿将军》这部电影时,觉得他是个既粗犷又粗俗的军人。后来从他的传记才得知,他出身百万富翁之家,从小就受到非常良好的文明教育。他是人类军事历史上少有的天才儒将,他是美军中拥有书籍最多的将领(另一个是麦克阿瑟),并是最喜欢读书的将军,他的名言是:“人读多少书,就有多大胆!”他的那些“粗话”“脏话”完全不是随口胡说,而是精心思考之后的“刻意之作”,用来稀释和消减那些在基督文化中成长的美国士兵的斯文劲儿,增加在战场上所必需的那种原始的血性和爆发力。

巴顿将军虽然认识到这个问题,但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西方军队仍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从法拉奇的采访录《采访历史》中得知,当年那些以色列士兵,在西奈半岛上击败入侵的埃及军队之后,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痛哭,向上帝祷告忏悔,他不得已杀了人。这样一种文明和文化,是那些狂热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所完全无法理解的。

不要说对人的生命,即使对动物的生命,美国人都非常珍惜。几年前,一个乘客带的猫钻到了飞机的行李箱夹板中,这架美国民航飞机居然在纽约机场停飞30多个小时,来为这个乘客找这只猫。去年5月,印尼油轮“永昌号”在夏威夷外海发生火灾,船员全部获救,但华人船长收养的小狗却仍在船上。美国海上警卫队竟为此出动直升飞机寻找营救,24天后才找到这只仍在海上漂流的小狗。为营救这只小狗出了4万8千美元的夏威夷人道协会主席伯恩斯说:“小狗经历让我们认识到,人类同情心的力量战胜了大海的威力”。这两个都不是偶然的事例,仅我从报上剪下来的就还有不少,只是限于篇幅,不在此一一列举。

美国人这种珍惜生命的情怀和文化,制约着他们的军事政策,使他们无法在伊拉克放开手脚、速战速决;但正是这种人的情怀和文明,决定着他们在伊拉克注定的胜利,而且是根本性的胜利。美军在战场上的士兵还不够用的情况下,在完全没有大批难民和饥荒发生的情况下,就抽出大量兵员向伊拉克人民提供救援物质。正是这种珍惜生命、珍惜自由的文明,将最终征服和赢得伊拉克人民,因为他们和自由世界的人们拥有同样的心。

无论阿拉伯联盟22个独裁国家的媒体如何诋毁美国,无论其它专制国家的政府喉舌和西方左派媒体如何煽动反美情绪、无论有多少国家杯葛美国这次军事行动,这场战争的性质早已决定,它像美国在二战、韩战、越战、巴拿马、海地、科威特、波斯尼亚、科索沃中的行动一样,是为了承担自由世界的责任,抵抗邪恶、解放被奴役人民的一场正义战争。

刚卸任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去年在哈佛大学领取荣誉博士学位演讲时说,如果二战开始时美国总统不是袖手旁观,而是采取先发制人的战略;如果冷战结束时罗斯福总统能够斩钉截铁地向斯大林瓜分世界的决定说“不”,二战和冷战都可能避免。这位对专制邪恶有深刻认识的著名作家呼吁说,“我恳求你们:不要再重犯这些错误!”他对人类命运长期思考的结论是:“美国现在担负着指导我们世界行进方向的最伟大责任!”

正是由于这种认知,哈维尔和全部9个东欧国家领袖一起,签署了支持美国武力倒萨的声明;正是由于这种认知,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丹麦、冰岛等18个代表“新欧洲”的国家发出了支持美国的宣言;正是由于这种认知,全球52个国家加入了这次美国领导的“意愿联军”;正是由于这种认知,包括伊拉克异议知识分子在内的全世界所有看重自由价值的人们发出了支持美国的呼声。

无论萨达姆政权采取怎样鄙劣的手段--使用自杀炸弹,伪装美军杀自己的士兵,举白旗假投降袭击美军,驱赶平民到军事目标做人肉盾牌,美国这次都绝不会再犯哈维尔所指出的那种“错误”;萨达姆政权会像塔列班那样被从地球上永远地铲除。美军将从这里像当年“诺曼底登陆”一样,高举着星条旗,把民主自由的价值带进阿拉伯世界!

2003年4月1日于纽约

(多维网)(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