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卖武器给中国的幕后


俄罗斯军内和国会开始现实地进一步认识到俄所处的国际战略安全环境。并统一共识认为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将在中、长期(五至十年)间对俄罗斯安全构成最大、最直接的威胁。这一态度一开始就使俄罗斯下决心与中国保持十年左右的军事优势,即意味着俄罗斯决不会把最好的装备送往中国。

  在俄罗斯军队内部,军方以非敌人但也非盟友的态度十分密切地注视着中国的动态。俄罗斯军总参谋部军事大学的杜金教授最近出版了一部名为《基本地缘政治》的书,发行量仅三千册,基本限于军内。军事评论家们认为其权威性极高。

  作者认为中国在收回香港之后无疑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然后是澳门和台湾,此外还有南中国海。俄罗斯的上策在于应引导中国向南部扩张,以使其丧失对北部和西部的注意力。在谈到俄中关系时该书认为中国永远是俄罗斯的最大威胁和潜在敌人,基本的国际局势没有出现重大波动,中俄双方依然有相互利用价值。

  近年来,包括前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大将、罗季奥诺夫大将在出访中国,强调友好的同时,又都发表过“中国威胁远东安全”和“中国威胁”的论调。

  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筹一九九二年起便任现职,之前又在中国工作了近十年。是地位最稳的一位驻外大使。他认为俄中关系基本稳定。

  俄罗斯内部对华军售的争论激烈俄罗斯外交部亚洲局的高级官员认为同美国的对华政策一样,俄对华政策也一直争论不断。

  在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的背后,部分高层的政策决策者们一直对中国戒心严重。随着中国人在远东不断扩大影响力和在俄中国人犯罪率的升级,俄对中国的反感年复一年显而易见。俄罗斯军内和国会开始现实地进一步认识到俄所处的国际战略安全环境。并统一共识认为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将在中、长期(五至十年)间对俄罗斯安全构成最大、最直接的威胁。这一态度一开始就使俄罗斯下决心与中国保持十年左右的军事优势,即意味着俄罗斯决不会把最好的装备送往中国。

  七月外交、总统直属的国防咨讯委员会发表《国防报告》,中国首次列在美、日之前成为俄罗斯国防安全上的最大威胁。报告提及在未来五至十年之内俄罗斯可能发生的地域纠纷有四,其中二项与中国直接有关,一项与中国间接有关。前者包括中俄的边界纠纷;中蒙边界纠纷。后者是俄罗斯与哈萨克中亚三国的边界冲突。报告主张加强与美、日、韩之间的伙伴关系以防中俄关系的变化。这是对普利马科夫外长的“东方政策”之一 大新的挑战。

  为平衡反对向中国售武的呼声,俄罗斯的武器专家不断公开发表谈话,著名的苏霍依设设总局总设计师西蒙诺夫接受采访时表示卖给中国的Su27SK基本型生产线已存在了二十年,组织其生产并不简单,还需要十至十五年。“在这段时间内,俄罗斯完全有能力开发出更新一代的飞机”。

  Su27原首席试飞员、俄罗斯英雄弗拉基米尔·伊留申对此认为:中国购入Su27SK基本型生产线并不明智,因为十至十五年之后Su27SK就将在国际航空市场上变得不值一分钱。

  原国家武器装备技术进出口总局总裁卡图金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从九二年起,俄罗斯就建立了武器出口的监督机构,以免出错。而对中国的军售前后必须由外交部、对外情报局、联邦安全局、国家财产委员会、国防部等十多个部门的认可和签字。虽然官僚一些但无别的办法。

  对中国的最大戒备之心集中地体现在中国人在远东的作为上。俄罗斯学者也在关注日益上涨的中国民族主义结情。俄社会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米亚斯尼科夫博士分析认为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中都写到俄国从中国手中掠走了一百五十万西伯利亚的土地,对于俄罗斯的滨海省和阿穆尔附近地区,中国一直充满了情怀,认为是暂时在忍受历史的不公正。在当地,目前某些地区中国人数甚至超过了当地的居民人数。

  另一方面,近一年来尽管中俄关系处于不再进一步升温阶段。基本的国际局势没有出现重大波动,中俄双方依然有相互利用价值。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筹一九九二年起便任现职,之前又在中国工作了近十年。是地位最稳的一位驻外大使。而且普利马科夫的外长地位一直稳固。其一上任就致力于推进新的东方政策。

  俄罗斯国力衰竭、北约东扩是这一政策出笼的主要因素。而且俄罗斯三分之二的国土又在亚洲地区,安全问题、发展经济问题都与中国有关。在反对扩大北约、日美军事集团等国际事务和经济贸易的互补性方面,双方仍有合作的余地。加下两国目前内部问题严重,发展经济优先,都无暇他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